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秀色可餐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我们公司有两种年轻姑娘:一种是各大名校招来的应届实习生;也有少部分是合作方的利益输送VIP。

秀色可餐

前者忙得不可开交,还兼任几个人的共用秘书,干商旅预订、日程管理、接线的杂活儿;后者,则是美貌与商兼备,游走于各家公司之间,小道消息如数家珍,我有时候也挺喜欢和她们一起八卦,交流下情报。

Fanny就是后者,一名经验丰富手段高超的漂亮姑娘,因为彼此在某些志趣话题上很相投,我们很快就成了闺蜜好友。

午间休息一起吃饭盒的时候她和我吐槽每天工作量大收获小,我也只是心有戚戚然地安慰一下,低头看见她紧绷的行政裙下微微的腿环痕迹。

这是最近流行的新玩意,可以下吊丝袜上绑衬衣,又可以夹信用卡公交卡,据说某种特殊的型号还可以用来瘦大腿,虽然我是比较怀疑穿着过膝的裙子,再戴这个小玩意有多实用,心里跑神想着,抬起头看到Fanny已经匆匆吃完饭,拿着手机下楼去买10人份的咖啡去了。

下午去客户公司开会,结束时已经临近下班,因为还要整理归纳资料,在便利店随便吃了杯酸奶就回到了公司,在落地窗前的夕阳余晖下继续加班,一直到同事走光了天色也暗下来也没注意。

埋头于纸堆中,我隐隐约约听到几声脚步声,然后是开灯的声音,抬起头看见小会客室的玻璃房亮起来,原来是Fanny,她显然也在加班,但是表情失神。

只见她双手迅速在笔记本上敲字,玻璃桌下的双腿也不停轮换交叠,有过一点微小经验的我终于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不禁莞尔。

此时的我有点像是偷窥狂,在昏暗的角落中注视着七八米远的同事自慰,让我有种带些歉疚的快感。

Fanny大概以为人已经走光,动作越来越大,暂时停下了电脑上的工作,然后到裙下摸索。

我恍然大悟裙下似乎还有“隐情”。

Fanny站了起来,视野越过格子间挡板看到了我。

我们隔着玻璃墙,她张着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能是为了排解这份难堪的尴尬,她裙子中有一样圆滚滚的粉色物件掉了出来,连着细线挂着在她腿间晃悠,我噗一声又笑了出来,实在没忍住,心想自己可真太过分了啊,赶紧跟她招招手,转身拿起包包走去洗手间。

在洗手台前卸妆的时候,才看到Fanny也走了进来,身影一闪躲进了隔间,一会儿才打开门走出来,对着玻璃向我捉狭一笑,然后一齐站着洗手,我烘干手后拍拍她肩膀,表示这种事太正常不过了不必羞愧,她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娇声问我:“姐姐怎么也在加班?”

“唉~”我叹气,“好多事情,你呢,忙完没?”

Fanny听到我的问题呆了一会,然后羞涩点头。

其实我真不是双关语啊~

和她走出洗手间,我才发现自己肚子好饿,转头问她:“要一起去吃晚饭不?”

Fanny点点头,表示她有一家餐厅推荐,一齐去到地下停车场。

小姑娘开红色mini,坐着感觉很舒适,完全没有臆想里的局促感。车里飘荡着一股香水味,是一种熟透热带水果的古龙水味道,我转头望着Fanny,她很专心把车开上内环路,然后不动声色地降下了两侧的玻璃。

02 凉菜拌香油

餐厅是一家开在半山腰上的四川菜馆,是会员制而且只接受预约那种私房菜,餐厅里几乎没有空位,我有些好奇fanny是怎么办到这样堂而皇之把车开进来并且拿到位子的。

可能是没有提前预约的原因,点单以后上菜速度有点慢,坐了半天才只上了两小碟凉菜:盐渍芹菜段和炝核桃仁儿。

Fanny夹起一段芹菜,缓缓说:“这是广东这边的水芹,本来就是多汁,纤维又细。”

我点点头,也夹起一段芹菜往嘴里送,咔擦一口咬下,爽脆的口感配搭着一股清甜,顿时满心喜悦。

“做的时候,先撕掉筋皮,再斜刀切成这么一寸长的段,放点盐腌渍一下,装碗加入香油凉拌。再淋上料水,本来是用花椒的,不过这里喜欢用丁香和芥末籽,味道更清爽,又能让这水芹保嫩保鲜,不会抢了味道。”Fanny继续说。

