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BDSM中的“乞求”指南

在广受大家好评的《权力、身体、态度》一文中,投稿者描绘了一个非常经典且动人的乞求场景。

“一次在家里喝酒时,我为他的酒杯里添加冰块,他问我是否能将冰块握在手中,得到他的允许后才能放下。

我同意照他的话做,但很快刺骨的冰冷便叫我支持不住。我记得自己变得坐立难安,但却不敢松手,只能扭动着身躯乞求他允许我放下冰块。

他凑到我耳边,传来的呢喃让我的心直接融化,他说,‘亲爱的,让我看看你愿意付出什么来讨到那份允许。’

我的手冰冷,全身却好似有火在烧,平时说不出的话语在那时却脱口而出,‘请人允许我放下吧,我知道自己是个肮脏的xx,我应该获得这样的惩罚,但我手好痛,我现在已经完全清楚自己的身份了,我是用来为主人的快乐服务的,我愿意为主人做任何需要的事,我保证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讨好您,请允许我放下冰块吧’。

说出这些句子后我才发现,DS关系中最引人入胜的场景诞生了。它无关于身体、无关于性,而从头到尾都由权力构建。”

除了这位投稿者,我也收到过另一些投稿,记录了一些很糟糕的乞求经历,例如:

:“主人,我可以xxx吗?”

:“那你求我。”

:“求你了!”

:“求的不够虔诚,重新求。”

:“真的求求你了!”

:“你就这么求人的吗?继续。”

:“哎呀,真的求求你嘛,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大家会发现这些对话里的表达并没有体现权力的流动,让人看完抠紧脚趾,直呼“我求求你别求我了”。

之前也有文章下的留言表示,dom总喜欢让自己求ta,但自己的恳求似乎总是不能让其满意,在bdsm中,乞求到底有什么小技巧呢?非常想要了解学习。

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卧室里,bdsm情趣play里的“乞求”。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在bdsm中,在两位partner面对面时,戏剧化的“乞求”为什么是一件性感的,让人心潮澎湃的事。

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真的求人办事时,通常都会是很糟心的经历,不仅要看人脸色,还要各种送礼、请人吃饭、拐弯抹角、阿谀奉承等等等等,这其中的折磨相信没有人会喜欢。

但在bdsm中,同样是求人,为什么就变得性感了呢?

主要是因为背后的权力逻辑不一样。

在日常生活中求人办事,多数是因为那件事很难,自己办不了,需要对方的帮助才可以,即,我们并不拥有做所求之事的能力。

但在bdsm中,求对方的事情通常是很普通的小事,是自己平时能轻松完成的事,例如,自慰、gc、站起来、坐着等等,但在卧室场景下却需要对方的允许。即,我们拥有做那件事的能力,但却把权力交给了对方。

这么一绕,整个过程就变的性感了起来。

这么轻松简单的事,为什么还需要dom的许可才可以做?表面看似是乞求,实则是一种重要的提醒,提醒sub即使是一些简单的权力,包括自己的身体,疼痛,或者gc的愉悦,也必须是由dom给予。

而由于知情同意,双方自愿交出权力的前置条件存在,这种乞求又演变成了一种羞辱,类似于“你看,连xx都要主人允许才行,关键你还自己同意,甚至喜欢这么做,好羞耻哦。”

这种权力交换的羞耻情感反应将体现在sub乞求时吐出的每一个字上。

之前有sub投稿时说,自己从来不求人,但bdsm里的求dom环节真的让ta羞耻到爆炸,当自己真实地说出那些乞求的话语,每一个字似乎都在提醒ta,今后在没有dom的许可下,自己不再可以自由地做任何事,不需要额外的操作,这些戏剧化的贬低就能给他带来强烈的性唤起。

因此,我们现在知道,bdsm中的“乞求”,其实本质上是一种权力交换后身份权力差异的性感化演绎,简单说就是通过乞求一些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小事来达到羞辱和贬低的效果。

所以,当sub们用求人办事的心态去求dom时,注定是不会让双方都很享受的,因为bdsm中的乞求,目的压根就不是为了把那件事情办了,而是在乞求中让双方get到权力身份的不对等。

就像开头拿冰块的例子,放下冰块是多么简单的事情,但sub就是放不下来。当sub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是被支配,自己的作用是服务,自己的痛苦是惩罚,并且将它们说出来时,权力这种隐性的东西便有了一个显性的戏剧化的呈现,此时,一个好的乞求就完成了。

而不断地重复“求求你”,却不去触达权力身份的层面,就会使乞求看起来机械、敷衍、没有感情。

那么,讲了这么多,大道理一堆,对于不善于表达的同学,有没有一些实用小技巧去制造这种“性感的乞求”呢?

