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好SM”与“坏SM”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_
_

话说在中世纪的时候,曾经有个意大利的天主教传教士旅行到了一个印第安部落。

传教士嘛,工作就是要一边走一边散布自己的教义,所以旅行到了一个印第安部落也很合理。

但让他觉得不合理的是,他发现当地人们啪啪啪的姿势竟然普遍是后入式的。

当地的老酋长给他解释,因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他们部落呀,男性差不多14岁,女性15岁就要结婚了,由于身高的差异,这个后入的姿势就显得比较方便,也比较舒适,啊你懂得。

这个传教士一听,大惊失色,卧槽!你们居然把啪啪啪这事和方便还有舒适联系在一起?你可知道亚当和夏娃作为人类的祖先,就是犯了偷尝禁果的大罪,作为惩罚,所有人类后代的性都是在以繁衍后代的方式赎罪,你怎么能把赎罪的事情和舒适扯上边呢?

老酋长一脸懵逼,亚当和夏娃?谁家媳妇儿呀?完全不认识。我们的祖先不是猩猩么?

传教士一拍桌子,义正言辞地说,正统的啪啪啪姿势只有一种,就是男上女下,这姿势一方面彰显男性的统治地位,一方面这个姿势可以利用重力让精子尽快到达子宫,完成受孕的过程,缩短赎罪的时间,你们这些邪魔歪道,幸亏让我及时发现,啊,我一定是上帝派来拯救你们的天使,你们快改邪归正吧。

老酋长和部落的各位弟兄们一起研究了下这种老掉牙的姿势,觉得可以是可以,但是硬要我们用这个就不太符合他们的部情了,你算老几呀?最终他们决定坚定不移走出一条符合族情的印第安特色啪啪啪姿势道路,把传教士赶出了部落。

传教士一路鬼哭狼嚎丢盔弃甲地回了教廷,跟当时的意大利教皇反馈了这个问题,强调了这种行为对神权的亵渎,认为神权的威严受到了侵犯,认为“文明的性”受到了“野性”的迫害。

_
_

这个传教士名叫托马斯·阿奎纳斯(Thomas Aquinas),男上女下的体位后世被统称为“传教士位”就跟他脱不了干系。在他的建议下,天主教皇对其教徒颁布了严律:

首先,新增了一条罪名,叫“危害自然罪”,信徒夫妻之间的啪啪啪,必须以男上女下的体位进行,这样才尊重神嘛,除此之外都叫“不自然的性”,违法;

其次,圣诞节的前20天,复活节的前40天禁止性交,因为那时的天主教认为刚啪啪啪完的女性血液有毒,在这些禁忌日啪啪啪也是对神明的亵渎,大大滴违法;

最后,最严重的,口%交、肛##、同性恋,被视为对神旨嘲讽中的嘲讽,简直约等于在上帝的坟头蹦迪,直接火刑不商量。

字母圈“好SM”与“坏SM”

用于宣传“传教士位”的石板

而今听这个故事我们更多会觉得好笑,但11世纪~13世纪,这套规则竟然存续了200年有余。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呢?它对人类的影响是什么呢?

它的影响是,人类历史上首次出现了“好性”和“坏性”的分别。这里所谓的好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坏,而是既得利益者权力角逐下的产物,在当时的坏境下,天主教盛行,教皇权力大,所以他规定的性就是好性,他也借“规定好性”这一行为来巩固自己无孔不入的权威地位,而如果当时酋长权力够大,可能“后入式”就成了好性了。

所谓“性的本质其实是权力”,就是这个道理。

_
_

那么现在是否依旧存在“好性”和“坏性”的区别呢?

答案是依旧如此,且更加细致,从性的身份,性的倾向到性的实践,通通被分出了“好性”和“坏性”。

根据盖尔·鲁宾(Gayle S. Rubin)的《性阶层》理论,异性的,婚内的,香草的,爱情的,年龄接近的性被视为“好性”,同性的,婚外的,变态的,跨龄的性被视为“坏性”,你去实践好性,就是正当的,被鼓励的,能取得资源的,反之,则会承受无穷无尽的压力。这就是性与政治,性与权力间的运作方式。

我讲这些并不是想说人类的性不需要发展和改变,而是希望大家记得,每一次的规范和定义,都会有人因此受苦,因此变得弱势,因此受到压迫,我希望大家记得他们。

也许上面那个意大利的故事已经离我们太遥远了,所以我想换个更近的版本再讲一遍。

_
_

过年前我回老家的那天,我坐在高铁上,突然我的手机就开始不停地震动。

我一看,原来是有一个人在我的每一篇公众号下面都疯狂留同样的言:

“你作为一个绳师,能不能写绳师相关的东西。看看你写的文章,都在写bdsm,绳艺是美的是艺术的,能不能不要和bdsm那种低俗的东西同流合污。我在此郑重恳求,别再写bdsm,它们与你无关,请你好好去写绳缚艺术。”

 

你看,不知不觉间,bdsm也分出“好”与“坏”来了,甚至“绳缚”要单独跳出来划清界限了,殊不知,绳缚正是bdsm中b的缩写“bondage”啊。

台湾教授小林绳雾在《主流化如何改變了日本繩縛?一個關於串連政治的提醒》一文中谈及bdsm社群的现状时说道:

大約自 2010 年代起,SM 酒吧的經濟模式漸漸有了轉變。在這之前的幾年,繩縛逐漸成了全球 SM 人熱衷的實踐,許多日本繩師也成了國際明星。「繩縛旅遊」開始成為常事:知名繩師被邀請到世界各地開班授課,世界各國的 SM 人也特地為了繩縛來到日本:看表演、與大師學繩縛、或去 SM 酒吧玩。

繩縛越來越被大眾接受了,但有個資格條件 — 它得更接近「好性」,或著至少成為一種「好SM」:隱晦的、高尚的、艺术的、可登大雅之堂的。

 

而我所更担心的是,如果我真如这位留言者所谏言,只写绳缚,只写“好绳缚”,那大家看到的,BDSM这种崇尚自由的亚文化是否会逐渐失去它的包容性?在不久以后,有人问“BDSM是什么?”“绳缚是什么?”的时候,会不会所有人都指着那被切割过的体无完肤的“好BDSM”,说,“就是这样而已。”

在现实的光景下,也许这就是它的最终归宿,我们不得而知。但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其实很简单:

如果真到了那时,在所有人的异口同声下,我希望还能有人记得我们来时的愿景,“BDSM意味着更多包容,更少歧视,更加多元,更加公平,而非更加高雅、更加正确、更加艺术。

 

– 完 –

赞(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好SM”与“坏SM”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