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虽然我们总是强调安全、理智、同意的SSC原则,但在BDSM的实践中,理清权力交付的边界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不对等的权力关系常常会从play的范围里,延伸到play出现争议的时候,甚至是日常生活相处的各方面……

对于权力关系中的下位者M/sub,权力边界被侵犯的后果往往是对身体和精神的重伤害。

很多sub/M都面临过权力边界被冒犯的困扰,但可能因为讨好型人格、在生活经验中不擅长拒绝、被虚无缥缈的乖巧人设绑架、或者是因为沉浸在角色的退行心理状态中……等各方面原因,导致即使大道理都懂,却没能果断把拒绝说出口。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我们征集了,M/sub感觉到play当中的权力差侵犯了边界,却被权力差绑架着而没能拒绝的时刻,很多网友讲述了自己后悔当时没拒绝“人的不合理命令”的经历——

@匿名

男友主,虽然默认了我们会sex,但我是特别慢热+钝感的人,我真不想第一次见面就sex,我也和他提过。

酒店门一关,他就进入了dom的状态,非常强势,我全程都是懵的,觉得自己好渺小,却又有点迷恋此时的状态,就索性配合sex了。

事后脱离那种状态和情绪以后,就特别后悔,觉得对方根本不尊重我,现在已经是过去式啦。

@Joanna

跟一个新认识的S正在磨合期,我是sub,还是带有brat和猫属性的那种。

可能他是S,不是dom,光想着惩罚,却不注重惩罚的逻辑,真的很……钻牛角尖。

比如有次,聊得好好的,我说我到教室了,问他“回家了吗”(本意是想关心他到家没有)

他却气势汹汹反问我:“没看见前面的消息嘛?说了在回家的路上!”,让我领惩罚……当时真的很委屈,自己的好意被曲解了。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我再次表达了我的本意和我委屈的点,他说我是在顶嘴,说我不配委屈,还要给我两个惩罚……

本来这个聊天的话题就不是在play范畴里的,他却非得什么都是他是对的那一套,反正我真的委屈……

@匿名

我是sub,前任是dom,曾经有次和他在家里看电脑追剧,因为想喝水就想让他帮忙拿。

他不肯,我就开玩笑式的悄悄打扰他,捏捏他的手之类(很轻!)

他烦了直接把我摁床上开始dirty talk,真的很莫名其妙,但看他越来越上头,我反抗他还会觉得我在欲拒还迎,我被迫无奈和他开始play,还因为这件事被罚了……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电子小白猫猫

我是sub小狗属性,很抵触打耳光的玩法,之前也告诉过主人。

主人却说,那以后把打耳光作为惩罚。我心里隐隐约约不舒服,但没能果断强硬的拒绝。

主人属性偏S,喜欢打耳光和让我舔脚,可是我很反感这些play。

在一次do的时候,他来了一句:“主人奖励你一个耳光好不好?”当时脑子混混沌沌的,就点了点头,然后被打了耳光。

事后也没有得到任何安慰,因为他将打耳光称为奖励,而我其实是连作为惩罚都接受不了打耳光的,我很沮丧,有种信任崩塌的感觉。

后面也是一样,明明开始就说好了不喜欢做的,他却还是会一遍遍的刻意询问我愿不愿意这么做。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他这样显得好像很通情达理,其实是强行把选择的压力抛给我,因为我性格很容易让步,总是进退两难犹犹豫豫,但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本不应当面临这种选择的压力……

他还擅自往我嘴里吐过口水,现在想想真的很难过。

@悠悠

我的dom小我五岁,平时是阳光肌肉男的类型,也很帅,所以即使有什么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地方,有时候我也就那么忍了,但下面这件事是让我正式放下他的导火索——

第一次实践之前,我就给了他kinky list要和他交换。

我表明了自己不喜欢走后门也不喜欢被走后门,不喜欢脏的,总之不要和后门扯上关系。他也表示明白和理解,一开始也的确没有碰这方面。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但时间久了之后,有一次他突然让我舌忝……嗯。

我心理上是拒绝的,但我在他的威势和当时我被绑着而他的大屁股直接凑到我面前的情况下,不得不屈服了。

事后我说:“今天你让我舌忝后面,吓到我了,我们之前不是说过不沾后面吗??”

他说:“但你不是也说喜欢了吗?”(当时他都一边直接压我脸上了一边问我喜欢吗,我特么也不能摇头啊那种情景下……)并且那之后好几次TJ他也屡教不改。

其实怕脏还是其次(因为他的确有认真洗),我最忍不了的是……他撅着腚凑上来的时候真的好像我家母猫没绝育之前的样子……

他在我心中沉稳有力威严冷漠的形象瞬间崩塌了……只留一个摇着pp嗷嗷叫的小母猫……

(当然这点我没有跟他讲,毕竟他这样漠视我感受,已经不值得我为他费口舌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拉黑了……”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匿名

