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我也曾害怕自己被放上国产区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兔叽少不更事的时候,做了一件让我寝食难安、读不进书、成绩下滑、担惊受怕的蠢事——

字母圈我也曾害怕自己被放上国产区

我把所谓的“任务照片”,发给了网上一个没见过面的所谓“S”。

我每天都害怕,家长和同学会看到我的照片出现在国产区。

那时的我不知道,我正在遭遇一场“隔空猥亵”危机。

“隔空猥亵”是一种犯罪行为,近五年,有1130人因此被起诉,但被惩处的人肯定只是冰山一角。

01

事件发生在兔叽好奇心最旺盛,枯燥的做题生涯也最憋闷,气血最旺盛的年龄段。

在高强度和高封闭度的学生时代,自己体内种植着一个隐蔽但已经发芽,差点就要破壳而出的秘密,实在是找不到一个成熟的和解方法。

于是我悄咪咪下载了一个充满寂寞用户、“显示距离的社交软件”,驻扎了进去。

有贼心但是没贼胆,我自我安慰,“只要不见面,我就是安全的”。网上冲浪一下,有人陪着说说话,甚至网T一下,都不会真的被怎么样吧······

很快,傻敷敷、没什么戒备心、看起来软弱乖巧还很萌新的我,就被很多人加了好友。

哇,这个是体制内,那个是名牌大学,还有企业家(其实顶多个体小老板??)这些人看起来好优秀啊!他们大献殷情的热情,让在学校无人问津的我,虚荣和情绪价值被廉价地喂饱了。

我开始无比期盼能用智能手机周末,用赛博YY的方式去快活快活。

02

因为能玩手机的时间很短,幼崽兔叽来不及仔细甄别、深度考察、充分背调,就抓了个契而不舍嘘寒问暖、随时在线回复、最话唠因而一直顶到列表最前面的人聊了起来。

很快,他就提出,我们也要建立认真的关系,我们来网T吧!

一开始,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任务做起来还挺好玩的,但他很快就不满足于我的文字回复了。

“拍出响声来,报数,语音给我。”

“我在家,不方便。”

“语音都不发,我怎么监督你真的完成任务了?你就是这么敷衍我的?你懂不懂规矩?”

规矩?我是真的不懂什么算作规矩,虽然论坛上倒的确会流传着《奴的12条修养》《S的三重境界》之类现在看来极为油腻YY的帖子。

但我不想显得自己才是“不上道”的那一个,也就钻到被窝里压低声音,拿腔作调地哼唧着发了过去应付了任务。

“太假了,照片发来,让我检查,到底打了没。”

我拙劣的模仿被轻易拆穿了,还是有一丁点儿负罪感的。

我越是拒绝不给,越是“欺骗隐瞒”,对方越是不依不饶,罪加一等。

迫于“犯错”和“顶撞”的压力,我抓紧把屁股掐红了一把,发了一张很局部的皮肤图片。

对方收到后,非但没有宽恕我,反而更加暴怒了起来,发了一连串感叹号怒斥我目中无人。

只做过“好学生”、脸皮很薄的兔叽哪儿挨过那么重的骂,脑壳发麻,如坐针毡,好像是捅了天大的篓子。

“内裤脱了,腿分开,完整,X全部露出来,重拍!”

“不同角度!还有胸!”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交出了自己的四张照片。

03

发出去的照片泼出去的水,我以为这在“大人的世界”或者“网T”里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如果拒绝,是我不知好歹;如果发了,也是惯例做法。

但后续对方的贪婪,让我越发恐惧了起来。

收到照片后,暴怒的他像被塞了个安抚奶嘴一样,平静了好一会儿。

态度大转弯,甜言蜜语了起来,不断教我如何做一个“更乖,更合格,更受人喜欢的M”——实则是换着法子跟我要更多照片。

Giao!丫的生气全是装的!他其实就是想要那种照片!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狗当,智商掉线。而且反复研究他的动态,我推理出,他的职业上限是一个网吧网管,下限是驻场网吧的网瘾混子,所以那么闲能跟我聊那么多天。

然后我就更担心了,他好二流子,好不像个正经人,是个色批,还很不地道。

甚至发完照片之后他那“意满离”的安静瞬间,我甚至怀疑他假公济私对着照片去冲了一把。

比起“被人看了”的“自作自受”,更让我痛苦的是未知的恐惧。

我反复检查照片里有没有误入校服、房间、作业本之类的背景,生怕暴露了身份,真的被挂上在国产自拍区,甚至被家长同学认了出来······

无处求助,寝食难安。

04

这样的经历在同好女孩中实在是太普遍了,普遍到几乎是平行世界里的共同记忆。😖

当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对方在犯罪,反而一直悔恨自己的”愚蠢”和“不小心”,反复惩罚自己。

是的,通过互联网,用胁迫、恐吓、诱骗的方式,让小女孩(未成年人)发送自己的私密处照片/视频/果聊,构成猥亵罪,是性犯罪的一种。

即便是“隔空”,即便没有身体接触,即便女孩看上去是“自愿发送的”。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猥亵罪。

每个人都有身体和精神不被亵渎、性决定权不被强迫的权利和自由。你肯定不希望自己被骚扰、玷污、揩油、性侵,虽然这些恶心人的事情尚不算是实质性的性行为,但也必须被严厉惩戒。

猥亵罪惩罚那些试图抠摸、强行搂抱的之类性侵犯,无论是男侵犯女,女侵犯男,还是发生在同性之间。

通过网络,强迫14岁以下未成年人发送隐私部位的照片、视频、裸聊甚至发送侮辱淫秽的话都会构成性侵害。

没有身体接触也是性侵?