一边听着fanny的讲解,我满口生津,也不知道是被她的讲解还是嘴里泡菜味道给勾出来的。

“从小我就爱吃这种小菜,下不下饭都可以,有时候就着几碟凉菜我就能吃光一大碗米饭,肚子反而留不出位子装主菜了。”Fanny继续说着,话题转到自己身上,“清爽、简单、快捷,半小时就搞定,哈哈。”

我耸耸肩表示无言以对,手里筷子毫无淑女之风拨弄着碗碟里的芹段。

“那年我18,他45。”

“已婚男?”我禁不住问。

“离异男。”Fanny也耸了耸肩,“真是美好的年龄啊,我那时候可跟这芹菜一样,嫩出水来了。”

“你现在水也不少···”我嘀咕说,低头避开她恶狠狠的杀人眼神。

“anyway,他算那种。。嗯,香油型中年,虽然是有点油腻吧。。。”

“跟盐渍芹菜凉拌刚刚好。”我打断她。

Fanny将筷子中的芹段丢进嘴里,咔擦咔擦咀嚼,听得我有点心惊胆颤。

“香油男很疼我,又很没安全感。可能是我没拿过他什么东西吧,我是他那么多情人里面唯一不拿他钱的。”

“你喜欢他什么?”

“嗯。。年龄?阅历?知识面?我常不回宿舍,去他公寓住,最喜欢听他拿钥匙开门的声音,悄悄躲在客厅沙发后面,等他走近了再跳出来挂他脖子上。”

我默默听着,夹起一瓣核桃仁,这家店是家常菜做法,就一样核桃仁做主料,焯过开水沥干再用油炝下,稍微拌点酱油黄酒花椒油就行,入口酥脆咀嚼绵软,花椒油适当的调味又让嘴巴满口生香,我觉得就着这两样凉菜自己也能下两大碗白米饭。

“你知道,我们那边冬天比南方还湿冷,他就在公寓里装了恒温,让我随时都能舒舒服服的裸奔,他是苦力出身,身体很壮硕,虽然四十多了那方面不行,但身体还算保持得挺好,跟他一起的时候我就爱挂他身上形影不离。公寓里到处都是我们买的玩具,我喜欢买了以后就藏在一处,让他背着我去找,找到了我就使用给他看,哈哈。”

“后来呢?”我问。

“我出国留学,就没联系了。”Fanny说。

03 牛肉加麻辣

我遇见过很多有趣的人,也做过不少荒唐事儿,就如此时眼前的场景:在一家新派川菜馆,忍着饥饿吃着可口却不饱腹的小碟凉菜,身边有各色人群来来往往,听着一位美女谈着她的荒唐经历和男人经。

服务员这时终于端上了一道热菜,香气扑鼻的粉蒸牛肉。

“蒸牛肉有辣有甜两种做法,这个是放了花椒面和辣椒面,比较辣的哦。”Fanny一边提醒,一边将配碟里的芫荽撒在牛肉上。我夹了一箸入口,还好这辣度尚在接受范围以内,牛肉细腻如化,没有一丝牛筋粗糙感,舌尖在微烫感中又生出鲜麻,配合生芫荽的奇特香味,我掩嘴细嚼,吞下喉咙那刻竟有一丝不舍之情。

“这个既是街头小吃,又能当主菜,不过味道重,本来不应该头道菜上的。”Fanny解释说。

我摆手表示无所谓 “咱们江湖儿女不玩那套虚的。”本来就急需填肚子祭五脏庙,哪里还穷讲究这个。

这家馆子的菜分量都很小,还好没等我夹第二箸,第二、第三道荤菜也上了:夫妻肺片、口水鸡。还有清茶和白酒也一块端了上来。

我也顾不上什么仪态,一边吃着一边含糊说“我知道你是美食家,不过没想到你这年纪这么专精啊。”

“单身久了,喜欢自己在家做菜,出来吃饭遇到没做过的美食,都会研究一下,然后回家自己实验出来。”

“那你可以当个美食博客,专门教人家做菜。”

“我开live的。”Fanny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的笑意看着我,“不穿衣服系个围裙做菜那种。”

“!!!”我瞪大眼睛,准备翻包包里的手机出来“要装什么APP?我去关注你。”

