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他总觉得别的Star都不值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小说家笔下的诗人大多见异思迁
民谣歌手唱的摇滚乐手经常虚浮浪荡
他眼里的别的Star,都不值得

他总觉得别的Star都不值得

田田问过他:“那你觉得自己值得么?你用你所谓冷静肃杀的理性之眼看过自己么?你自己这个Star是值得的么?”

值不值得,是一个能聊到哲学的问题。哲学企图解释世界与认知本质。然而,人是很习惯忽略本质的,不是因为忘性大,更多像是刻意回避。因为本质很粗暴,解构后的本质能把你认知的所有人性光辉揉碎。

所以,当一个问题越是形而上学,我们反倒会越回避。即便是那些高举着脸颊的人,心里满是斗破穹顶的志欲,也大多铩羽而归。只有极其小一部分人,他们“认清了生活本质却依旧热爱生活”。

我不会问自己到底是谁,也不问自己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同样,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没想过“值不值得”的问题。包括,我接触过或在一起过的Star,谁值得与否。

在他之前,我有过两任Star。我对谁都用心,是因为不想留什么遗憾。脑子里都是虚情假意的话,我会觉得虚度青春。

第一任,大我一点点,又高又帅身材能让人流口水。那时候我俩都是学生,加上第一任家境一般,所以外出都是我花钱。那时候两个人一起摸索,那一年,有快乐也有质疑。第一任就是毛头孩子,很多**没有轻重,导致我受伤,事后都只能我自己处理。

他听我说完第一任,说我值得更好的。我问他什么算更好的。他摸了摸我的头,说他会好好照顾我。

第二任是大学毕业后,说来荒唐,第二任是我的大领导,还已婚。他特别严厉,工作上也很权威。虽然长得不怎么样,却还是赢得了我的日常倾慕。至于第二任如何钓我,那就是中年男人的滥俗套路。第二任确实很会玩,十八般武艺,都可信手拈来。后来听说第二任总对女下属下手,我心里迟疑了片刻也就接受下来了。我身上没有太多伦常道德的桎梏。和第二任期间,我怀孕堕胎过两次。最终第二任也算是败在女人身上,被新实习生举报性骚扰而名誉扫地,从此一蹶不振。

他有些气愤,当我在讲第二任的时候。他也许在气愤我没羞耻心,或者在气愤第二任没底线的行为。甚至,他在气愤自己,很奇怪的那种气愤。

心情平复后,他抱了抱我,说都过去了。不过他强调着说:“不过,那样的人不值得。”

和他在一起两年多,他对我很好,好到无话可说。他会定时给我一些钱让我买这买那,虽然我真心不缺钱。每次约会,他主动车接车送,行程和安排都很妥当。他不花心,虽然年纪不小,但身材保持得很好。他未婚,那三年也始终只有我一个。抛开不虐我,床上的事情也不错。

可是他不虐我,或者说是渐渐开始懒得虐我。

和他分开的时候,他很淡定,像是在等着这一天的发生。

最后一面的时候,我问他:“你觉得,你是不是值得的Star?”

他没回答我。

说实话,我没有觉得谁不值得。就算我说了这人或那人的不是处,但他们也确实给了我不少快乐,以及不同的人生体验。三任,经过权衡,都是我主动提出的分开,没有遇见撒泼式的纠缠。所以,这些都是我自己的抉择,也谈不上值得与否。不值得,我就不会舍不得。

既是没有不值得,那值得么?我问自己。

好像也说不上值得。

-完-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他总觉得别的Star都不值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