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我真的很喜欢变态的自己

大家好这里是狸老师,
字母圈我真的很喜欢变态的自己
前几天我的朋友点赞了,她列表里的一个人私信了她

字母圈我真的很喜欢变态的自己

言下之意就是,要是别人知道你喜欢圈子,你名声就毁了。
经常有人也会告诉我,狸老师我觉得我有了一个很变态的爱好真的很不好意思。
于是我就会被问到这个问题:狸老师你都不担心被身边的人发现吗?
我想讲一个我曾经“社死”的小故事
01
我记得刚读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学妹跟我关系特别近,近到了我们什么都谈的程度,只是唯独圈子我没有告诉他,在我当时看来这是一件社死的事情。
不过纸总是包不住火,社死不来则已,一来的总是那么突然。
我至今都记得那个下午,我们出去吃饭,正好她想自拍,但是苦于手机没电,于是我很慷慨的将手机拿了出来,当她打开相册的时候,我霎那间说不出话来
因为iPhone的这个预览功能,那红扑扑的🍑就这么映入了我们的视野
虽然很小,但在灯光昏暗,冷色调背景下,那红艳艳是那么的明显。
顺手一说,学妹是对我有点迷妹的心态,因此我有点在她面前凹“高冷人设”,原谅当时的我还有点“好面子”
但这个🍑击垮了我所有的体面,因为她看到了,她平常自拍都会找很久的角度,但当时她非常光速摁下快门,然后开始自拍。
不过内心虽然尴尬,但我没有表现出来,甚至和她非常淡定的自拍完了。
只是那顿饭我有点心不在焉,我很想说点什么,但是又很怕越解释越不清楚
她低着头吃饭,脸有点红,我知道她脑海里也有那张图片。
但是尴尬总是要有人出来打破局面,有时候解决尴尬的方法就是假装不尴尬
我直接坦白:“刚刚那张照片是我在网上下载的,我觉得身材不错就存了”

字母圈我真的很喜欢变态的自己

02
没有想到这一看不要紧,直接打开了学妹的话匣子,“所以学长你是喜欢被打成这样嘛?”
哈哈哈,我没忍住的笑出来,我看着有那么软嘛? “不不不,我是想把人打成这样”
“那他们是自愿的吗”
“是的,就像周瑜打黄盖一样,我愿打对方愿挨就行”
“那你们除了打,还会做点什么吗?比如sex?”
“有可能会有,但是我不喜欢do i,所以我会更多的只是SP,以及我还挺喜欢管教的氛围感”
“有点意思,我之前看过有小说写到,还挺好奇,但是我自己没有很深入的了解,没想到学长你深藏不露啊”
学妹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她一个平常安安静静的小女孩竟然接受度如此爆棚。
“那你不觉得我有点变态啊” 我有些担忧,我可不想坏了我在她那的形象
“是挺变态的,但是和我胃口” 该死,竟然被这样调戏了,不过我竟然有种莫名的快感,因为似乎我的变态并没有带给我什么困扰
这个话题到此就戛然而止了,回学校的路上,我送她到宿舍楼下,当我转身即将回去的时候,她叫住了我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我身边跟我说:“学长,我其实也挺变态的,我不喜欢宿舍的那种伪装的氛围,所以如果你下次想把人打成那样,你可以带我尝试一下吗?”
03
时过境迁,我们约了几次,也有了更深的互动,现在我们偶尔还会讨论起那个“社死”的夜晚,学妹进入到了情趣用品的外貌行业,对专门卖老外小玩具的那种生意,找了一个挺社死的工作;而我也做了一个讲癖好的公众号,也挺社死的。
但是我们都很为自己的事情感到自豪,也都很喜欢那个有些变态的自己
回到开头的观点,你问我我会害怕被身边的人发现吗?
我不害怕,因为我非常清楚我的个人追求是什么,也非常认可我自己,正所谓只要你不尴尬尴尬就是别人的,之所以害怕不就是怕被别人将你视作“变态”吗,但是不好意思,这套在我身上无效,因为我会很大胆的告诉你:“你才知道我,我确实是变态”
今天我想说啊:我真的很喜欢那个变态的自己
小时候我就是个变态,我看那些惩罚与折磨的场景就会感到刺激
大学的时候,我就是个“变态”,那时候我最经常做的事情就是给我的好姐妹科普“性教育”
大学毕业以后,我还是个“变态”,我做了个账号谈圈子
但是小时候,那些不喜欢惩罚与折磨的孩子,却在校园里霸凌其他人
大学的时候,那些谈性色变的“正常人”,却一次次干出骗跑的行为
大学毕业以后,那些人一边说圈子是不正常,一遍却用约调的名义欺骗着女孩们的感情
所以说,到底是一个有点怪癖的人是变态,还是看似一切正常却行苟且之事的人变态呢?
我也说不清,但是如果说,因为有一些癖好就要被冠以变态的名义
嗯,那我想说:那我真的很喜欢变态的自己

字母圈我真的很喜欢变态的自己

赞(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我真的很喜欢变态的自己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