是的,即便没有物理意义的接触,照片、视频的形式也已经对女孩身心造成了极大的骚扰和损害。

可女孩明明是“自愿”发送照片的啊?

年龄小,不谙世事,更容易被威胁、诱骗,小女孩正中“糖衣炮弹”陷阱后身不由己地按下快门,根本不能算作真正的“同意”和自愿。

这也正是为什么和低于十四岁的未成年发生哪怕“同意自愿”的性行为也是犯罪的原因——孩子实在是太小了,还没有真正承担后果、独立判断的能力,所谓表面上的“自愿”,更多的时候是被坏人利用后的唆使引导,甚至威逼利诱。

如果没有年龄这道底线,伸向儿童的狼爪只会更猖獗。

兔叽憨批的时候接近成年了,照样被拿捏得昏头,更何况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呢?在巨大的羞耻心和恐惧之下,要求女孩做出“教科书式的反抗”,实在是强人所难。

05

隔空猥亵正在以各种形式,在隐蔽的角落给女孩们设下陷阱。

有的色狼会“投其所好”,故意用少女喜爱的JK制服和洛丽塔小裙子为诱饵,骗取女孩的私密内容。

色狼A以“JK”制服收稿、招聘“JK”制服模特为名在QQ群发送广告,吸引包括未成年女性在内的多人添加其为好友,后其以支付报酬为诱饵要求4名未成年女性(其中1名不满14周岁)拍摄并发送暴露照片、视频,再以散播为由威胁被害人继续按照其要求拍摄。

色狼A犯猥亵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犯猥亵儿童罪(十四岁以下的女孩法律上是儿童),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

之前还有二手交易平台上非常可疑的“洛丽塔交易”——上千元一件难求的贵价Lo裙被男性卖家以极低的价格挂上线,背后真实的目的是吸引私聊甚至“见面交易”,吸引没有经济能力但又渴望Lo裙的少女上钩。

有的色狼简单粗暴,用小恩小惠和女孩做“交易”。

色狼B以发红包为幌子,诱使多名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女学生加入其所建的微信红包群。之后通过添加群内好友的方式,与多名未成年女学生微信私聊,以发红包为诱饵引诱未成年女学生与其裸聊,或要求对方发送个人的裸体照片或视频。在被两名女孩拒绝后,孔某分别向二人发送多张其个人下体照片、网络下载的淫秽照片和视频等,并以微信发送淫秽语言、给被害人打电话等方式继续骚扰二被害人。

色狼B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06

不可否认,不只是各种圈,整个互联网都有非常显著的低龄化趋势。

与其要求弱小的受害者如何小心翼翼保护自己,不如让成年人先管好自己。

这篇文章最重要目的是警示所有玩家:

不要去互联网上索要他人的私密照片/视频/要求对方果聊!

拍摄私密内容也从来不是所谓网T的项目和内容!

绝不可以打着“S”的幌子,用威逼、辱骂、胁迫、恐吓、利诱的方式获取对方的私密内容!

请核实对方玩家的是否已经成年!

否则,你以为的网T和趣味,实际上是犯罪!

另外,如果你是一名小读者,也需要了解到网络上不合理的要求和诱饵实际上并不是游戏或是惯例,而是犯罪式的性侵。

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要的原则是不要轻信!不要贪小便宜!不要发送任何东西!

如果不幸遇到这种糟心事,最实在的解决方式是冷处理——仿佛人间蒸发一样,再也不对账号进行任何痕迹操作,不再回复对方的任何信息,哪怕对方跳脚威胁也不要理会。对方一般会自讨没趣,忘了这茬,自行退散。

我知道,这段时间心理压力和耻辱感极大,是非常脆弱的,冷处理是那么多实践案例中亲测能把损失降到最低的方法。

如果局面已经失控,超乎可控范围,请一边冷处理账号,一边报警/寻求帮助。现在国家对此类犯罪打击力度和决心都极大,毕竟把色狼抓进去了TA就根本不可能再传播内容/伤害自己了不是~

07

在遭遇隔空猥亵事件之后,兔叽发誓,这辈子绝不会踏足国产区!

你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女孩是在不知情、不愿意的情况下,被放到这里。

你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还会因为恐惧被放到这里,不断自责,二次受害,几个月甚至余生都在担惊受怕中艰难捱过去。

•完•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我也曾害怕自己被放上国产区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