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危险”不应该被藏在“好奇”身后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字母圈是一种有风险的亲密行为,它适合真正需要它和喜欢它的人。

字母圈“危险”不应该被藏在“好奇”身后

是这样的。

最近新关注的读者非常多。大家在私信里各种提问,似乎都对字母圈这一略显刺激的卧室亲密PLAY非常感兴趣。

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每每这时候我都要给大家泼一盆冷水。

当大家都沉迷于它的新鲜和刺激时,我的责任是告诉大家它的危险,以及如何最大限度避免危险。

尤其是要提醒对其感兴趣女性读者们。

这不是性别歧视,而是统计数据,是真实情况。

例如可以查到的英国的数据,在1986年~1996年这10年间,因为“粗暴性行为过失致人死亡”的案例,一共有30起。

受害者全部都是女性,没有一例男性。

而1996年到2006年这10年间,这个数字从30起上升到了186起,上涨了6.2倍,这里要澄清一下的是,后10年的数字上升了这么多,不是因为大家玩的越来越危险了,而是犯罪者们发现了一个bug,只要杀了人,就一口咬定是和对方在自愿玩bdsm时出了意外,这样多半能轻判,所以“玩bdsm失误了”逐渐成了被滥用的辩护理由,英国的法官们最近也在反省这样的情况。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186起案件里,受害者仅有3例男性,其余依然全部是女性。

从上述数字中我们可以发现,女性在各种性行为中总体处于绝对被动和弱势地位,相较于男性,受到身体或者心理伤害的概率都大了不止一个量级。

我们挑几个典型的案例来看一看。

格雷斯案

2019年,新西兰的一间公寓内发生了一起凶杀案,27岁的女性租客Grace Millane被勒死,凶手是她在tinder上约到的年轻帅气小伙Harman。

Harman被捕后表示,他们刚刚认识两天,前一天,他们花了一整个晚上讨论如何让他们的约会变得更粗暴,更吸引人。

Grace率先指出普通的性行为很无聊,如果Harman只是准备带她去喝酒,灌醉她之后和她啪啪啪,她会觉得无趣且失望。

于是Harman问Grace自己能不能在**时掐住她的脖子,他说,“普通的sex不能满足你的话,窒息应该能带给你前所未有的愉悦。”

Grace表示同意。

案发当天凌晨两点,Harman带着Grace从酒吧回来,据Harman所说,两个人洗完澡之后便进入了卧室,Grace走路不稳,看起来是喝醉了。

之后Harman声称他们一直在卧室的沙发上发生性关系,他用自己的浴袍绳系在了Grace的脖子上,而整个过程中,Grace曾3次要求Harman勒的更紧。当最后Grace瘫倒在地上时,Harman还以为她在开玩笑,但事实上,Grace的舌骨已经被勒断,因此再也没有醒过来。

最后,Harman因为“过失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4年半。

悼念者为受害者点燃蜡烛

这个案例虽然是英国的,但但对我们也有典型的警示意义,在各种亲密关系日益快餐化的当下,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也是通过网络来认识partner、极速确立关系并且约着实践的。

因此其中的一些教训便值得我们警醒。

第一个教训是,不要和刚认识几天的陌生人进行危险程度高的亲密行为。

你这么想,如果对方来者不善,光凭几天的相处根本无法看穿对方的伪装;即便对方的心是真诚的,短暂的相处也无法考察ta的人品、技术、危机处理能力等等。

无论何种情况出了意外,你香消玉殒了,家人朋友痛哭流涕,对方说不定才判四年半,怎么算都不值当。

BDSM关乎到方的绝对信任,我不认为有任何人在几天之内就有资格取得这么珍贵的东西,它的交付需要一点点的循序渐进。

另外,像“性窒息”这类危险程度极高的Play,也是完全不推荐大家去尝试的,我曾经咨询过专业的外科医生,他们也表示大脑缺氧造成的损害常常是不可逆的,只有越“无知”的人才会越“无畏”。

其次是方在BDSM行为之前都应该禁止饮酒。

许多人将BDSM和酒精归位一类元素,都是用来使自己放松、享乐的工具,一起叠加使用时,似乎可以收获双倍快乐。

但在卧室里时,酒精往往会影响人的判断力,使人错误地评估自己或者对方的状态,从而导致意外发生。

案例中Amber在醉酒状态下,三次要求勒的更紧,到自己骨头被勒断了都没有感到不适和喊停,很显然在酒精的影响下,她的感受力已经变得迟钝,无法正确判断自己状态,如果大家遇到这种情况,那么唯一该做的就是去睡觉。

被动方不可以饮酒,那么主动方是否可以呢?答案也是不行。因为酒精影响了判断力之后,可能主动方觉得自己还是在使平时的力气,但实际上已经大出了很多倍而不自知,这种情况甚至比被动方饮酒还要危险。

上面说的还不够,我们再来看另一个案例。

花季少女殒命案

2016年,林肯郡,16岁的女孩汉娜·皮尔森 (Hannah Pearson) 被她当时24岁的男友詹姆斯·莫顿 (James Morton) 勒死,只为了追求“不计后果的性快感”。

