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我上司是条有点年纪的∪・ェ・∪”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作者:slow

按普罗大众的审美来看,他有些老了。然而指甲修剪得非常干净,潮淡的体味杂糅在脸上,发型被我踩得凌乱,张嘴微微促喘。

字母圈“我上司是条有点年纪的∪・ェ・∪”

我戏谑道:“你还能?”

他有些委屈地抬眼,未曾言语。我爱看他脊背挺直的样子,撑在质感挺括的衣料里,仿佛从肩部开始便是一座顺滑的山。身上有范思哲掩盖不住的,眼泪的味道。接连不断耸起自己可怜的胸,送进女人手里。

刚开始他没有这么乖的,总是有些架子,当然不是颐指气使的那种架子,是不肯脱衣服的架子。

我不懂他为什么会那么害羞。我起身作势要走,他呜呜两声,咬着嘴唇,维持着犹豫的姿态,慢慢剥去自己的蛋壳。

噢,这只柔嫩的小*。

他伸手去捂,垂耳站在我面前,有些难耐,似乎想催促我说些什么。

我专注鉴赏片刻,开口道:“好粉啊。”

……

后来?后来他成为我的小阿爸啦。

02

我和这位先生的故事,起始于我毕业前夕的实习。

他是那种格调溢于言表的男人,行事缓慢有致,抽烟的手指都比别人更会拿捏。

我是只年轻力壮的小蜘蛛,在结业前半拖半抱地把他捕进了我的网里。

然而以我和他的社会地位来看,他可不是我的笼中之鸟。

彼时我只是初出茅庐的实习生,他年近不惑,嘱咐我哪里是茶水间,我歪头看他的手,不是那种非常秀气精致的男人手,经络是粗的,骨节端庄,是非常会办事的手。

我当时琢磨的可不是他如何施展。色欲熏心的我只想着这样漂亮的手指,如果埋进沃土,一定非常会挖。

实习工作并不轻松,我被呼来喝去,他一度成为我劳碌奔波的基本动力。我喜欢看他,找尽一切机会窥伺他,我像个无孔不入的变态,他的背影,裹在裤子里圆硕的🍑,莫名令我很渴。

我如痴如醉地嗅他的香水味道,猜想他手背的经络流淌着甜蜜。他总是那样笑,看着你笑,眼角眉梢落着一座柔软的山城。你慌忙躲开脸,他的问安却烙在你后背,烫你整整一个明月夜。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子,我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眼纹。只觉得他的嘴唇色深味美,吞云吐雾会轻微的抖动一下。

他的*品一定极好。他是流放我的君主,是我的葡萄酒和绵羊。

03

促进我有所作为的是同事之间的八卦,从她们口中我得知他离异。

我从询问他的香水牌子开始。他稍作停顿,回复了我的刺探。菲拉格慕,塔门,范思哲······

他真的很香,我开始疑虑他的取向,可能是一种敏感的探掘力,他绝不是能被普通形式满足的人类。

巧在,自从加了他微信好友后,我发现我所关注的圈内公众号多了一位共同好友。

我开始给他喂糖。我告诉他,我即将结束实习,不会在这座城市久留。

他应邀与我共进晚餐,我用最粗朴的眼神盯着他看。在长安街的灯火阑珊里,他吻了我的帆布鞋,正了正鞋带的蝴蝶结,从此成为我的爱犬。

不言而喻,他被埋没已久,我递给他一粒种子,他开始疯狂缔造我们的海市蜃楼。

你永远可以相信在临界点徘徊的男人能够有多澎湃。

我制倒他,凑近去数他点点上的小颗粒,那些柔美的肌肤组织,彼处是海岸,此处是红石山,潮汐美妙的涌上来,像一张捕梦网。

“真的那么好吃么?”