“现在怎么可能还给播~”Fanny拉长尾音,分辨不出来是在怀念还是感伤,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高度白酒,夹起一块“肺片”放进嘴里,咀嚼几下,一杯酒全倒入口,那架势如鲸吸水,气象万千,又嫣然一笑,露出一对酒窝,百媚横生。

“土澳生活很无聊的。”Fanny继续说,“一开始挺新鲜,潜水啊、冲浪啊,很快就觉得无聊了。后来家里又出了点事,生活费一下子没着落了。”Fanny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又满了一杯酒。

我默默听着,筷子和嘴巴倒是没停,只是川菜麻辣的口感让我也端起茶碗,不停喝茶缓和味蕾的刺激,心里想可能这就是红楼梦里面妙玉所鄙视的牛饮了。放下茶碗,抬头若有所思看着她。Fanny已喝了小半瓶酒,有些醉意,双颊浮着一抹桃红,感到我的眼光扫过,嘴角上扬笑了一下,她笑得是那样真挚和迷人,但又还带着一种悲伤感怀的味道。

“哎呀,其实总体还是挺开心的,我就是那会开始喜欢上那小玩意。”

“小玩意?”

“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个🥚!”fanny瞪了我一眼,继续说,“完全解脱了双手,一边做着喜欢的菜,一边让它动,还可以根据每道菜的种类,步骤,随时切换各种mode保持兴奋状态,还能补贴生活费!”

我脑补,Fancy自己,和她出品的美食,究竟哪个更秀色可餐?男人是看菜还是道貌岸然地看“菜”,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家菜馆餐厅不是很大,我没有仪态的大笑可能是真的惹恼了邻桌的“绅士小姐”们,一个个侧目而视又不好意思“跌份”来指责我,我只好强忍住笑声,Fanny又瞪我:“很好笑吗?”

我憋着笑意点头,她自己也忍俊不禁笑了,两个人就像在课堂上偷偷做坏事的小学生,一边掩嘴忍着笑意,一边回避着其他人的目光。

这时我感觉到场间有一点骚动,抬头一望,走过来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穿着藏青长衫大褂,脖颈间还挂着条不合时宜的白围巾,可能是想cosplay民初戏里的书生模样吧,可惜被那中年发福的肚腩拖累,倒是更像某位著名相声艺人。他一边向我们这桌走来,一边与两旁的食客点头打招呼,那些食客们好像很吃这一套,脸色都没掩住喜色,我扯了扯嘴角,算是对这帮人大跌眼镜了。

Fanny显然是认识他的,未等到他走到我们这桌前就站起和他握手,我也只好陪着欠身站起,还好他只是过来和Fanny打招呼,对我这种小人物没什么兴趣,和Fanny敬了杯酒就走了。

“他就是那时候看live的人里头为数不多和我讨论烹饪的。”

等他走远后,Fanny幽幽说了这么一句。

04 清汤与山风

在Fanny轻描淡写的描述中,我又开始在脑中继续构建那个场景,戴口罩的美女,穿着诱人,在出租屋的厨房里轻盈敏捷摆弄着砧板和锅里的食材,一边用半夹生的英语介绍食材调料和烹饪技巧,在烹饪的间隙中再分享一下自己的秘密,取出,展示那闪亮的晶莹再塞回去。

然后有一次,她在众多吹捧挑逗的评论里看到一条中文留言:“这个红油还是得二荆条才行。”

我撇撇嘴,把蒸牛肉和口水鸡一扫而光,拿毛巾抹嘴的时候才看到姗姗来迟的服务员端上了两盅汤。

“这个是清汤肝膏”,Fanny揭开盖子,舀汤吹气,频道切换到美食解说模式:“今天用的是鸭肝,做法麻烦了点,我自己都懒得在家里做,肝膏还好弄,就是这个汤很费工夫。”

我也揭开盖子,看到一盅清汤,上面漂浮着一块粉嫩的圆型肝酱,下面是一朵白色草菇和几片竹荪,香味随着热气扑鼻而来。

“二荆条是什么?”我问,也学着她的样子舀起一小片肝膏和汤送进嘴里,鸭肝非常滑嫩,入口无渣又没有一点土腥味,不过倒还没太超出预期,而汤就真的是100分了,鲜香醇厚,但又和以前喝过的清鸡汤不同,形容不出来的味蕾感受。

“火腿猪骨鸡鸭炖出来的,”Fanny说,“不过主要是口蘑提的鲜。”

我伸出大拇指点赞,也不顾烫嘴,端起小盅风卷残云几口把汤喝光。这才长长呼出一口长气,“好喝,比我家的罐头汤强多了。”

Fanny差点被我的话呛着,没法继续她的淑女式进餐模式,只好放下汤勺拿起毛巾擦嘴。“二荆条是辣椒···非常香,而且拿这个做出来的红油颜色最好看。”

“我还以为是什么SP道具呢~这名字真恐怖——然后你们就勾搭上了?”

