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感官剥夺,是指隔绝来自一种或几种感官通道(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的刺激。在sex中,对于视觉和听觉的剥夺,可以让触觉变得更敏感,从而带来更新鲜更刺激的体验,在我们通常的认知里是一项容易操作又容易营造氛围感的play

 

而对于今天这位情况有些不一样的投稿者来说,感官剥夺不只是play,而是能让自己感到轻松和解脱的“刚需”。

 

投稿者:翻转薄荷,女,阿斯伯格综合征与ADHD(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确诊患者,由于病情休学从而比同龄人晚了几级,已成年

#1

前两天,我和妈妈去看了新上映的《沙丘2》。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沙丘2》电影海报

或许是整体色调昏黄偏暗的“催眠效果”,又或许是没有第一部剧情铺垫,我妈看得差点睡着。而没人知道的是,坐在一旁的我,却瘫在椅子上苦苦抑制着内心的沸腾……

影厅里,周遭一片黑暗的沉浸气氛,让我感到莫名的安心、沉醉,又充满力量。

汉斯季默配乐特有的声波效果,经过影厅的音响放大,震得我整个人活血化瘀,颅内酥麻。

而当画面之中一队巨型飞行器扇动翅膀从天空飞过时,高频的机械震动声与发动机的轰鸣声,让我的快感飙升到了巅峰,兴奋得浑身发热、汗水把背后都湿透了……

没错,我有一个深埋心底的奇怪XP,就是“发动机的轰鸣声”,比如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能让我当场兴奋到水漫金山。

上月春节陪爸妈去看电影,看《飞驰人生2》拉力赛那一段,此起彼伏的汽车发动机轰鸣声,让我在影院里腿软得走不动路。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2

早在幼儿园时期,我就意识到我的感官(主要是听觉和视觉),比一般人都要敏感。

比如说我的听觉,小时候住楼房,晚上睡觉,我甚至可以听到对面楼的住户开门、洗碗的声音……感觉很吵,但每次问和我一个房间的表妹,她就说她啥也听不到。

很多非常细微的声音,在我耳朵里会放大数倍,有些声音对别人来说微不足道,但对我来说足以扰乱我的正常思绪。

感官过度敏感,对我来说并非有用的天赋,反而给我造成了严重困扰。

你能想象,每时每刻脑内都被感官接收的巨量信息涌入,强行占满你的大脑处理器,并且自己根本无法控制它的混乱感吗?

多年之后,医生给我诊断了阿斯伯格综合征和ADHD(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我才清楚之前各种困扰的原因所在。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投稿者的诊断书截图

给不了解阿斯伯格综合征的朋友简单了解一下,它是一种孤独症谱系障碍(ASD)或广泛性发育障碍(PDD)。

最主要的症状表现有:社会交往和沟通能力低下、刻板重复的动作和行为、兴趣狭窄,还可能伴有运动技能低下,动作较笨拙、注意力缺陷等表现。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来自百度百科

而我感官过度敏感的“感官超载”问题,也是阿斯伯格综合征的一个“通病”。

感官超载,简单来说就是——大脑接收到的感官信息超过了它能有效处理和应对的能力范围,通常发生在各项感官(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持续不断地受到强烈刺激时,令个体感到不适。

感官超载多见于特殊群体,例如孤独症谱系障碍(ASD)患者,但我们任何人都有可能在特定情况下经历感官超载,症状主要包括:

焦虑或恐慌感、注意力难以集中、思维混乱或停滞、头痛、恶心或眩晕、情绪波动、需要逃避刺激源、社交退缩或寻求独处等等。

除了前面提到的听觉,我还有视觉方面的感官超载。比方说我受不了刺激的光线,太阳光、以及教室里的白色灯管,尤其是白光,稍强一点就会让我感觉要被它吞噬了。

以前我需要戴遮光眼镜缓解,但因为造型看起来过于另类,班主任差点把我撵出教室,现在我勉强可以和这种不适相处了。

有的病友甚至不敢与人对视,因为对ta来说,仅仅对视已经是很强烈的视觉刺激。

也有的人是嗅觉方面的过度敏感,例如这位网友的自述。可以闻到常人注意不到的特殊气味,并给自己造成不适,很多嗅觉超敏严重的人日常都需要戴着口罩。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来自豆瓣小组“从阿斯伯格到孤独症谱系”

#3

因为感官超敏,我特别喜欢感官剥夺,感觉很舒服,给我带来暂时的解脱。

为了减少外界带来的感官刺激,防噪音耳罩和偏光眼镜是我维持正常生活的刚需。

我日常出门,都会戴上偏光眼镜,每天晚上需要戴防噪音耳罩才能入睡,隔绝掉被动入耳的细碎噪音,世界才能静下来。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防噪音耳罩示意图

为此,我的枕头也只能使用特殊的耳罩枕头,中间有孔洞,方便我戴着臃肿的耳罩也能侧睡,不压到脸。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耳罩枕头示意图

自己独处的时候还好办,在公共场合尤其是学校里就很头疼了,毕竟我不可能随时戴着隔音耳罩上课……

身边的同学都在专心上课,而我却被困在了繁杂的噪音里,胡思乱想、焦躁难耐。

老师上课拍桌子的声音,同学们的呼吸声,在我耳朵里都无限清晰,有一种时空在我周遭静止了的感觉。

这种想逃离刺激而不得的情况下,我就开始恋痛,于是乎m属性大爆发,杏玉的开关也朝奇怪的方向打开了……

痛苦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像是镇定剂,可以让我平静。

感官超敏会让我感觉自己仿佛没有真正的活在这个世界,由于感受太丰富,总是在被动接收巨量的感受,这使我反而感受不到自我的存在。

我感觉自己正在隔着身体感受一切,有一层屏障,像是灵魂被身体束缚住了的感觉……只有痛苦,才能让我暂时打碎这个屏障。

我的脑子就像是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失控的汽车,每时每刻都在高速飞驰,呼啸的风声让我几欲呕吐,耳边闪过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停下来吧,快停下来,我快被折磨疯了……只有痛苦,才能给这辆失控的汽车减速。

