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美国字母圈中的“幻想者”是个怎样的存在?

“这些刻在骨子里的爱好让真字母人在自我成长中逐渐的清晰了自己人生的快乐源泉。”

“主人确定不惩罚修勾嘛?”

“你的小狗狗在这”

“我需要被您牵”

“K9自觉点赞”
网络上“大放厥词”,现实中“唯唯诺诺”。

这便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题——fantasists(幻想者)。
BDSM人群中,幻想者占比非常的多。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有这种羞羞的想法?

到底是要“止于网”,还是要去实践尝试?

如何辨别自己是一位“幻想者”,还是真的可以在实践中得到快感的SMer?

这些问题,将是本期讨论的重点。

一位“幻想者”的真实故事

我们先来看一则故事,一位来自北京的朋友向猫桑诉说,她在童年时期就意识到自己有性幻想,但是她的这种性幻想与其他人相比有些特别。

那就是,她迫切希望自己被帅哥囚禁、鞭打和折磨,甚至渴望被囚禁一生,并始终认为自己会从中得到快感。

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对BDSM(下文简称“SM”)的持续关注,她尝试了SM线下实践。

然而,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事实出现了,当她在某位上位者的帮助下,真正体验囚禁、鞭打、绑缚等性幻想中的行为后,她却没能得到想象中的那种快感。

相反,这样的体验结果令她十分不爽。

在进一步的沟通下,猫桑已基本排除由于上位者水平对实践活动体验感的影响。

所以,可以断定,这是一位彻底的“幻想者”。

在随后的沟通中,这位朋友自己说,事实上,她可能只是喜欢性幻想,而且仅仅是幻想一下,就可以比现实中真正的遭遇,给她带来更多的快感。

她的这一情况,并不是个例,很多SMer也都有着与她类似的情况。

例如,之前的“性幻想”专题系列推文中的“绿帽幻想”,很多幻想者进行绿帽实践后出现了后悔的情况;

也有很多SP爱好者在实践后发现自己并不是真的想要“被打”,而是通过“被管教”的熟悉感来获取安全感;

也有恋足者会看到美腿、玉足、丝袜、高跟产生冲动和兴奋,幻想踩踏、舔舐等行为,但是真的这么做了,会发现和幻想千差万别,舔脚后反复漱口、干呕等等。

当然,厕奴、狗奴等各种不同的分支偏好都有对应的性幻想,就不再一一列举。

大多数的幻想者进行实践后,会出现后悔的情况。

“再也不想要了”、“再也不玩了”、“我要退圈!”…

但随着欲望的到来,又开始“想要”。

在欲望和后悔之间来回反复,是很多“幻想者”的常态,自己却不明原因。

如果你的情况非常类似,那么别再纠结了,你只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幻想者”。

“幻想者”的类型

①仅通过小说、图片、视频来获得快感

这部分“幻想者”需要通过一些与SM有关的文学作品、视频作品来产生欲望唤起,在边意淫边自慰的过程中达到满足。

这也是很多收费女S不解,为什么有这么多口嗨的男M的原因。

男M在欲望唤起期间进行的预约,欲望消失后很大可能会“放鸽子”。

所以很多女S不得不收定金。

然后,便又出现了骗定金的情况…

②需要通过“网调”来获得满足

很多“幻想者”要通过网调来唤起并满足自己的欲望。

通过做任务、语C等各种各样的形式来进行意淫。

相对于线下实践而言,“幻想者”认为网调有更多的幻想空间。

上位者通过声音、文字、剧情、任务、管教等引导,让下位者达到颅内高潮。

网调的内容、分支、形式、注意事项等非常非常的多,毕竟网调是大多数SMer都进行过或期望进行的方式。

③其他

人们对于BDSM的幻想并不是千篇一律的,且不同性别、属性、项目偏好所幻想的内容也存在差异。

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幻想呈现方式,则不做一一列举了。

为什么会出现“性幻想”?

