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舔靴达人 ?!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之前在科普“恋物倾向”时,有读者留言问能否详细说一说“恋物倾向”中的“恋靴癖”,因为ta每每看到穿皮革长靴的男士/女士,都会情不自禁地产生性幻想。

最近48号在整理资料时,刚好读到了一对维多利亚时期有类似爱好的夫妇,他们因为一生都在实践着自己的“恋靴”倾向,其饱含细节的恋物日记最终被大英博物馆收藏,而当你使用google搜索关键词“boot fetish”时,也会很快发现他们的名字——汉娜·考威克(Hannah Cullwick) 和亚瑟·蒙比( Arthur Munby)。

字母圈舔靴达人 ?!

汉娜·考威克(Hannah Cullwick)

在开始讲历史之前还是要先给新读者简单科普下“恋物倾向(Fetish)”:按照性心理学的定义,恋物倾向是指一种对非生殖器的身体部位,或者无生命的物体产生性唤起的现象,例如脚,鞋子,某种特定衣物等等。

在“恋物倾向里”,产生“性唤起”是必要条件,比如有人说,我特别爱收集air Jordan系列的鞋子,每个款式我都有一,那这种情况算“对鞋子的恋物”吗?

字母圈舔靴达人 ?!

很显然是不算的,这顶多算一种收藏癖,而如果你的性幻想里总是出现鞋子,或者穿这种鞋子的人,没有这样的画面,性幻想就无法成立,那么这才算“恋物倾向”。

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对鞋子的“恋物倾向”中的一种——“恋靴”

从远古时代开始,靴子已经被人类使用了数千年,早在中世纪,皮革十分稀有,只有高贵的骑兵团才会配备马靴,在人类战争机器开动的近现代,新兵往往也不配发靴子,只有精锐部队或军官级别才会定制象征身份的皮靴。

字母圈舔靴达人 ?!

英国皇家骑兵队

在英国维多利亚时期,靴子更是贵族们的专属,在宫廷文化的影响下,靴子成为了礼仪性服饰,几乎所有最高级别的元老和统治者都日常穿着,贵族的穿着又影响着普通人,导致那时基本上所有的中产阶级出门都会穿着皮靴。

我们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之下。

1830年代,距离英国工业革命开启还有30年,那时的伦敦街道上还是马车横行,城市里也没有清洁系统,因此一天下来,街上往往到处都是马粪,如果遇上下雨或者烈日,那味道堪比化粪池。

因此当时在街边有一些劳工日常摆着摊,专门为那些走路时不小心踩到粪便的贵族们提供清理靴子的服务。

这些劳工被称为“bootblack”,很显然,就是字面意思,“让靴子重新变黑的人”。

字母圈舔靴达人 ?!

1838年拍摄于巴黎街头,红框内一位bootblack正在工作

这通常是社会最底层的人才会选择的工作,因为工作环境肮脏、恶劣,且报酬低微。他们通常拿刷子刷掉污秽,然后再进行擦拭和打蜡。在人流密集的区域,一位bootblack每天要刷上百靴子,这是个体力活,所以一般都是男性在干,若不是别无选择,几乎没有女性从业者。

但很不幸的是,今天的主人公汉娜·考威克(Hannah Cullwick)就是一位女性“bootblack”。

汉娜1836年出生在一个耕农家庭,14岁时便去了一个贵族家里当女仆,但只做了8个月,就因为犯错被解雇了。

犯错的女仆被解雇后很难找到下家,因此流落什普罗郡街头的汉娜迫不得已,做起了“bootblack”的工作。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汉娜竟然非常喜欢这份工作。

在她的日记中,她写道:

“我十分喜欢自己被迫做苦力工作,甚至越肮脏,越有辱人格,我就感到越喜欢。”

字母圈舔靴达人 ?!

这里要插一句,汉娜·考威克(Hannah Cullwick)是历史上第一个完整、细腻地将自己的“恋物倾向”通过日记记录下来的女性,在她之前,没有人费心把它写下来,也正因如此,在她死后,她的日记被剑桥大学研究并出版。

字母圈舔靴达人 ?!

一本研究汉娜日记的书

Watching Hannah: Sexuality, Horror and Bodily De-formation in Victorian England

1853年4月6日,汉娜在日记中写道:

“今天有一位主顾的靴子很好看,鞋帮很高,靴面有镶着金边的花纹。我问他是否可以让我用舌头为他完成清理,我很想这么做。他表示如果我用舌头为他的靴子清理,则会给我多一倍的报酬。”

第一次读到时我和大家一样是惊讶的,毕竟那可能是踩过x的靴子哇……

字母圈舔靴达人 ?!

