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第一次为她带项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从来不觉得会天长地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至今一直都很开心。

字母圈第一次为她带项圈

我猜他察觉到我明明在人前侵略气盛,独处时却有些过分拘谨,总是会先调皮的凑过来蹭我的颈边耳际,已经从先前无奈习惯成接受,有时还是会假装不喜欢,我不想让他太得意,就算他懂得我这些心思。

耳边的呼吸很痒,不仅仅痒在皮肤上让我累得缩成一团,只能静静的看他也在身旁躺下。

我可以只是动也不动,就这样在他身边度过几个小时,但相处的时间总是倏忽即逝,滑过得极为短暂如浮光掠影。

维持侧躺的姿势,不安份的把脚伸进他上衣底下,脚趾轻轻触碰肚子,又到胸前搓揉踩踏,换来他轻皱的眉头和迷乱的哼声,手也像在求助或抵抗一样想抓住什么。接着牵起他的手放在我脸上,再故意踩一下腰侧的弱点,看着他痒到弓起身体,手也缩了回去。

但是我会把他抓回来,一边说着看我好不好,可以不要放手吗等等做作的话语,我喜欢这种恶劣欺负人的撒娇。然后他会又为难又脆弱的点头说好,再次将双手伸向我。

他所有因我触碰产生的反应都让我快乐得难掩笑容,只有我能这样为难他。

我开心的扑倒他,把人抱得好紧好紧,又去撩弄那些特别敏感的位置,不时肯咬耳朵、脖子或是手臂,想要在他身上留下更多痕迹。他眯着眼睛,看不清视线的位置,我抓着他的手到脸边蹭着,要他看我。

其实有点讨厌玩乐时的一些肮脏话,但情到深处时总会不小心脱口而出。我趴在他背上,指尖继续要他发出呻吟,一边问他是不是我的玩具,这个样子可不可以只让我看到。

好喜欢这付沉溺在我的过分里的模样。

我喜欢偷偷见面的感觉,享受得不到一个人时的痛苦,却又短暂拥有的反差,好像那时候的快乐才是真实的,而且莫名的有在世界尽头只剩两人的凄凉。

我们的相处开端最初是种微小恶意,不过在恶意的尾声,居然也能感受到一种幽怨哀戚的美感和带着抑郁的平静。

人和人相遇的顺序很重要。他总是说我太晚出现,我一方面也想着终于遇见他了,却同时觉得我们太早认识,他好得我常担心不知道我们能相处多久。

严格上来说,我从未真正拥有过他,却已经无数次害怕失去他。

他说话的时候像场令人疯狂的电影。

不必刻意迎合讨好,本身已经是让人喜欢的存在,在很多社交场合,异性对他的好意都足够清楚明白,我鲜少吃味,我喜欢他知道自己受人喜欢却仍然属于我,是我的,也只会是我的。这是我们无须言说的游戏。

同时希望也不希望他人察觉我们的关系,共享秘密兴奋得让人颤抖,但总得有人知道你是我的东西。

着迷于把人折腾过之后赖在腿上窝着,不用爱面子,可以撒娇,可以脆弱,可以掀开彼此伤口下的嶙峋瘦骨。

他是飘泊海上的受伤灵魂,我感受到那些内心的缺口,而我想为此填补空白,也想打开自己的裂缝。他比划着脖子,说想把颈部的位置留给我时,眼泪是我最诚实的响应。

我们不需要泊地,只要浪船能在暴风雨和潮汐中保持清醒。

第一次为他戴上项圈,感觉嘴角跟我们初次实践时一样紧张。顺手收短牵绳领着他的脖子,一只脚踩到他的胸口跟动脉上施力,让他感受我的存在,时而沿着脸庞爬上脸颊。

他轻轻捧起我的脚亲吻,细碎的吻落在脚背上的感觉很奇妙,仅仅是皮肤相碰,唇间的触感和鼻息的热度却是爬进心里的痒。

我靠在床头,轻锁眉头斜着身体看他。从浅尝辄止的拂过变成纠缠不清的舔舐,舌尖自脚跟滑到脚尖,含住脚趾时,他的视线由下望着我,像是不想错过我的表情,我晕得眯起眼睛,也想把他的眼神留存在记忆里。

曾经认为他像野生动物一样无以掌握,飘忽且不留下证据的接近已经是犯规。然而好事都是无意中偶然发生,我只是隔岸观火,觉得火很漂亮,忘了离开而已。

我答不出泪水是什么情绪,为情绪命名是件难事,喜悦、悲伤、感动、怅然都不能单独承担其重。

若要用一句话形容,我会说,那是如愿以偿。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第一次为她带项圈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