有。

“自我贬低”

第一个小技巧是“自我贬低”。

这里的自我贬低不是指脑子里给自己pua啊。是指在乞求时故意将自己的身份放的低微,这样便能够有效的彰显出性感权力身份的差异,让乞求的戏剧化冲突更加明显。

例如:

第一种:“主人,我知道自己是个下x的小xx,可以允许我xx吗?”

第二种:“主人,我是你爸爸,可以允许爸爸xx吗?”

很显然,哪一种更有效一目了然,对吧?

保持谦卑

第二个小技巧是“保持谦卑”。

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写,“他走下来,试图不长时间地看着她,就好像她是太阳一样。”

没错,就是这种仰望太阳的谦卑感,会让身份感知异常强烈。当然也有公式可套,最简单的就是凡事加上“请”和“荣幸”即可。

例如:

第一种:“主人,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请允许我为你xx吧。”

第二种:“主人,你要干啥你快点的,别磨磨唧唧,我一会还有事。”

额,第二种是反例啊,大家别理解错了。

自己愿意付出什么

第三个小技巧是“告诉伴侣自己愿意付出什么。”

通过提出自己为了这个允许愿意付出的东西,来让乞求变得更有诱惑力,也让伴侣更容易顺着你的话茬dirty talk下去——“哇,你居然愿意为了xx做这种事啊,真是想不到,你可真是个xxx。”

举个例子例如:

第一种:“主人,我真的很想xxx,请让我xx吧,我愿意永远当你的xxx。”

第二种:“主人,我想要xxx,快给我,不然我可要闹了!”

嗯,当然“我什么都愿意做”是个乞求的万能公式,但是由于太万能了,通常也会显得很空洞,万一对方反手一个“那你把银行卡密码给我”就尴尬了,所以建议大家尽量写的具体。

总结一下,今天跟大家讲了bdsm中的“乞求”,和普通生活中的“求”不同,它并不是真的为了求什么事情,而是在求一种权力身份的性感化演绎。

对于这种演绎,想要让它的体验变得良好,就要尽可能通过话术去营造对话过程中的权力不对等感,以此带着彼此一起进入并享受羞辱和贬低的场景。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请求与许可并非真的代表partner中一方人格、权力的缺失,而是在双方沟通,自愿同意的基础上,在卧室里为了增加情趣的调情方法。

如果真的有人以此来pua你,以“乞求”来要挟你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请毫不犹豫地立刻远离。

比如我曾经遇到过一位男m的投稿,说自己找了一位dom,并且自愿戴上了贞操锁被管理,规则是每次乞求开锁都要给dom转账200 块钱。Dom自称并不是为了钱,而是通过这种方法来测试他是否虔诚。后来又逐步递增到800一次,直到把投稿者榨干了没钱了才罢休。

对此我的想法是,如果读者们家财万贯,200块钱掉在地上都不屑于捡起来,那么随便怎么去实践,你开心就好;但如果你依然在为了生计发愁,请远离这些看似很爽的快餐陷阱,认认真真地找一个互相包容、尊重、理解的partner。

欲望是应该被认真对待的,但绝对不应该建立在影响自己日常生活的结果之上。

– 完 –

BDSM中的“乞求”指南

参考资料:

[1] HypnoVictoria. (2019, November 7). Begging Advice: How to Beg. HypnoVictoria. Retrieved April 2, 2023, from https://hypnovictoria.com/index.php/2019/11/07/begging-advice-how-to-beg/

[2] Submissive Guide. (n.d.). How to Beg When Asked. Submissive Guide. Retrieved April 2, 2023, from https://submissiveguide.com/skills/articles/how-to-beg-when-asked

[3] Raven Shadowborne. (n.d.). The Art of Begging. Leather ‘N’ Roses. Retrieved April 2, 2023, from http://www.leathernroses.com/generalbdsm/ravenbegging.htm

赞(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BDSM中的“乞求”指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