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我好像,把实习组长拐进字母圈了?

职场里的关系虽很让人上头,但也要格外当心霸凌和不公正待遇;职场需谨慎,行为规范需要遵照职业道德和企业规章制度。

我好像,把实习组长拐进字母圈了?

四川字母圈重庆字母圈

01

8月31日是夏天的尾巴,鸣蝉封腔,树梢微黄,我第一次为了生计离家,独身来到陌生的上海。

第一天实习入职是繁琐的,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调动全身的记忆因子,尽快记住那一间间看起来差不多的办公室、新面孔、新名字。

来到我的工位时,他起身低头对我笑,说是我之后实习的组长。

一米八几的个子、纤瘦但挺拔,白皙,干净,对后辈和善。

寸寸毫毫,都将我的审美点攻略得焦火遍野,寸草不生。

02

入职前五周的时间里,我和他因为工作原因接触最多,也渐渐彼此熟络。他谈起项目时一丝不苟,标准颇高,我站在他桌前对接工作时,甚至会紧张地手心冒汗;

但在工作以外,他又会像邻家大哥哥般,带我探店、骑单车、走街串巷地追夕阳,他宽慰像慌张小猫的我,说着自己年底就要去另一个城市的分部,以后担子就要交给我啦,要早点成长为大树啊。

有一次夜晚团建,过马路时,霓虹闪烁的红灯把落后的我们分隔在人潮之外,嘈杂的声音和川流不息的光影簌簌向前,直至周围一片静谧,我躲在黑夜的怀抱里,偷偷看他,看他好看的眉眼和蓬松的头发。一瞬间,我的心在上海拥堵的马路里,为他亮起了绿灯。

在这城市里孑然一身的人,孤独感如同沉在汪洋大海的正中心。而今面前出现了一根绳子,我紧紧地拽住,越来越止不住离经叛道的欲望——我想接近他。

我自知迷恋十分里总要带上九分的疼痛欢愉,这单纯的暗恋也就有了幽暗情色的另一面。

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罪恶,尤其是白昼中我换上乖乖实习生的外衣出门,安静地埋头做事、保持分寸;

而一回到家里,心中便满是今天在办公室里不经意间的肢体接触,一个眼神,一次摩擦,就算是秋日里一次小静电,都能在我的心里掀起一场雷暴。

嘴上恭敬地叫着组长,心里的另一个自己却已不着寸缕,我为自己感到羞愧、不齿,更为白天黑夜的心理转换,感到人生中从未有过的撕扯与分裂。

03

日复一日,我恨不得将自己拉进地狱的油锅里炸上一番,以求摆脱。

越来越难以忍受的情绪折磨让我在一天晚上,终于佯装喝醉,拨通了他的电话。

说来可笑,工作时他曾叮嘱我,想要和人交谈争取机会,最好打个草稿做最充足的准备,于是我竟迷迷糊糊地真写了个稿子,用1、2、3点罗列和我在一起的好处,一场表白变成了磕磕巴巴的演讲,最后逗得他直笑,羞得我脸红到了耳尖。

笑完他问我:“那过了12月,可就要异地了?”

我说,你喜欢《爱在黎明破晓前》,怎会不知那种飞蛾扑火的情感。

主角的爱情,哪怕只有一天,哪怕第二天清晨就要回到巴黎。

我也不忍满心欢喜的人,只是生命中的匆匆过客、沉寂路人。

我不希望热烈的喜欢被距离蹉跎成厚厚的积灰,所以我要和你在冬日里分别,然后在下一个黎明破晓时,我想你会永远在我心里。

这段爱情限定插曲,在他犹豫数日后,终于还是在留声机上悠悠地转了起来。我欣喜若狂。

虽然这一份双方审阅无误后签字画押的合同,但我愿意滑动圣诞日里的最后一把火柴,点燃它,然后在橱窗上映出我向往爱情的模样。

我要把他拐进圈,在不剩100天的相处里。

04

在他前往我住处的第二晚,我在微信上问他,可以怎么称呼你?