我的情况是:我是家里最大的孩子,父亲大男子主义,从小对我的教育都是,大的要无条件让着小的,如果我不愿意就会劈头盖脸挨骂……

所以我到现在也不是很擅长主动表达想法,比如坚定地表述我不喜欢什么或者我想要什么。

于是我和人相处时,总是倾向调整自己的喜好和想法来迎合对方,给自己徒增压力,导致每次想拒绝时都会犹豫,然后在各种情景下退让接受。

例如打钉这件事,我很喜欢打耳洞这种比较常规的,但我的dom认为我们已经确认关系很久且规划好了未来,所以和我提出了打个R钉。

本来我很担忧,毕竟是脆弱的部位,而且发炎之类的会很难处理,但我为了不让我的dom失望选择了同意,后来每次想起来只有慌张和害怕。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甚至为了缓解这个慌乱,我还开始给自己洗脑,包括看好看的钉,找漂亮的图片和案例,暗示自己——“我真的很喜欢R钉”。

现在已经打了,但我也分不清我的态度是真的喜欢、还是我的洗脑很成功……

总之,希望大家遇到了自己不接受的一定要敢于直言,不要像我,真的会给自己带来很多内耗。

@鹿娜

前任S经常怂恿我尝试走后门,每次我表明抵触态度,他都会说“尝试之后就会喜欢了,我们可以一点点来”,并摆出一种“很耐心、很为我考虑”的积极态度。

我嫌脏,他说可以帮我灌肠,我怕疼,他说可以用小号塞子先给我适应,又抛出一堆看起来很专业的道具和说法……我被他push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就答应试了。

结果就是,其实灌肠和小号塞子进入对我来说就是很难受,精神上也没什么刺激的,还弄得我全程很羞耻(特别不爽的那种羞耻)。

并且,他一门心思想玩这个,也不是为了我的快感考虑,而是觉得这样他就把我后庭的“处”拿下了,呵呵。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拿“尝试之后你就喜欢了”这种说辞来诱导真的很讨厌,我下意识被带入他的节奏,心态是:

 

我现在确实说服不了他我不喜欢走后门,等证明了尝试过也不喜欢,他就不能再push我了吧……就答应了尝试。

但其实我本该不用自证的,我就该坚定的表明:“我就是不想尝试,没理由,就是不!想!”,就这么简单。

下次再遇到觊觎我后面的,我就说,既然这么好,那你的后面也让我进进吧!他用啥理由劝我,我就全都反弹回去,大不了改玩4爱!

@匿名

讨好型人格+infj绿老登,脾气好且对不舒服的事情感知能力低,很容易遇见一些NPD(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主。

在缺爱+怕对方生气+照顾他人情绪的多重buff中,开始慢慢模糊了底线。

刚开始实践遇到过一个NPD的主,对圈子一无所知,所有圈子科普都是我讲给他的。

他对我提出了一些很越界的任务,比如刮毛。而我对刀片接触皮肤有强烈恐惧,连刮腋毛都很怕。

他要求我刮好了给他发照片,我再三强调很怕刮毛刀,他一直说“没事一点都不疼”、“和我刮胡子一样”,在对方好说歹说之下我很害怕地刮了……(刮毛刀都是我自己买的)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后来对方提出的任务越来越过分(再说就会被禁的那种),就决定掰掉了。

兜兜转转遇到了现在的爹地,他一直鼓励我做自己,现在我可以坚定地拒绝自己不接受的项目了。

想对自认为“不擅长拒绝”的M说,对抗惯性或许并不容易,柔软的性格要长出棱角或许也要一个过程,但首先第一步是要正视自己面临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做这期征集的契机。

这样如果你有类似的困扰,当你看过这些故事以后,下次再遇到有毒的关系,即使做不到立刻像爽文一样应对,但至少能消解掉那种迷茫慌张的被动感。

然后明白:“我和那些网友当时的心路历程好像,原来我遇到的是这种情形啊,原来对方用的是这种无耻套路啊……”整理好情绪,才更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最后分享,这次征集中一位匿名网友说的:

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太在乎了,而这种在乎被人察觉到了,人性就是这样,每个人本能中都是想更放肆些更舒服些的,道德高尚的人并没有那么多。

而自己的反思内省也是要有契机才推动的,更不要说在权力差的扮演下容易造成的迷失了,所以自己的这种在乎,被对方有意无意之间利用了。

其实就是,有时候可能是因为太在意这个人,有时候又是太在意自己要是一个完美的sub人设,太在意被人认可,想要被爱,太在意自己过去的投入和付出,太在意要乖巧要遵守规则……

却没质疑规则到底值不值得遵守,没质疑过到底什么才是合理的规则。因为对这些的在意过多,甚至超过了对自己的关心,忘记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才会被人拿捏,被人侵犯边界。

在圈内经历了一些碰壁之后,我真正切身的明白了什么叫爱自己。

有的人想要拿捏别人是刻在人性里的本能,当我意识到何为真正的爱自己之后,就不再怕被人拿捏了,因为从今以后,我最在意的第一件事必须是我自己。

 

 

-完-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主人的命令,我后悔当时没拒绝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