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我是一个快要毕业的,华南某高校应用心理学专业的大四同学。

我决定,在毕业论文,研究BDSM!

对于毕业论文,最初的想法就是能摆则摆,能过就行。但真的到开始准备时,我改变主意了。

既然要干,就干票大的!

研究方向的诞生

就在导师约谈的前一天,我误打误撞地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概念bdsm。出于好奇我开始了探索,在初步了解后我产生了一个念头,我想试试!

于是我问了那天和我一起刚接触到这个概念的朋友,ta就完全没有这种念头。

于是我想了一个研究方向:

“不了解bdsm的人群对bdsm的欲望”

和导师约谈后,导师说好奇心人人都有,而且无法量化,无法用特定的指标进行衡量。

确实,无法量化的东西很难得到数据进一步研究。

正以为研究要凉了的时候,没想到导师对这个领域还挺感兴趣的,还跟我分享了ta以前的学生做类似研究的心得:

首先要尝试走近相关领域,在和领域内的成员交谈,总结可能存在的问题,在立足于问题进行研究的设计。

ta给出了个建议“研究成因吧,但具体从什么角度研究,就需要你先和圈内人有初步的接触再确定了。”

接触?这是要我潜入内部吗?莫名的小激动(给了我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去试试了⁄(⁄ ⁄ ⁄ω⁄ ⁄ ⁄)⁄)

打入内部的卧底

我找到了一个专门的交友软件,在上面发了个很欠的求助贴

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果然,这种很欠的帖子有奇效,当天就让我体验了一把“海王”的痛苦,最初还是一个一个认真回复的,甚至会迎合对方可能的喜好,捏造人设。

到后面一整个就是社交大摆烂,连谁是谁都分不清了,直接开始敷衍,把一些常用话术放进备忘录里,以便随时粘贴。

(在这里我要郑重地向被我敷衍的朋友道歉,对不起!(T ^ T))

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刚开始时,我总觉得自己是在套别人的话,罪恶感满满。渐渐地我发现,其实大家也没有很反感我问的问题,反倒是把我当作倾诉对象,向我疯狂输出自己的入圈经历。

当然在这个过程遇到骚话是有的,但可能是出于好奇他们对陌生人做这些是出于什么心理(也可能潜意识里我就是个lsp吧),我还是会继续和他们聊,但聊完之后好像也没什么收获,因为没聊几句我就把天聊死了( ̄▽ ̄””)

在这个圈子里我还遇到了有很多深藏不露的大佬。有全程外语交流的(当然我用了翻译外挂),有全程学术探讨的(感觉自己在答辩),有全程人生指导的(上了堂生涯指导) 。

膜拜大佬们(`_´)ゞ

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

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

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

网T的经历

经过一整天的理论知识输入后,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实践出真知!

我开始试着网T,做一个默默服务的工具人。

起初我以为网T最多就是一些独特的语言艺术,再进一步我也会及时止损,立即抽身。

但没想到,我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个“很有需求”的m。

我最初的想法是找到一个m正好,那我就可以命令ta回答我想问的问题了。但是每次我问问题,ta都只是敷衍回答,而且很多时候我都会被对方带跑偏,聊着聊着就会看成对方主导对话了(。后来我发现ta只是单纯的想找个人玩暴露游戏

因为我做不到和ta平等交换,在我再三强调对ta不公平后,ta还是坚持,于是ta单方面开了视频(再往下就无法描述了)

可能在旁人看来,既得利益是我,但第一次接触这个,视觉冲击直接把我劝退了。

视频结束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

第二个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s,和ta的网T最开始就是一些语言的艺术,ta会不定期的查岗,要求我在回复ta的时候要“舔”一点。

因为ta的一句“完成我的任务会有奖励”,为了能得到向ta提问的机会,我直接开“舔”。

最初我觉得这样说话很恶心自己也很恶心对方,但后来我发现自己陷入了经典条件反射的实验,我“舔”兮兮的,ta就会予以正向的回应,就是通过这种不断的“刺激-反应”(正向的回应-开“舔”),我开始习惯ta的领导,从开始的文字应和到后面自愿完成ta布置的任务(主动报备日常等),作为一个只是想从ta身上找到研究方向的卧底,我觉得自己认真得很滑稽。

但就在ta提出更进一步(超出文字对话)的要求时,因为一句语音,我提出了退出。

我是绝对的声控,ta的声音让我兴致全无。(感谢,让我成功抽身)

这两次网T确实让我收获了很多,也给了我研究的方向思路。

导师首肯的问卷

历时一个月的摆烂海王卧底行动结束后,我开始汇总收集到的信息

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在查阅了相关文献后得出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比较感觉追求和依恋类型对bdsm倾向形成的影响”。

很快这个选题就被否了,因为这样的问卷制作条目太多,根本无法收集数据,而且只有两方面的信息,很难得到理想结果。

于是在导师的建议下,大方向还是研究成因,但列入更多的考虑因素,并加上了收集空白对照的要求。

在突破重重技术壁垒后,一份得到导师认可的问卷诞生了——

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

问卷填写后会反馈填写者的成人依恋类型(包括安全型、焦虑型、疏离型和恐惧型,各种类型有其特点)。

如果研究顺利,我会来和大家更新后续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我在毕业论文里搞BDSM(一)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