但惊讶之后我又在想,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喜欢呢?靴子,它真的仅仅代表靴子吗?

对此,历史学家莱昂诺尔·大卫杜夫写道:“维多利亚时代是一个社会广泛变革的时代,随着工业化的开始,新兴阶层的出现加剧了阶级分化,在这一过程中,一些最底层的人被遗忘了,他们被权力抛弃,只能仰望、跪拜。”

法国作家埃米尔·左拉(Émile Zola)是有历史记录中第一个出版“恋靴题材”小说的人,他说,“靴子是所有鞋类中最容易让人产生迷恋的,因为它是权力的象征。”

字母圈舔靴达人 ?!

总统杜鲁门专门定制的牛仔靴

或许,这样便能够稍微解释一下,来自最底层的汉娜,为何会对那象征着贵族气质的靴子如此迷恋了,归根结底,这是一种权力身份的性感化演绎。

汉娜的奇怪爱好是被满足了,但她的同行们可不太好。

你说你擦靴子就擦靴子,用舌头擦是个什么玩意?都是底层劳动人民,咱别这么内卷行吗?

字母圈舔靴达人 ?!

很快,汉娜因为这奇怪的操作变得小有名气。

1854年,一位来自约克的大律师,亚瑟·蒙比( Arthur Munby),特意来到什普罗郡的街头,点名找汉娜擦靴子。

那天天气闷热,汉娜满脸灰尘地坐在摊位前。而留着胡须,衣着精致的亚瑟就这样走过来,绅士地询问她是否就是那位可以用舌头清理靴子的“bootblack”。

汉娜朴实地告诉亚瑟,是的,但她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噱头,而是自己真的很喜欢。

亚瑟表面上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大律师,但其实他也有不为人知的癖好,他从小就喜欢具有力量感的底层女性,而且力量感越强,地位越低微,产生的反差越明显,他便越是迷恋。

字母圈舔靴达人 ?!

苦力劳作使汉娜拥有非常具备力量感的肌肉

在汉娜为亚瑟清理完靴子之后,她对亚瑟说,“先生,您是不是从火车站过来的。”

亚瑟惊讶地问汉娜是怎么知道的,汉娜说她可以通过靴子底部泥土的味道来判断亚瑟去过哪里。

字母圈舔靴达人 ?!

亚瑟站在原地愣了几秒,觉得她就是自己的梦中情人,随即决定开始追求汉娜。

字母圈舔靴达人 ?!

汉娜·考威克 与 亚瑟·蒙比

汉娜望着眼前这位高贵的绅士,不太相信地位相差如此之大的两个人可以建立关系,她在日记中写道:

“今天迎来了一位追求者,一位体面的,留着胡子的绅士,我无法想象如何与他建立关系,但也许,有一天这真的会发生。”

第二天,亚瑟便邀请汉娜去看一场歌剧,名为《萨达纳帕洛斯之死》。它讲的是一个强壮的奴隶爱上了软弱的萨达纳帕洛斯国王的故事,很显然,看这出戏,是亚瑟精心挑选过的。

当歌剧中唱道“主人,我是你的奴隶,我爱过你,我知道这份爱比戴上锁链更堕落,但我还是爱过你……”时,亚瑟问汉娜对这种爱的看法。

汉娜几乎完全代入了这个“奴隶”,她说,虽然她是奴隶,但她的爱是自由的。

后来亚瑟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正是这句话让我对汉娜一见钟情。”(这夫妻俩都是爱写日记的体面人,果然有共同爱好才能走到一起哇。)

从两人正式交往开始,汉娜的日记风格明显往幸福方向转化,开始记录她和亚瑟各种各样的“恋物”及“角色扮演”尝试。

1854年9月,汉娜在日记中写道:

“今天我和Munby都有了新的身份,Munby将喊我‘苦力奴隶’,而我将称呼他‘马萨’,是我最喜欢的主人的名字,这些都是在我的建议下完成的,我很自豪。”

时隔一个月,汉娜又写道:

“在我向马萨表明,需要更多的有辱人格的细节后,马萨测量了我的脖子和手腕,并且送给了我一个项圈,以及一条手腕上的皮带,钥匙在马萨那里,他很快就要回约克了,我和他达成了共识,接下来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应该戴着它们去完成清理靴子的工作。”

字母圈舔靴达人 ?!

