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给个“姬会”?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秋天,应朋友之约,去参加了一个图书签售会,结果这位朋友临时爽约,只好一人孤身前往。

字母圈给个“姬会”?

签售会的地点是一家网红书店,在繁华的市中心购物商场里。

以前上班的公司就在此处隔壁,所以也颇为熟悉,如今故地重游,难免有些感怀。经过一家家奢侈品商店的橱窗,心里有些厚重,曾经发生的一切总会留下印记,在岁月里沉淀流淌,变成独一无二的风景。

可能是因为工作日,来签售会的读者不算多,三三两两坐了二三十人,图书作者Sally是一位时事记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打扮极为知性,也没有什么开场白,抬手看了一下手表,便坐在临时搭起的讲台上娓娓道来。

我坐在台下,一边听着Sally的演讲,一边翻动手里的书,她将自己从业数年在国外跑新闻的经历写作了此书,有外交峰会里的唇枪舌剑、杯觥交错,也有战地中的炮火纷飞、九死一生。

是什么精神支撑着她经历这一切的?

想到这里我猛一抬头望向她,她似乎也心有所感,把目光投向我,然后微微点头致意,我则扬了扬手里的书,竖了一个大拇指。

演讲结束签名的时候,Sally拿过书,在扉页上写下:“献给亲爱的Doris。”

我有些惊讶:“你认识我?”

“C是我朋友,她和我提起过你。”她签完名合上封面,站起身和我握手。

C就是那位约了我来签售会结果又没来的朋友,想来他们媒体人的圈子也不大,我笑着说:“那家伙可是没来,下次一定要让她请我们吃饭赔罪。”

“那是自然。”Sally也笑着说,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我也赶紧翻出自己名片和她交换。

“等几时抓Cherry来,”我说,“要好好坑她一顿。”

“一言为定。”

“嗯,到时再电话约。”

因为还有等待签名的读者,说完话我便摆摆手,示意Sally继续去忙,自己拿着书转身走出书店。

那一次自然是没有抓到Cherry请吃饭,而Sally第二天也接到新工作取消了假期,飞到国外拍东西了,于是我和Sally的饭约也便没有了后文。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流过,大概每天的日出和日落都有不同的风景,只是很多人无暇顾及。

这一天正准备下班回家,手机里一个陌生电话的来电,犹豫一下就接了起来。

“Doris,你好,我是Sally,还记得我吗?”

“记得记得。”我瞬间就想到书店里那个知性优雅,又丰满美丽的女子。

“刚到贵市,明日又准备转机跑一趟远门,不知可有时间陪我一同吃个饭?”

我有些犹豫,不过还是顺口问了一句:“你一个人?”

“嗯,在上次见面那里隔壁的餐厅。”

“好,我一会就到。”

那是酒店的一个西餐厅,我见到Sally时,她正无聊地趴在桌子上看着眼前的空杯子出神。

Sally穿着一改上次见面时优雅知性的行政装扮,穿着牛仔裤,紧身长袖打底衫外又加了一件宽松的篮球T恤,显得干练而活力。我则是一身的职业装,两个人不同的风格,站在一起却很和谐,我拉椅子坐下后笑着说:“上次被你的穿着骗了,原来你是这样的Sally。”

Sally微笑不语,挥手招呼侍应上菜。

一瓶红酒,两份牛排,Sally一直很安静,默默地喝着酒,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遇到难事?”

“来,喝酒。”

举起茶杯和她碰杯,她喝了一口后继续说:“我不知道要不要接受,也不知道要不要拒绝。”

“你爱他吗?”

