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崔先生,你还好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39岁的崔先生,我是26岁的玖儿。分开到现在4个年头了,还好吗?

崔先生,你还好吗

今年的我26岁,认识崔先生是在十八九岁的青葱岁月。那时候刚来天津上大学,本就不爱说话的我,身边更是没亲人没朋友,只是执念于QQ里的那一个个qun当精神食粮,也只有在那里的我,才是真实的。

而我呆的大部分qun里,都有崔先生。

崔先生比我大了13岁,我19,他32。我在天津,他在河北。在网上听他说他和前m的现实经历,每次都能把自认为是X冷淡的我听的激动至极。

就这么在网上聊了一年多,忽然有一天,他告诉我说,丫头,见一面吧,然后我就从天津到了保定。说来也奇怪,这一年多里我们没有视过频,甚至没打过电话,也没发过照片。

我就这么到了河北,在火车上的这一路我也恐慌。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就这么远赴他乡。

入秋的早晨还是蛮冷的,凌晨2点半的火车,5点多到达保定,一下火车冻得打哆嗦。看见他那刻没有激动也没有失望,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不冷了。

不夸张的说,33岁的他和20岁的我一样高,微胖,有个啤酒肚,脸上的笑容很治愈,他牵着我的手出站上车,像极了接孩子回家的父亲。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叫崔先生为爸爸叫的理所应当的原因。

他的TJ室是在高阳的一个县城里,周边甚是荒凉,整个小区也没有几栋楼,后面更是有一两栋还没有竣工的。后来他告诉我,选这个地方做TJ室是方便牵着我溜达。

第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TJ,在门口扭捏了半天才进门。后果可想而知。推开卧室门真的挺震惊。地上铺着地毯,屋里只有一张大桌子,还有一个笼子。

如果没有桌子上堆得满满的道具,和墙上挂着的各种藤条,戒尺,鞭子等等。这屋子一定是温馨的。

牵着我爬出卧室,崔先生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记仇的拿着小本本,慢慢的翻着。我除了惊恐,更多的反而是期待。我贪婪的享受着他带给我的欢愉,也乐在其中的体会着被XR的滋味。那个时候就在想,大概这就是崔先生吸引我的地方,除了他,也只有他。

一次闲聊,得知他已婚已育,孩子已上中学。我反复问自己,算不算是被人厌恶的小三?崔先生告诉我,他和我是灵魂的契合,与夫妻F事毫无关联。

后来也就释怀了,当真的安慰着自己,只当自己是为他而生的奴li,也从未想过介入他的家庭,得到他全部的厚爱。只要能让他从我身上获取到需要的,就够了。就这么过了互相索取的两年,我甚至都快忘了自己当初在他面前多么羞涩。

有一天早晨,接到了崔先生的爱人打来的电话。没有寒暄,上来就是破口大骂。其实我早在心里幻想了无数次他爱人知道后的场景。可我还是惊愕了一下,安静的听他爱人骂完,直到挂了电话。我知道,此后再无我们。那年,我22岁,崔先生35岁。

从那天早晨后,崔先生好像人间蒸发,也好像是从没出现过一样,杳无音信,查无此人。我甚至觉得崔先生像是我幻想出来的一个主子。不过往日的巴掌和藤条抽打的疼却历历在目。

QQ头像再没亮过,那个专属备注的电话号码,再也没响过。一直到后来的一两年,我还在等崔先生的一句再见。

崔先生,四年了,别来无恙吧?还欠我的那声再见,我替你说了吧?

再见啦,只有22岁的玖儿,再见啦,只有35岁的崔先生。此后,再无我们。祝余生安好!

已婚、非单身在圈里是个很常见的问题,这也不能说是问题吧,毕竟这个群体基数还挺大,存在即合理,你们是什么看法呢?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崔先生,你还好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