Fanny很无语的表情,翻出一个非常不淑女的白眼,表示很不屑跟我探讨学术问题,“他的生意很杂,餐饮、航运、影视都有,他乡遇故知嘛,我当他的厨娘,他也帮我解决了食材和学费。”

“所以,这个是辣椒红油男~”

“红油~嗯,也是清汤。”Fanny嘴角带着耐人寻味的笑意看着我,想让我猜是什么意思。

“gay?asexuality?”我腐女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Fanny继续抿着她的酒,慢悠悠说,“清汤可不简单,各种食材的配搭,下料的先后顺序,澄清过滤的工序~最后喝进嘴里,那味道可不寡淡。”

我们的位置是在餐厅的角落里,现在已经酒足饭饱,Fanny起身坐到我旁边,开始低声讲述她在国外那几年的经历,也不虞被别人听到。

她已有些喝醉的样子,身子一侧挨着我靠着,那瓶高度白酒已被她喝了大半,一手端着酒杯摇晃,红润的脸蛋酒气上溢憨态可掬,和平时机敏精明风情万千的样子像换了一个人。

清汤男带她参加了不少聚会派对,也让她接触到了那个圈子的真实。她曾经认为自己性格独立有自制力,和清汤男只是各取所需,却没想到会那么容易陷进去。她爱上了这个游戏,配合着和其他人扮演各种角色,在每天繁忙的课业结束以后,到了晚上立刻摇身一变扎进那片让她迷醉的酒池肉林。Fanny一边讲述着,一边把手伸到桌布下,轻轻摩擦,呼吸越来越重。

我听着她的故事,也一边观察着四周的环境,此时食客已然稀少,某位大腹便便的男子搂着女伴在她耳边低声说话,激起那女子一阵羞涩嗔笑,坐在他们对面的另一名男子则带着满面讨好谄笑说着什么。另外一桌则对坐着一对年轻男女,都穿着正经的晚礼服已经准备离去,显然一会还要去赴某个酒会,只是先过来这里垫下肚子以免等会出丑而已。男生表情不太好看,露出疲惫的倦意穿着外套,女生则还气定神闲坐着照镜子检查妆容补上口红。

“后来呢?”我见她已有些失控,拍拍她滚烫的脸,Fanny这才有些清醒。我递过自己的茶碗,之前阻止了侍应过来续水,但好在里面还剩半碗凉透的茶,已酽得颜色有些深褐,对于醒酒还是有点效果的。她正身坐好,端着茶碗喝得一滴不剩,又挑了些茶叶出来在嘴里咀嚼。

“拿到学位以后我就回国了,他帮我联系了现在的工作。”

“那你现在算什么?”我口气有些严厉。

“朋友,工作上的合作者。不是你想的那种。”

我点头,知道她不屑于在这种事情上说谎,每个人在这个社会都在努力扮演剧本中属于自己的角色,我也没资格去批判什么,看着她招呼服务生过来买单刷卡,那位围脖清汤男过来想扶她,被我不动神色挡开,Fanny看到也是笑一笑没有说什么。

走出餐厅门口,此时已经入夜,天幕下已有稀疏的星星闪亮,冷冽的山风吹来,带着山林树木的清新味道,Fanny降下车窗玻璃让山风灌进车里,两个人脱掉高跟鞋坐在车头盖上吸着烟等待代驾过来,重新聊回那些工作的话题。

半年后,Fanny结婚了,对象是她在澳洲读书时的一位教授,那位教授去了香港教书,Fanny也迅速移民了过去。她在那边重新寻回自己的乐趣,开了一家私房菜馆,生活简单而惬意,偶尔还会看到她和电视台拍的烹饪节目,只是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夹着那颗小玩意。

•完•

作者:Doris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秀色可餐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