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无论多独立,我想我还是有被管教的渴望在

独立太久的我,真的想被管教
五一放假在家,闲来无聊的在推荐页刷到了辣酱的公众号,这篇内容自立的我,也想被狠狠的训一顿让我狠狠的刷出了共鸣。
无论多独立,我想我还是有被管教的渴望在
不知道多久没有想过被管教了,于是在一个失眠的晚上,我的思绪涌上心头
我从小都是被逼着长大的,被逼着独立面对一切问题,无论是学习上的困难,还是生活当中的琐事。
从小到大,我的“不需要被管”已经成为了我父母向外炫耀的资本,东亚的父母很喜欢将听话作为孩子的价值体现,我父母是集大成者。
所以我很拧巴一件事:我总是在“好想找个人管教我”和“不行我得靠自己做决定”中痛苦挣扎。
(二)
我渴望被管教,因为我渴望被重视。由于听话,小时候我爸妈总是会给出我一个具体的要求,比如“数学咱们要考到90分”,于是我就会拼命的去够到这个条件。
我的确在学习上有一些天赋,所以他们无论给出多么困难的要求我都能做到,以至于他们对我十分放心,从不去教我怎么做,而是撂下标准,然后告诉我:“我们家宝贝能做到的,爸爸妈妈相信你”
我很想得到一些帮助,但是他们从不会管教我,我只好分裂出了一个管教者的角色管教我自己。
所以我看上去很坚强,但是内心深处我从没有独立过,甚至不想——因为这个小女孩没有经历过循循善诱,只是在逼迫自己去强大,保护自己在充满竞争的社会里野蛮生长。

无论多独立,我想我还是有被管教的渴望在

(三)
诚然我解决问题的能力不差,但是想被管教的想法不会因能力提升而减少,甚至随着我年龄增长愈演愈烈。
即使我不断劝说自己:你甚至是被人叫阿姨的年龄了,不要去想小女生的事情了,我依然无法摆脱这样的渴望。
我的内心越排斥管教,我对打破这样的心墙就有更强的欲望,我渴望遇到一个情绪稳定的leader,去引导我。
他不需要去告诉我一件事情该怎么做,这不是我需要的,我需要的是他能在我想做的时候给我肯定这会让我动力更足,在不能做的时候及时制止我,有时候我会持续伤害自己而无法停止。
总是有人告诉我“被管教是为了得到一个什么好的结果”,但是恰恰相反,我的观点中恰恰是“管教是一个过程”,当一个人不断逼迫自己成长的过程中,被一个强大力量引导着,是一个安心的过程。
过于自立的我往往会忽略过程中的感受,拼命用一个个结果去证明自己,但是这些结果不能缓解我内心对管教的渴望,反而加重了这样的渴望。
看到了辣酱的文章,我也终于鼓起勇气写下这段文字:我想被管教,我想在独立的过程中,让我有“被引导”的安全感。
(狸老师说)
我经常和很多崽崽说:大多数人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做事才去寻求管教,而是缺乏动力才寻求管教。
管教并不是交给你什么大道理,更不是对你进行“毫无人性”的督促,而是一个持续给你动力。
就像文中女孩提到的渴望有个leader引导她,并非需要这个leader能教她多少的知识。
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其实缺的并非知识,而是去习得知识的动力,而好的管教恰恰就是给你动力的过程。这在我看来是管教最有价值也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无论多独立,我想我还是有被管教的渴望在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无论多独立,我想我还是有被管教的渴望在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