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普通人配做个好Dom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TJ室内琳瑯满目的道具,挥金如土的帅气土豪,我想很多人的幻想都是始于超脱于现实的玛丽苏小说

字母圈普通人配做个好Dom吗

或许受到了影视文字作品的影响,许多人对于伴侣的幻想总是逃不开对华丽物质的包装。

许多人入坑神作《臣服》里面,男主一个比一个有钱,动不动就三年之期小嘴一钩让你家族破产,一言不合就把他丢进海里喂鲨鱼来增添自己的男子气概;五十度黑化肥挥发黑神作当中,一言不合绑上直升机带你去看西雅图也成为了许多人的梦中画面。

字母圈普通人配做个好Dom吗

因此对于许多人而言不说琳瑯满目跟把宜家搬进了家一样,但也需要有个专属的华丽空间,许多朝着成为“大佬”迈进的人都将物质视为成长的必经之痛。

普通的我要怎么面对华丽的世界?

这样的阵痛我也同样曾经经历过,刚上大学的时候,实践对于我而言就是某宝100不到的十件套,一间百来块干净整洁但是朴素的民宿,酣畅淋漓后躺在床上畅聊大学生迷茫未来的那种单纯与简单。

字母圈普通人配做个好Dom吗

但是后来阴差阳错的社交彻底打翻了我对于实践二字的定义。

去年的时候我在网络上认识到了一个所谓的大S,一个事业有成的35岁男性,他很热情的跟我交流与我介绍他的个人经历。

“为了跟自己的小M玩的开心,特地在她的大学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把自己的一个房间改成了TJ室;一个定制项圈500+、一个定制皮衣1万多”

这些是他给我留下的记忆,也在那个时候让我感受到了小刀划屁股——开了眼的震撼感受。

字母圈普通人配做个好Dom吗

这个大S也常常跟我说他的朋友xxx又买了一个千八来块的工具,又带着他的小m去新疆沙漠旅行,某某人给他的sub送了几万的包

如果说知乎的人均百万和小红书的喜提玛莎拉蒂名媛距离我的生活太远给不了我震撼,但是这个大S带给我的却是切身实际的感受。

那段时间我才意识到原来有钱人可以玩的这么花里胡哨,玩的这么迷幻华丽。五十度灰诚不欺我。

大S理解我的学生身份,甚至慷慨的将他的tj室借给了我还送了我一些昂贵的道具,自然我是兴奋的无以言表。

五百rmb的拍子,在花费十万装修如同五十度灰那样的房间里,抚摸着成套的道具,sub臣服在我身旁,此情此景很难说不会兴奋。

但是这样的兴奋没有持续多久,借用了几次tj室以后,我却产生了一种无力的剥离感,这个房间很好,但是他真的属于我吗,我甚至买不起500一个的皮拍,这是真的很荒谬。

作为一个大学生,我并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去支撑我负担这样的华丽娱乐。也许“贫穷”才是大部分学生的真实写照吧,于是我退却了。

没有了华丽的包装以后我突然发现我能玩的一下子单调了许多,我内心的阈值在那个十几平米的房间里被狠狠的提高了。

短暂的一段时间里我甚至有些怀疑,没有了这些器械的辅助,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还能是一个合格得dom吗?

后来我换了环境,租了新房子,新的学业和生活也让我疲于奔波,做了辣酱贝贝的公众号以后我的生活早已被填充的满满当当,自我娱乐也被我抛之脑后,实践也发生的越来越少,但是我依然时常在问自己,或许这只是一种逃避的借口,因为我对自己的“贫穷”感到自卑?

字母圈普通人配做个好Dom吗

直到暑假的时候,一个女孩的到来颠覆了我的观念。

“我真的很忙,如果你来了可能会很无聊”

“我没有什么道具,可能玩的花样不会太多”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优点,就很普通的人”

我自嘲的劝退并没有让对方离去,她毅然从远方拖着行李箱来找我,奔向一个枯燥而简单的新远方。

短暂的同居时光里,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在忙碌,只有在几个夜里或是餐后,我会拽起她来进行一番云雨,不过在我看来我并没有给到她足够的欲望满足,因为我的主旋律还是我的忙碌生活。

但是在离去后她告诉我,过去的几天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忙碌而坚定目标的我其实已经给了她一番灵魂的TJ,她在我的身上看到了一个Dom该有的样子,从灵魂深处臣服于我,而那些物质上的产物只是辅助,我才是她真正臣服的对象。

于是我回忆起最初的几次实践,简单但却快乐,我们似乎并没有因为匮乏的物质而让我们的精神陷入贫瘠,反倒是那些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享受让我寝食难安难以享受。

所以我的身上似乎有做好dom的一些潜质,只是我没有那么有钱吧。

在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似乎“普通人”的我,也可以做好一个Dom。

诚然,好的物质条件可以极大的提升娱乐体验,但是对于大多数的普通人而言,这样的物质带来的经济压力或许远超快乐。

月入一万的上班族必然要先为房贷而996而非一间TJ室,五十度灰那样的场景是在日常物质生活达到了一定高度后才会出现的产物。

都知道巴西足球世界一流,但是巴西的足球却是在泥潭里发展,许多巴西孩子的足球生涯是从街头的一块空地开始的,然后是小草地,然后是大球场,最后才是瞩目的各种联赛。

在经济不足以支撑华丽球场的时候,那些雨后的空地也没有阻碍他们对足球的热爱,也正是带着这份热爱,他们才一步步走向了自己的巅峰。

《谭谈交通》里那个虽然没去过成都但是人人都知道的二仙桥大爷,那个家里人几乎全部去世带着脑瘫弟弟求生的大爷,那个骑着散架电动车的贝斯特橱柜小弟,那些如他们那样比我们普通人更为“贫穷”的底层的小人物有没有做好dom的可能呢?

字母圈普通人配做个好Dom吗

我想答案依然是有。

其实bdsm的快乐并不是依靠物质堆叠出来的,那些走在路上行色匆匆擦肩而过的人们我并不知道他们的背景与财富,但是他们的一部分必然有与我相似的爱好与欲望。

这个亚文化群体无处不在,这于财富无关,只与内心有关。

bdsm的快乐更多是对幻想的践行,比如我喜欢羞耻这是对我严谨日常生活的一种叛逆。我不需要华丽的房间,只需要你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就能说出让你面红耳赤的话语,那个时候的我与任何时候都不同。

如果买不起500一个的皮拍,那就买200一个的,如果还是买不起那就买100一套的工具。

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贵,它的核心都没有变,穷有穷的玩法,富有富的韵味。因为娱乐的核心是在于人,在于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个体。

物质的叠加固然是好,但是这是存在于与特定个体的娱乐下,将物质当是对于一场实践的增值服务,将与你欢愉的对象视为play的核心我想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一个好的Dom不一定很有钱,一个好的Sub也不一定要颜值爆表,所以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我们依然可以做好一个Dom,也可以做好一个Sub亦或是其他任何角色。

我们不应该被任何一个符号所制约,真正有价值的是你面对的那个有血有肉的灵魂。

赞(1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普通人配做个好Dom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