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谢谢你的惩罚给了我的勇气

想被训一顿”

我懂了,从小到大,我就不被允许过拥有勇气。” 这是小清说的那么多话当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

出生在山东的一个传统的家庭,父母很爱她,对她的要求很简单——做一个听话的女孩

因此,父母的爱无形中创造了“温柔的”压力,“我们花这么多钱供你读书,你一定要听话啊” 这是父母最爱说的一句话

如今小清现在面临着两个选择:去北京工作还是留在山东老家考公。她心里其实有答案但却无法做出选择

小清告诉我 期望可以在训诫后,拥有更多的勇气

“我真的没有勇气”

当小清告诉我她想被训的时候,我就已经很清楚该怎么做了。对于被溺爱长大的她而言,从不缺乏学习能力,但是家庭对她长期的规训培养了优柔寡断的性格

小清想去北京工作,因为工资高,可以一定程度上远离家庭;但是每当爸妈电话打来“妮儿呀,你回来工作吧,这样我们还能帮到你,你一个人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我们怪担心的”

她就犹豫了。因为父母说的,也的确有道理

“是不是几乎没有人认可你去北京工作,都在劝你回家?” 我问小清

“你怎么知道,是这样的,我总觉得我如果选择去北京,我就做错了” 小清略带差异的回答我

我当然知道,曾经和朋友聊天,我们都认为:一个女孩在成长过程中得到的肯定远少于否定,一个男孩可能会被告知你要去闯一闯,而女孩则更多的被教育听话与稳定

被宠大的女孩缺乏勇气往往并不是没有能力,而是缺乏肯定

“那既然外界不肯给你,那就让我来吧”

“跪好了,我现在必须要跟你说点话了” 小清跟我说如果我要严肃的训她,那就用跪作为开始的信号。

我并没有告诉小清你一定要自信,20多年的否定早已让她不肯相信自己,但是至少我可以做一盏微弱的灯点亮她

“你是可以的,你能从农学跨考计算机这件事情本身,就足以证明你的能力,单就这一点我不管别人说什么回去工作更稳定,你是有能力在北京生存下来的”

我的言语也有点激动,安静后,我能听到电话那头的沉默与小声抽泣

过了几秒,小清带着哭腔回复了我 “听完你说的我才知道,原来从小到大,我都不曾被允许过拥有勇气”

现在我允许你有了,你必须要有听到了吗?” 如果是平常我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太过于爹味油腻,但是对小清而言,她此刻渴望听到 

小清的感受

阿狸没有说很多,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讲,但是每次我讲完他总能坚定的给我认可,告诉我可以,以及为什么可以,我很久没有得到这样强有力的认可

我是一个慕强的人,很早就关注到了辣酱,在听了两次阿狸的直播后,我就认定,他是那个能让我听训的人,能带给我勇气的人

不过我要纠正一下,我没有哭,哼,brat事后绝不承认问题!

然后呢,阿狸说他不能改变我什么,只能告诉我他会坚定的支持我,我想说,不是的,有改变我,至少去北京还是回家,我已经敢做出选择了

我想这就是我渴望的训诫吧,被给予我不曾拥有的勇气!

谢谢你的惩罚给了我的勇气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谢谢你的惩罚给了我的勇气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