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的沉迷与厌斥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每个人在生命旅程中总会发掘到大大小小的兴趣。理想情况下,部分兴趣会通过正向循环逐渐成为生活习惯之一。譬如说,最常见的兴趣「吃东西」,理想情况是:

字母圈的沉迷与厌斥

一.饥饿(自然产生需求),于是计划下一餐要吃什么并对此怀抱期待

二.进食(填补需求),在过程中享受食物色香味

三.饱餐(需求已满足),身体得到营养,心灵得到愉悦。直到下次自然感到饥饿,重覆步骤一

在此基础上便能形成定时及均衡的饮食习惯(非常简略而言)。当然,总不会每颗种子都能开花结果。譬如在实践过程并没有感到快乐,或者在满足后下一次需求并没有如期而至,那么这项兴趣被大脑淡忘亦是正常不过。

那么更坏的情况是什么呢?喜欢这种兴趣,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实践它,甚或被迫排斥它而产生认知偏差;或是能够实践那个兴趣,却无法妥善控制欲望,过份沈迷以致被其反噬。

更糟糕的,是上述两者交替往反,像个钟摆那般,在沈迷与厌斥两种状态无间轮回,形成恶性循环。再次以吃东西为例:

一.出于各种原因(譬如形象自卑)而刻意节食

二.因为过度节食而感到极度饥饿,并由此产生焦虑

三.终于忍受不住而开始进食,但随即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罪咎

四.为求一时心灵慰藉而过度进食,得到短暂快乐

五.快乐褪去,罪咎重临。许诺自己「下不为例」,重覆步骤一

所以说了这么多,这件事跟字母圈底有什么关系?

开什么玩笑。无论古今中外,遭遇此等困扰的BDSM/LGBT+同好可没有少过好吗。

我们从「压抑期」开始说起。我们正活在一个苦闷、冷漠、毫不性感并且了无新意的现实——至少相对于大家那些香甜又不用顾及物理法则的性幻想是这样。对于BDSM满怀热情与憧憬的同好,更是份外感到「饥饿」。一来社会现状对多元文化不甚友善,二来社群内欠缺入门指导及资源交流等渠道,使得多数人不得不为现实妥协,选择做一个符合主流价值的「正常人」。

饥饿可以被忍耐,可以被转移视线,但饥饿不会消失。这几年因为疫情而必须忍受几星期以至几个月社交限制措施的朋友,可曾记得禁令一旦放宽,那个「报复式」出游的情景?现在再来想像某些人必须隐忍自己的小众性取向/性喜好十数年甚或更多寒暑,将是何等煎熬,而那份压抑终将释放时,反弹又会是何等剧烈。

兴许是某个酒吧举办的主题活动,兴许是家人或室友刚好出门远游的周末,也兴许仅是交友平台约得的一夜主奴体验总之,这份辘辘饥肠总算迎来久违的填充。你终于能暂时忘却世俗陈规,忘情享受甚至是过于忘情。

欢迎来到「沈迷期」。

满足自己,必定是愉悦的,至少一开始的时候会是这样吧。你大概觉得自己努力活着就为等待此刻,渴望时间就此顿足常驻——无论今昔,上至文学钜著,下至市井小说,不也是那些描绘着永恒天国、极乐世界、三十三天……最为人所向往么。

当然,时间仍旧转动,而快乐亦是抓不住的青鸟。在幸福完全溜走之前,我们总想要拼命做些什么。或许就像大草原上挣扎求存的动物那般,吃得了这一顿,下一顿就不晓得要等多少个昼夜了。于是,人生得意须尽欢,甚至突破底线亦在所不惜:头脑发热购买超出负担能力的道具、不顾后果涉足危险的玩法、意乱情迷许下无法兑现的主奴承诺,诸如此类。如果从局外人的角度旁观,这些行径与其说是享受,倒不如说是宣泄;但在当局者眼中,却是宁可做过而后悔,莫要不做而遗憾。

「当虚幻的欲望都得到满足以后,那人生还剩下什么呢?」这大概是诸位在性高潮后踏入不应期(俗称贤者模式)后最常浮现的哲学难题之一。BDSM呢,也存在类似现象。但与性爱不同,活在BDSM圈子内的同好们,在性幻想得偿所愿,精神上饮饱食醉后,更容易产生罪咎感。

对于谁的罪咎感?刚刚过去那次实践调教,大家做足沟通,遵守规则,成熟互重,彼此度过了一个愉悦难忘的时光,没有任何人在过程中受到伤害。究竟我们是对于谁感到罪咎?

想当然尔,是刻板印象。实践过如此「肮脏」「变态」的性癖,譬如是野蛮霸道地对人颐指气使,或是卑微委曲地对人下跪崇拜,无论何者不符合主流社会期待那般礼貌、友善、专业、保守的形象。

即使你并非什么需要承受较高社会期待的公众人物,即使你是闭门游乐,并且所有持份者都知情同意,但就在这个时刻,你总是感到自己处于「道德低地」,感到自己被曝露在形象受损的危机之中。

如果没有妥善处理好心绪,罪咎很容易会盖过来之不易的满足感,进而演变成羞辱。更有甚者,会矫枉过正地试图摒除这些「黑历史」:掏空多年积累保藏的硬盘资源,抛弃辛苦储蓄购得的调教道具,断绝曾经珍而重之的主奴关系,只为求得一夕安宁。

但一日没有正视自身的性喜好,没有妥善处理自己的期待与需求,问题一日都存在。直到事过境迁,「罪咎期」褪去而欲望重临,直到内心空虚得再也无法压抑,直到你又重新搜罗网络资源,下单买回同一套道具,登入久违的交友平台上寻觅主奴

直到你变本加厉地,过犹不及地,再一次填满自己。

如同交替式厌食暴食行为一样,并不是「进食」本身对人有害,是「如何进食」方面有所偏差而引致苦痛。至于走出苦痛……我会说很不容易,但至少比无了期承受煎熬来得有希望。譬如说:寻求外界协助,向了解有关性喜好的朋友倾诉心声;认识自己内心的「钟摆」,每当能够解放,或者必须忍受时,不要过份偏离自己的理性。

如果情况允许,就算只能是一时偶然——做回自己。不是扮演其他角色,也不是扮演社会所期待的那个你,而是——你自己。免于恐惧自己所爱,不退缩于心之所向,竭尽所能并无悔地生存并生活着的,你自己。

最后再分享一件有趣见闻。因为拥有性癖而产生的羞耻心,其本身也很容易发展成性癖。即便是在合适的时地场景,也会倾向避谈和遮掩自己的性兴趣;却又在同一时间,万分期待心仪对象能发掘这些性癖,(适当地)被羞辱一番,然后彼此实践个乐而忘返。情况就像进到AV片场,都洗净刷净躺在床上两腿开开了,却还要穿搭上一件透视内衣,口里说着「大哥不要」但身体自然而然地挺高屁股好让对方撕开最后一块遮羞布那般。人类真难懂。

我想,并非性癖本身令人引以为耻,而是每个人多少都渴望着内心私密与软弱的一面,终将得到旁人无私接纳的「救赎感」吧。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的沉迷与厌斥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