莫顿的口供里陈述道,“我们已经这样做了好几年,因为她喜欢,我认为这是她想要的。”

而根据案发当日楼下邻居的证词,似乎又不是如此。

莫顿的邻居说,自己一开始听到了一些扇耳光和呕吐的声音,接着似乎有人倒在了地上,然后是扭打在一起的碰撞声,中间还间断传来女孩的哭泣声,最后传来性爱发出的呻吟声,然后才归于平静。

到了晚些时候,邻居的天花板开始渗水,于是她上楼检查,发现莫顿家的门虚掩着,推门进去后,看到了挂在天花板上的女孩的尸体。

这个案子的争议在于当时判定不了女孩究竟是否是自愿的,这影响到莫顿究竟是“故意杀人”还是“过失杀人”,对此莫顿和邻居的证词显然互相矛盾。

而搜索16岁女孩的电脑记录,又确实发现她收藏了各种粗暴的、BDSM的性爱视频,似乎也佐证了莫顿说的,她有相关的爱好。

最后,在莫顿的手机里排查到了一条搜索记录,名为“如何安全地扼杀掉自己的伴侣”,这一证据最终导致了莫顿“故意杀人”罪名成立,被判有期徒刑27年。

这起16岁花季少女殒命案,也有很典型的总结价值。

首先是“性教育”问题。死者少女的辩护律师Lust事后说,“如果性教育不足,年轻人就会上网找答案,像汉娜第一次接触的就是粗暴的、硬核的色情内容,这让她觉得这就是‘性’的答案,男人就应该粗鲁而苛刻,她把这些当成了标准。”

对比过来,我们扪心自问,有多少人在性启蒙之前受过正规的性教育呢?又有多少人的第一次性教育其实是来自男性审美的、大尺度的、不合实际的A片呢?

这会不会是导致性别剥削、或者别的悲剧的一种诱因呢?

然后是“性同意”的问题。这在BDSM活动中冲突尤甚。在上面的案子中,汉娜的挣扎、哭泣都没有能被直接认定为是“不同意”的证据,因为根据莫顿的证词,他们“经常这样,他们事前同意了,这是他们性爱情景中的一种释放和玩乐的方式”。

那么反过来想,在活动中,当被动方真的想要终止时,ta该怎样获得安全有效的表达方式呢?

这就要求我们把“安全词”放到无比重要的位置。

现实情况是,我们常常将“安全词”边缘化,娱乐化,例如之前安全词的科普文章下,便有读者魔改起自己的安全词,例如“没吃饭吗?”,或者“你们都不行,我的安全词都是圆周率前50位,说不完不停”。

事实上,安全词可能不是回回都用到,但绝对不能这样等闲视之,这是许多人用各种代价总结出来的教训。

这里给大家推荐一套目前比较通行有效的安全词体系——“红绿灯”体系

它用红、绿、黄三种颜色分别标记三种状态。

红色——需要立刻停止一切活动和行为

黄色——当前的活动节奏对我来说有一些急促,需要放缓或者一个简短的休息

绿色——一切ok,请继续进行

安全词可以由被动方主动说出,主动方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询问被动方,“你现在是什么颜色?”

这套安全词的好处在于它不是简单的把双方的行为割裂为“停止”或者“进行”,还多了黄色这个可当做缓冲调节的中间态。

安全词是BDSM中的一种约束,它要求一方喊出安全词后,另一方立刻停下所有活动,双方快速安全地脱离当前场景。

但这种约束很软,再进一步问,如果主动方听到了安全词,但ta就是不停下来,执意要将自己的行动进行下去,这该怎么办?

这种情况下,BDSM就变成了纯粹的施暴,变成了一种霸凌,这也是想要尝试BDSM的新人们最担心遇到的风险。

关于如何处置这种风险,请看:《恕我直言,你得比霸凌者更狠才行》

总结今天的话题,我们看到新读者们对bdsm的兴趣,ta们大多数被小说中、或者影视中不切实际的幻想冲昏了头脑,因此有必要告诉大家其中真实蕴藏的风险和注意事项:

1、         不要实践危险系数高的项目

2、         不要在网上和刚认识的陌生人实践

3、         实践之前禁止饮酒

4、         在双方同意的前提下设置好安全词

5、         面对霸凌,不要害怕,勇敢回击

BDSM是一种有风险的亲密行为,它适合真正需要它和喜欢它的人。之前总有人和我说,ta被某某好友安利了BDSM,特别新鲜想尝试。

对此我只能说,世界上没有一件事物是只有阳光而没有阴影的,如果有人对你举起一个果子,只告诉你它甜蜜又诱人,好吃无副作用,甚至还能治病,相信我,无论你多饿,都要离那人远一点。

因为吃完之后,通常不会有白马王子来吻醒你。

– 完 –

赞(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危险”不应该被藏在“好奇”身后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