关于性幻想的产生原因,目前研究者们众说纷纭,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但可以明确的是,性幻想(包括性白日梦、性念头等)是人群中非常普遍的一种现象。

在英国和美国的统计数据中,至少90%的成年人都持续有着或至少曾经有过对于性的幻想。

在中国的相关研究里,也显示了类似的结果,例如对于广东某高校大学生862人进行问卷调查,性幻想报告率为86.4%;抽取郑州市大学、中专、高中学校各1所,随机整群抽样法共抽取1259名学生进行问卷调查,性幻想发生率89.35%。

有人甚至提出,性幻想就是人类想象力的副产品,拥有想象力的人就有对性的幻想。

在很多人看来,性是羞耻的,何况是与性有关的想象,有时甚至会因为其中一些难以被社会道德接受的内容而感到无地自容。

但性是人类最为普通的需求,性幻想也不过是人们众多欲望与想象中的一种,幻想与现实有别,不能混为一谈。

无论性别如何,都没有必要因性幻想的存在而被指责。

幻想BDSM有多普遍?

很多人都感到性幻想羞于启齿,以至于很难与朋友或者伴侣分享,有时还会因为其中一些难以被社会道德接受的内容而感到无地自容,怀疑自己是否正常。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曾为金赛性研究所成员的美国著名性心理学家莱米勒(Justin J. Lehmiller)邀请了4175名美国人,用问卷和访谈的形式了解他们最深层次的性幻想。

根据调查结果,他总结出了最常见的性幻想内容,发现常常被人们认为是可怕或肮脏的性幻想其实相当普遍。

在性幻想普遍程度排名中,BDSM内容仅次于多人性行为,位居第二位,且人数上女性多于男性。

绑缚、调教、支配、臣服、施虐与受虐渐渐从小众走向大众视野,其中的控制他人或臣服于他人,以及因疼痛而感受到快感的特点是人们最为熟悉的,这也与电影《五十度灰》的名声大噪有关系,其中的男主角是一个性施虐爱好者,正好遇到了喜欢受虐的女主角,他们的性生活中有大量BDSM的相关内容。

对一些人来说,BDSM是一种逃离传统性别角色的方式,例如,有很多女性会想象作为控制他人的角色,而很多男性想象臣服于他人。

对另一些人,BDSM也提供了一种区别于当前的自我认知、逃离不安全感和焦虑的途径。

控制与服从的内涵

《欲望花园》中指出,人们的性幻想常常与“控制感”有关。

幻想控制,实际上是一种对关系中的权力的欲望。

幻想控制,可能与个人在日常生活中的角色有关。

平时在生活中受到更多控制的人,会寄希望于通过性幻想来平衡内心对于控制和权力的渴望。

也有些人认为,这种对控制的幻想是社会文化中暴力色情化的延伸,例如一些影视作品中暴力与色情的呼应,让人对暴力下的性产生了好奇和向往。

而人们对于“服从”的幻想,则包括了幻想自己服从于一个更有权威和统治力的对方、受虐或遭受性侵犯等等。

人们通过幻想服从,使自己感觉得以接近那个充满力量的、拥有众多资源和魅力的现象中的伴侣。

以服从对方来获得对对方的占有感,并且通过这种“占有”,感觉自己与对方共享了那种力量、资源和魅力,分享了一个更强大的个体的荣光。

很多人会误以为,既然幻想服从、受虐待或性侵,就意味着这个人本身是愿意接受被侵犯。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在想象中服从,这些人也会感受到自己是有主动选择的权利的。

TA们通过“主动服从”也能获得一种控制感。

因此,性幻想并不能作为一些恶行实施的借口。

上位者身份也并不能成为TA日常生活中道德失格的借口。

所以如果你需要判断,请认真体会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此外,控制与服从在性幻想中,从来都是一体两面的。

人们控制的欲望中包含着服从,而服从的欲望里也包含着控制。

如前文所述,幻想服从的人可能实际上是希望以服从获得控制感,而幻想控制则可能是为了平衡所作出的服从。

从心理分析角度上看,受虐恋等同于导向自身的施虐恋,那我们其实也能说,施虐恋就等于导向他人的受虐恋。

虽然这两种倾向都有分别存在的理由,但事实上,两者之间的接线并不明显;

虽然我们很难在一个纯粹的受虐恋者身上发现一些施虐恋的成分,但通常能在施虐者的身上发现一些受虐恋的成分。

一般人也总认为,快乐和痛苦是两种根本不同的情绪,但在虐恋中,是痛苦的经历所唤醒的情绪带来了快感,而不是这种经历本身。

所以,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找到什么能给你最大的快乐,并享受其中。

美国字母圈中的“幻想者”是个怎样的存在?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美国字母圈中的“幻想者”是个怎样的存在?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