“嗯唔……”

04

我说我爱惨了他的下J。

偶尔我生气,吃他前任的醋,耍小性子不愿触碰他的身体,并故意不给after care。

在我闹得天翻地覆的周末,他艰难吞咽着口水,那个含着泪水的脆弱表情,是我后来无数个夜晚自娱的媒介。

他惊人地吞下那些东西,开发出了榨果汁和储存东西的功能。按理来说,我还是更喜欢年长一些的男人,知性,知理,平和,有一点不安,总是怕吓到面前的小朋友。

当他跪在地上亲吻我时,会有一种强烈的反差感,挑动我身体深处那根敏感的筋。

我喜欢老男人,喜欢他们有纹理的皮肤,硬挺的胡茬,每个沟壑里都藏着岁月如歌。

宽大的手掌,熨帖我的身体,抚平我身体里的骚动。

他谦卑而温顺地G下,喘息未定。拽住他的头发拖过来,狠狠吻上去,啃他的嘴唇:“小爸爸,赏你的喔。”

他是我年长的爱人。早有人在我之前与他相约百年。

我会介意这个,担忧他并不会完完全全的属于我。我躺在他怀里问他,等你老了,我能嫁给你吗?他笑着轻拍我的头,让我别说傻话。

我越来越缺乏安全感,我是承担和主导的那个,是欲望的演绎者,是安全感的给予者,可我却觉得他沉浸在余韵里的脸令我惧怕。

我捏住他的嘴。我不知道他的火是否为我燃烧,我是一个稚嫩的Z人,对今后与他的相处饱含热情。

在我之前,他有过Z人与爱人,有时候会让我产生一种错觉,让我觉得自己才是被TJ的那个。

我是不自信的。我的男孩,他是否真正愿意臣服于我呢?

他年纪略长我一些,有稳定的工作和生活。每当我支配他的时候,我总觉得这样的关系并不纯粹,我想探寻他的心理,抚慰我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痕。他总是理智而温和,流露出脆弱感,一副顺从的模样。

我的占有欲在退缩,我很害怕。属于自身s的自信正在消减。他温顺只是因为他愿意,而不是我愿意。调教也只是因为他想调教而进行的过程。

从我的温床里走出去,他是一座挺拔的山,棱角分明,含着玩具,掩盖不住他的运筹帷幄。

我的工作并不顺利,带着刚从校园里走出的一脑袋刺,与顶头上司的相处并不融洽,执拗而挑剔,难与善者为伍。

他曾提议短暂的外出同居,亦或给予我更多经济上的帮助,我有些难耐的拒绝了。

自尊心是个非常微妙的东西。

时间逐渐缩减,日复一日的爬跌,他仍微笑问早,做着绅士的一切。我敏感推算着,被莫名的疲惫笼罩。

而实习生活将要结束了。

05

我们最后一次的约会,在2021年的某个平淡夜晚。我尚余一周离陕返故。

他和我不一样,半辈子都在这儿,以后也在这儿。他偎在我的怀里休息,我说小爸爸,你要记得我,记得你现在嘴角旁一寸的地方,有一颗小小的痣。他笑,用鼻尖蹭了我,像一个熨贴的吻。

我们的分别体面而理智,好像所有的激情都在长安街的那个夜晚燃烧殆尽。我们没有盛夏光年,我们开始的理由是结束。汗液厮缠的夜晚,他贡献的Y体,我挥洒的汗水,我没有什么意难平,我竭尽坦诚的期待过。

他是宠爱我的,而面对这个成熟的个体,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取悦过他,除了男人的糕C是诚实的汇报,其他我一概不知。

辞职那天,长安落雪了。

我得到了实习盖章,他仍系着半温莎结,坐在窗明几净里,没有抽烟。今天用的是TF的乌木沉香,沉香馥郁的味道在暖气熏蒸下令人有些昏胀,我莫名觉得手中的这一纸公文,像是一纸休书。

“再见,多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我礼貌微笑道。

他颔首致意。

我不知如何走出了办公室。如同来的那天一样,他的门口摆着一盆生机盎然的绿萝。

离陕的那个夜晚,我躺在被窝里,静静听着列车与轨道交接的声音,窗外零星灯火闪过,明明是归乡,却让人有些许漂泊之感。

我想,他大概已经洗完了澡,穿那件灰色格子睡衣。

辞职的那天,我转身便走了。

其实我想和他说。

“小爸爸,你能再替我系一下鞋带吗?”

•完•

赞(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我上司是条有点年纪的∪・ェ・∪”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