他说,哥哥。

我说,可以称呼爸爸吗?

他愣住了。

我微微喘息着伏在他没有一块赘肉的腰腹时,终于有些不好意思地张口,爸爸,你其实也可以叫我小狗。

他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你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吗?

他关心起我的童年,担忧是不是有异性长辈行为不轨,才留下这“奇怪”的心理状况。

我笑了笑,贪婪地吸吮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轻声回:“没什么特殊的,我只是为了服务您而生的小女孩。”

他释然。

于是从那天起,我的生活彻底分成了两半。

白天我与他平视,在跟着他身后乖乖地工作、请教的过程中,也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有时也一副翅膀长硬的样子,在存在分歧时昂着脖子和他舌战一番;

晚上我仰视着他,解释从安全词,到这个字母加那个数字的含义。而他也非常上道,会给我拿一个垫子,让我跪着靠在他的腿上,再揉揉我的头,用好听的声音夸一句“good girl”。

白日里,我总是避嫌似的移开目光、眼神躲闪;

夜晚闲谈至此,会被他掐着脖子突然凑近,允许我贪婪地凝望,直勾勾的四目相对,像是白日的补偿。

开会时,我喜欢在他后排落座,这样就能不加避讳地,用眼神描绘他衣服上的褶皱、耳边的碎发、眼睫毛投下的阴影。

而这番逾越也在夜晚时,得到了被主人按着头舔舐的惩罚,我惶恐地奉上湿漉漉的柔软,一心一意服务,而他居高临下看我狼狈的样子,笑称“恩赐”。

一来一回,原本“不将工作带入生活”的约定也在甜蜜的空气里被渐渐遗忘,白日里我以为他会忽视的小错误,都化为夜晚的质问和皮带的亲吻,有时候并排躺着、十指相扣,我一边玩弄他骨感修长的指节,一边和他聊着白天工作的想法,而他也教我一些工作以外的知识,相处、亲疏、以及如何爱人。

05或许永恒终归平庸,短暂才是神圣。

那段时间,我们在凌晨语音、视频,他给我了一个新名字“小布”,温柔呢喃,而这两个字也成为了我思念长河里唯一的靠岸。

明明一开始说秋冬限定、此后不联系的是自己,总表现的冷静自持是自己,到头来最难忍思念的还是自己。

几周后他回来,带给了我不小惊喜。

他说自己偷偷补了许多这方面的功课,然后狡黠地笑笑,一个个掏出道具,状态也带着不容拒绝的压制,我惊讶,原本连游泳都不会的人,竟然都会潜泳了。

自此,他愈发像一名成熟的驯马师,手中无鞭,也将我的头颅、腰肢、双手和感情,牢牢地驾驭在身下。我仿佛活在一个“同事是我的Dom”一样的魔幻世界里,上班时合作工作任务,下班后安排“另一种”工作任务,甚至在我顺从跪好努力吞吐时,还要被命令着捧起手机,和公司群里他互动。

夜晚的工作群里面,我们的消息交叉在一起,与此同时的床上,四条腿也紧紧相缠,他夸着我合作默契,也凑在耳边坏坏地逗我:“你猜,他们知道正在对接工作的小实习生,是如此XX的样子么。”

我吐吐舌头,打两份工的苦,谁懂。

ending

然工作圈子模糊界限的生活,让我时而在密切的接触下情绪不稳,时而因为想到未来的分别而悲伤难抑。

在他携着寒冷风雪来到我家门前时,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能被一个粗糙的拥抱所安抚,所有的恐慌不安都能在我伏在他膝下时烟消云散。

最害怕的日子还是到了,我在曾有他温度的房间里,哭得伤心。

想了很久,不知道送什么离别礼物。

以同事的身份太浅,以爱人的身份太重,所以还是以“小布”,这个你送给我的名字,还你这段文字。

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故君子事来心始现,事去心随空。

愿你在众人的掌声里,走向属于你的荣光。

公众号:蜜汁兔叽

•完•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我好像,把实习组长拐进字母圈了?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