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这几个月,关注人工智能领域的读者们都知道,风头最火的AI莫过于chatgpt。
 
能帮你写代码、写诗、写小说、写论文,这个openAI团队基于GPT-3大型语言模型研发的世界最强聊天机器人,在上线一周后用户数便突破100万,估值380亿美金。
于是48号便突发奇想,想跟它聊聊BDSM。
 
鉴于它的先进程度,我用了“聊聊”这个词,而不是“问答”或者“搜索”。我准备把它当成一个真实的聊天对象,以人类日常聊天的语言习惯,测试它是否像传说中那么神奇。
 
首先,从最简单的开始,我问了它一些BDSM的基础概念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这些基础问题它第一个就答错了,bdsm的全称是绑缚与调教(Bondage & Discipline,即B/D),支配与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D/s),施虐与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S/M)。
敲黑板:bdsm不是b+d+s+m,而是bd+ds+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亮点是它每次在基础概念后都强调安全、沟通、信任,即我们说的“SSC”原则。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AI,但,感觉有些平平无奇,这些事其他的聊天AI或者搜索引擎也能做到。
 
于是我试着给它上了些难度,想看看它有没有自己的性格或看法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很可惜,它似乎被程序加了硬性限制,不能有自己的看法。但让我有好感的是,它一直在强调安全、信任、沟通,如果你是一个新人,这些信息将会刻在你心里,非常重要。
 
测不出它的性格,于是我换了一种方法调戏它,看它是否愿意做S或者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首先,它依然没有性格、不会被调戏、只给帮助或者建议。
 
应该是之前“微软小冰”被调戏地黑化导致强行下线回炉重造的事件让整个行业吸取了教训,openA团队给chatgpt的自我学习加上了更多、更强的限制。
 
但它的语言理解能力以及上下文联动理解能力真的惊艳到我了。
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在它说自己不能做dom或者s之后,我像跟人聊天一样基于它的回答问出了“网络调教也不行吗?”
 
它直接意识到,并且能够理解这里的“网络调教”是指上文说的一种bdsm行为,而不是什么“远程修理汽车”或者“远程调教电子器械”。
 
这和与真人聊天几乎没有区别了。
 
在意识到它被限定在“帮助和建议”这样的范围里后,我开始模拟一些bdsm关系中常会遇到的问题,并假装向它寻求帮助。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在上述问题中,chatgpt的表现堪称完美,无论是问搜索类型的“推荐小说”问题,还是情感类型的“我该怎么办”问题,它都回答的滴水不漏。
 
而且我发现,chatgpt似乎是有“道德感”的,如上图划线部分。
 
而“道德”,很显然地,是一种人性,一个AI,该不该具有人性?
 
所以我立刻又针对“道德”追问了几个问题。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上面的回答有两点惊到我,第一个是它回答到一半的时候我不小心退出了浏览器,再进去时发现它回答了一半,于是也没报什么期待,随便说了一句“你好像没说完”,结果它竟然给我道歉,然后把没说完的部分给补充出来了。
 
第二点是在道德这个范畴,它一次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不再用辩证法——“有人觉得道德,也会有人觉得不道德”。
 
而是明确的说,“安全、沟通、自愿的前提下,BDSM是道德的。”
 
这说明chatgpt并不像它自己说的只会“建议”,在道德领域,它是会做判断的。
我又提了一个“女权叠加bdsm”的经典道德困境,对它进行交叉验证。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一开始,是它的经典句式,“有些人认为……有些人则认为……”,但最后它还是给出了无限接近于肯定的答复,“是否参与bdsm活动不应该被视为对女权理念对背叛”。
 
聊到这里,虽然它一直强调自己没有性格,但在我心里它已经有了一些性格,比如“善良”、“温柔”,你看它会因为自己没答完而说对不起哎!
 
提到善良,我想到之前圈子里总有人说,“有经验的大S从来都不屑于用安全词”,以及“sub应该完全听dom的话,dom想对sub做什么,sub只需要服从。”
 
也许有的人真的相信这些鬼话,但我从来都认为这样的观点用心险恶,并不善良。
于是我问了chatgpt这两个“终极之问”。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真是个善良的好AI。
 
我甚至觉得以后大家有关bdsm的问题可以不用来问我了,直接去问chatgpt就可以,它真的回答地又全面又正向,而且有内容不空洞。
 
整体聊下来,我的感觉是,目前的搜索引擎可能要被革命了,我们将迎来一种全新的搜索方式:我们可以像和朋友聊天那样用日常语言提问,并且获得的不再是一大堆夹杂着广告的网页链接,而是一段基于自然语序的,最能帮助到你的答案。
 
目前chatgpt回答问题时用到的数据库并不联网,所有学习数据只更新到了2021年。当未来它实时联网,在答案中能穿插各种实时信息、服务、观点时,也许新的独角兽又将诞生。
 
– 完 –
 
PS:国内小程序版的chatgpt提问要收费,强烈不推荐!
而网页版的chatgpt注册比较繁琐,不支持大陆手机号,所以大家如果有什么问题想问chatgpt的,可以写在留言区,我会复制过去,再把答案粘贴回复给你们~(每小时只能提问20次,所以有可能比较慢请见谅)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我和chatgpt聊了聊BDSM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