我藏在桌子下方的手不由得用力掐住自己的皮肤,甚至用订书针,有时我还会借口上厕所暂时逃离教室,试图用清晰的痛苦,平息我脑子里混乱的风暴……

#4

可能由于阿斯伯格综合征,让我感觉和他人社交是件很吃力的事,我的脑回路仿佛和大部分正常发育的人不一样——

比如幼儿园里老师讲笑话,大家都笑了,只有我get不到。在学校里,无法融入但又必须融入,我为了融入他们,学习他们的说话方式,结果适得其反……闹出了许多尴尬的笑话。

我常常分不清别人的一句反馈是夸我还是骂我,分不清对方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无法很好地察觉他人对我的态度。

社交总是带来负反馈,使我脑子里不停自我攻击,ADHD又不停的联想,就特别累,感到身心俱疲。

于是我意识到,理解和模仿身边的正常人是一件复杂的事,而模仿小狗狗小猫猫却要简单得多,这可能是我为何这么喜欢扮演狗的原因。

现在我对亲密的人表达喜欢时,就会习惯模仿小动物那样,用脸去蹭ta~

当我被捆绑下跪成为“小狗”,心理退行的时候,我会用“极致的自由”来形容那种感觉,感觉自己真正的在那一刻活在了这个真实的世界。

如果说生命中注定存在无法逃避的孤独和面对不幸的无能为力,那么放弃自己的自由,将它交付给一个能任由自己投射服从心理的对象,或许才是获得“自由”的路。

三年前,我开始接触BDSM圈。那时我和很多小白一样,在各种小软件上碰运气尝试认识小伙伴,但遇到的人都一言难尽……

我遇到过好几次如下的情况:

我认识了一个男生,线上聊天,我告诉他:“我是小白,还不太会玩”……他便开始向我讲他对BDSM的理解。

于是,我也讲了我对BDSM的理解。我说,我第一次看有关SM的描写,是耶利内克笔下的艾丽卡(小说是《钢琴教师》,有同名的电影,伊莎贝尔·于佩尔主演,不过我最开始看的是小说)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钢琴教师》电影海报

我感觉自己就像艾丽卡那样,极度孤僻,极度杏压抑。

剧情中的艾丽卡偷窥、嗅闻沾了男性体液的卫生纸、用刀片割自己的私处……而我其实也不止一次幻想过这样的剧情。

我说,我感受到了痛苦带来的自由,通过艾丽卡,我仿佛看到了自己。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来自电影《钢琴教师》

而他对我说的这些不屑一顾,又自顾自的发表起他的那些一套套说辞,总之他给我的感觉就只是迫切地想要sex。

我找partner,主要就是想玩一些感官剥夺、语言羞辱方面的游戏。我不排斥sex的发生,但接受不了和不尊重自己的人sex。

在多次圈内社交受挫之后,我只好寄希望于自己身上,现在我学会了自己跟自己play,自给自足——

除了每天刚需的视觉、听觉的感官剥夺之外,平时在自己的房间里,我还会罚自己下跪,有时候下跪把自己幻想成一只小狗狗,就很解压,尤其是面对学习任务的时候。

有时我还会自行想象出一个daddy的角色出来,让这个完全按照我理想标准而设定的“daddy”,和“小狗狗”的角色进行互动。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我的触觉也比较敏感(只是相对于视觉、听觉的程度来说正常一些),在我焦虑的时候,我便喜欢被密度大且重的布料紧紧裹住、压住身体的感觉。

当布料与我的身体进行了均匀有力的接触刺激,且这种刺激是可控的,就会让我敏感的触觉逐渐适应刺激,焦虑的情绪得以安抚。

我一般用的是重力毯,其实就是一种密度更大、更重的被子。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重力毯示意图

#5

由于听觉超敏,日常情境下的许多细微声响,在我的主观感受里,都可能是失控的噪声。

而只有发动机的声音,和其他声音都不一样,它不仅能让我兴奋、而且甚至还和杏冲动的开关挂上了钩……

也许,就像很多xp的产生都是很玄学的原因,无法简单解释,不过我还是试图追溯了一下发动机的轰鸣声对于我的特殊意义——

我妈妈说,我幼儿园的时候只要一听到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就会兴奋得尖叫、手舞足蹈。

也许对于幼年的我,发动机的轰鸣声意味着逃离和自由、还有希望。

关于逃离和自由——

小时候我总是幻想着有宇宙飞船,能带我逃离这个嘈杂的世界,感觉身边的人都是我无法理解的怪物……

自己生活在地球,但地球不是我的母星。

关于希望——

主要是因为小时候不怎么见得到爸爸,我爸爸是创业的,平日里很忙,见到爸爸就成了当时我十分向往和期待的事。

久而久之,车子发动机的轰鸣声,就和见到爸爸的兴奋情绪联系了起来。

随着当时家庭经济条件慢慢变好,他的车也在慢慢地换。

新车更利落更流畅的发动机轰鸣声,在幼年的我眼中,意味着爸爸的事业越来越棒,也意味着希望……

 

-完-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感官剥夺的时候,我才能暂时解脱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