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猫k8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它滚躺下来,往我脚背上贴蹭。

字母圈猫k8

01

我独特的xp来源于一只善于撒娇的小公猫。

并不是那个猫,而是一只真正的,皮毛轻软的furry friend,眼瞳碧绿清澈,吟叫嗲而缠人。

彼时我正在度过我的暑假,夏日午后的潮闷令人无处藏身。每个同龄人身上都背负着考卷与期许,我却丝毫不觉焦虑,在明里暗里虚度光阴。

我家是那种老式小区里常见的私栋,楼上楼下融会贯通,鞋架摆在楼道里,有各自的门锁。

一天,邻居家姐姐突然带回只猫,闷头闷脑的装在深灰色猫包里,杏眼圆睁。她说是帮朋友养的,平时就散在楼栋里。

那是只银渐层,性格沿袭了宠物猫一贯的乖拗,爪子都是软绵绵的,有肚腩,没血气。

假期的白天,父母出去工作,家里只剩我。猫独自在楼上,大概也觉得无聊,于是跃出来,在楼里四处巡游,踱步。

随着楼梯流下来,它轻轻悄悄扣我的门。

两个落单的生物碰撞在一起,审时度势,我持续地盯着它,直到它开始撇动胡须,没趣地截断了对视,开始四处张望。

它的表情很像一个油腻的侵略者。

我想起百年前被焚烧的圆明园,那时的英法联军,烧杀抢虐,民族缔造千百年的奇迹皆付之一炬。

一切纵肆都是有声音的,当年火光滔天,整个北京城皆能听闻敌军猖狂的凯旋之音。

而猫只是保持沉默。

我承认猫科动物身上有非常多值得学习的东西,但它绝不是人类能够信赖的朋友。我试图去忽略它,却在低头时加持防备心理,提防它扑上来的一爪子。我们都安静良久,我时刻绷紧着神经。

我再次抬头时,它仍安稳卧在那里。

好吧,是我戏多了。

02

其实细想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默认它为主子了。纵然我本人一向非常不喜欢“猫奴”这个称呼,觉得大有不敬。一只小小狸奴,人类居然与其以主仆相称,这成何体统,这简直是无法无天。

但不得不说,我做不到把它赶走。

啊,如今我想起来仍然非常羞耻,那种酸胀感游移至今,二十岁的我似乎与之缔结,固始毅然,毫无浓淡可言。

彼时我抱着水壶去卫生间接水,它正睡在椅子下,一猫假寐。我家的卫生间终日不见阳光,它的地盘可谓舒适。

那是我洗澡用来放置衣物的一把椅子。

我打开水龙头,喷泻的水流声令人有了些许尿意,呼之欲出,我将水壶放在它的头上,急不可耐地扒掉自己的裤子。

它甩甩尾巴尖,非常淡然地纳凉,眼睛眯成一条虚虚实实的缝。

“呜……”

它嘤咛一声,从椅子底下钻了出来,伸了一个绵长的懒腰。

平时我不太撸猫,它乐得自在,也从不求撸,我们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互不干扰,才是这个屋子里的生存之道。

它滚躺下来,往我脚背上贴蹭。

突然的求爱令我有些无措,半褪的小裤还挂在腿间。蹲下身时被那块小小的布料牵绊了一下,我竟然感到有些羞怯,将捏在手里的裙摆散了下来。

03

大言不惭地说,我非常喜欢自己的味道,那非常像小金鱼搁浅的味道,绵淡之中有一丝柔美的腥气。

它大概也闻到了。

我蹲下来讨好这位陛下,伸出手指戳进它的毛丛里,轻轻往里揉按。猫深处的绒毛更加柔软,我的指腹甚至能触摸到它暖烫的体表。我接连不断地侵探,它平和地睡在地上,被埋按出五个小小的窝,分别放置桀骜与乖顺。

猫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呼噜声,它起身,从脚边游到身后。我笨拙地转身,捺住它的脖颈。

尿意汹涌澎湃,我如此脆弱,如此无助。猫狡猾地挣脱我,皮毛顺滑如流水,所游走之处,皆闷痒异常。

被猫所肆虐过的皮肤,沾染起汗毛,又于剐蹭之中,酥麻感伫立,而后渐渐攀升,一路蜿蜒向上,直抵小腹。猫发出小小的,有节奏的震动,像鼓点,又像刚上好松香的琴弦。

我被牵紧鼻子,抖擞着尽数交代。垂危之余挤出两滴生理性的泪水,挂卧在嘴边。

酸胀的支配感,被挤压的液体,似乎在那个弹性优良的空间内变成任意的形状。

它一声不吭,我咬牙切齿,另一只手陷在它的脊背里。

我被流到地上的凉水蛰醒,不知道刚刚自己在意识迷蒙之际,咿咿呜呜地念叨了些什么。

身体背叛大脑,我愤怒却无力,眼睁睁看着它从腹部踏过去,留下一串充满嘲讽意味的粉色爪印。

于是,在十八岁的夏日,在黄昏时分,在冰凉的卫生间地板上,我毫无还手之力,被一只猫给了难堪。

04

毛茸茸的小郎君看起来很得意,表情里有了更多霸占的意思。

我无意跨物种与之不轨,但得知它早已失势之时,我仍萌生出些许兔死狐悲之感。

它从我面前走过去,尾尖高翘,灵活得像一尾银白的金鱼。我最近非常喜欢观察它干瘪的尾根,蹲在地上,一看就是小半个时辰。

我若有所思。此处也曾悬挂着两枚饱满圆润的葡萄,随跳跃摇曳生姿,晃动间亦有完美曲线。

也许它觉得不满,对人世间仇苦良多,由此心生怨恨,心理变态至极,乖张而铺满戾气。

或许它也曾雄图霸业,星辰大海,妄图浪迹江湖,然而猫生如逆旅,终究被无数魔爪盘得毫无棱角,全然失去了那种欲望,成日以扑蝇虫为乐过活。

我还没来得及脑补出一个落草为寇的枭雄,它就被邻居抱去剃了毛。

好家伙,这一下,啥都没了,就剩个脑壳。

但,剃过毛的手感很妙,光滑之余有一些顽强的毛尖。这些张扬跋扈的小小逆鳞,从手掌心齐刷刷地蹭过去,非常善于软硬兼施。

我能更直观地感受到它的体温,它却非常羞怯地拒绝我的怀抱。

真是个小傲娇。

我还是有些遗憾,这样容长的身段,矫健的四肢,还是以前的模样更为俊秀,毛冠楚楚,天毛无缝。

05

我去上大学,与猫聚少离多。

在我大一下半年的时候,听说它跑丢了,不知道在哪野了一段日子,又跑了回来,还领回一只毛色斑驳的小母猫。

这算骗婚吗,我琢磨着,别回头一洞房,发现老公是个公公。

后来可能是它俩心生不满,决意远离人类世界,于是双宿双飞,两骑绝尘,再没出现过。

再后来,我回家过暑假,因尿急冲向厕所。

我不自觉地望向那把蓝色的小椅子,似乎那椅子下面还躺着一只假寐的猫。

作者:slow《猫》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猫k8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