汉娜模仿“奴隶”戴着皮带和颈圈工作

在亚瑟回约克的日子里,汉娜几乎每天都给亚瑟写信,以奴隶称呼主人的敬语方式汇报自己在肮脏的工作环境中一整天的清洁成果。

需要指出的是,根据资料显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汉娜和亚瑟都是只有夫妻之实,而无夫妻之名的。

这并非是因为亚瑟在欺骗汉娜或者看不起汉娜,事实上正好相反,亚瑟非常爱汉娜,他觉得汉娜就是那个完美符合自己xp的人,因此他不止一次地向汉娜求婚,提出要举行婚礼,要在神父面前宣誓,要告诉亲朋好友自己不在意阶级的落差,汉娜就是自己的妻子。

但每一次汉娜都拒绝了他,在1858年的一封信里,汉娜对亚瑟写道:

“请不要向我求婚,让我成为一名大律师的妻子。这会让我变成一个身着精美衣服的中产阶级女士,这会终结我对你的崇拜感,也会让我作为仆人的乐趣消失,答应我,不要让马萨的奴隶消失。”

亚瑟答应了汉娜,在之后的15年中,亚瑟一直对外宣称汉娜是自己雇佣的女仆,虽然有实无名,但他们之间彼此痴迷的关系,一直如胶似漆地持续到晚年。

1873年,由于一直从事体力工作,汉娜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在亚瑟的强烈要求下,汉娜心软了,在神父的见证下,他们终于结为夫妻。

字母圈舔靴达人 ?!

结婚时汉娜上流社会的装扮

结婚之后,汉娜和亚瑟在什普罗郡的乡下租了一间小屋,避开尘世烦扰。汉娜依旧对亚瑟表现出屈从和忠诚,据说在他们结婚后的36年间,他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一次云雨之事,汉娜只是醉心于做好自己仆人的角色。

1909年7月9日,73岁的汉娜因为心脏衰竭去世,隔年亚瑟便也随她离去。按照遗嘱,他们的数百篇日记以及照片被捐赠给了大英博物馆。

由于亚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大律师,而汉娜是身份低微的仆人,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在生前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保密的,直到剑桥三一学院开始研究他俩的遗物时,他们彼此之间全部的爱和依恋才得以被揭示。

有许多人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过僭越传统道德观念,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奇怪到根本称不上爱情。

历史学家丽兹贝丝斯坦利写道,“她(汉娜)的行为明显偏离了一名妻子的性规范,亚瑟·蒙比的行为也不符合那个时代对于中产阶级的道德要求。”

但我个人觉得,爱情是一件很难被定义的事情。不管是什么样的倾向或者癖好,能够找到与自己完美契合,并愿意陪自己一直实践下去的人,本身就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因此,在这对幸运的夫妇面前,别人的评价反到像一种不幸者的嫉妒,嫉妒他们如此不合常理却又如此璀璨的幸福。

1893年,在他们日记最后一次有记录的“细节”中,那时汉娜已经50多岁,她仍旧伏在亚瑟面前用舌头清理他的靴子,亚瑟突然将汉娜拉起来亲吻她的嘴唇。

亚瑟写道:

“她的嘴唇有天鹅绒般的触感,如此甜蜜。”

在汉娜去世后,亚瑟将她安葬在圣安德鲁教堂墓地,离她出生的房子只有几十米远,她的墓碑上写着:

“她是亚瑟·蒙比的已婚妻子,他们之间拥有36年纯洁而不间断的爱。”

– 完 –

参考资料:

[1] L. Davidoff, ‘Class and gender in Victorian England’, Feminist Studies, 5 (1979), 87-141.

[2] G. Pollock, ‘”With My Own Eyes”: fetishism, the labouring body and the colour of its sex’, Art History, 17 (1994), 342-82; A. McClintock, Imperial Leather: Race, Gender and Sexuality in the Colonial Context (Routledge; London, 1995).

[3]R. Allen, ‘Munby reappraised: the diary of an English flaneur’, Journal of Victorian Culture, 5 (2000), 260-86.

[4]Liz Stanley, ed. The Diaries of Hannah Cullwick, Victorian Maidservant. Rutgers, 1984 (ISBN 0-8135-1070-8).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舔靴达人 ?!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