“爱,但是我没有安全感。”

我点点头。

Sally又给自己倒满一大杯红酒,继续说着。

“他很优秀,很拼命,但是他给不了我任何承诺。在他面前,我总觉得自己很渺小,你相信吗?我可以在几十把枪包围下和军阀侃侃而谈,对着他我却像个孩子一样。”

“他身边总有很多优秀的女孩,他说他一直在拒绝,我不是不信任他……”

“他说,我也一样给不了他承诺,这是一回事吗?死渣男……”

“明明他比我还小两岁……”

“对着他我总想发脾气,忍不住就要揍他,他就装傻,我怕,Doris,我怕他也会受不了我的脾气……”

“Doris,你说如果有像我这样的人爱着你,你会娶我吗?”

Sally呢喃着,可能她要的不是答案,而只是倾诉和发泄,我看着她,不禁也想起曾经的自己,对于这样的情感问题,我没有办法给出答案,只能沉默着,附和着。

当我发现不对的时候,Sally已然喝多,嘴里嘟囔着:“甘逋,我爱你……甘逋,你这王八蛋,fxxx you……”

而最让我头疼的是,我不清楚Sally住在哪个酒店,甚至连她是否定了酒店也不知道,此时也不方便把她带回自己家中,结账的时候想了一下,最终决定带她到自己以前的住处。

开车去的路上,我转头看着依然沉沉睡去的Sally,又想到自己,对于爱情的渴望,我不曾少过,对于追求自己的人,也不曾少过,可终归还是没有好结果。

无关于电视剧里的美好,也无关于诗歌里的浪漫,只是,错过,就是错过。我想着,又自嘲一笑,有个喜欢的人也是美好的事,不是吗?

02

这个公寓是前任留下的,她出国后便一直空置,好在每月都有阿姨上门做清洁卫生,密码锁依旧还记得我的指纹,这可能是那段恋情所留下的唯一见证了。

打开门,将Sally搀扶到房间放在床上,又去浴室拿了一个脸盆装了热水和毛巾。

Sally睡得很踏实,借着酒对着一个旁人说的太多,发泄着自己长久积累下的不忿和痛爱,这样的情绪易醉——且伤胃。

七手八脚帮她脱去T恤和打底衫,才发现她的身材丰满凹凸有致,腿不是很长,但腿型很好,小腹平坦,皮肤润滑白晢。

我的手伸到她胸前,隔着粉色bra轻轻触碰了那对丰满的🐻,突然觉得有些东西就像春天雨后的小草,挣扎着想呼吸,想去探索。

纤细的手指好像被某种力量所牵动,划开了中间的扣子,bra从中间分开往两边崩开滑落,一对无瑕、柔软的【】被解放跳跃,我的心也怦怦跳了起来,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眼里透出的贪婪,手握了上去,轻柔的,怕惊醒时光,惊醒睡熟的她,指头禁不住······直到她醒来与我拥吻……

片刻后我醒了过来,眼前依旧还是刚脱下外衣沉沉睡着的Sally,将毛巾按进热水中浸透,拧干,给她擦擦拭着,从那个精致的脸开始,仔细的擦洗。

这样的专注有些痴迷,甚至我在心里都在嘲笑自己的猥琐,粉色依旧紧紧束缚着她的丰满,我紧紧盯着,犹豫了一下,给她盖上一个被子,走出房间。

在浴室冲洗着,回味着刚才的一切,有些恍惚,有些渴望,更有些兴奋,手触碰着自己,在莲蓬热水的冲刷下越来越火热,笨拙而又急促的捏着【】,像欲开的花骨朵挺立。

我的渴望开始膨胀,感受到【】,手慢慢探了下去,浴室里响起轻微的【】,这声音轻盈淫魅,召唤着C水的到来。

……

躺在客厅的沙发椅上,脑子里那些情绪犹如雨天的水滴,渗透着起伏着,Sally说那个人给不了她承诺,我又何尝可以呢。

这么多年,隐藏在身体里的那个欲望一直折磨着我,我想张开双臂去拥抱那未知的漩涡,又怕自己沉沦,美好的东西总是带着魔鬼的微笑,吸引而又让我敬畏。

只是,我不明白,我终究要的是什么?这个问题我曾无数次问过自己,曾自以为得到答案,结果在这个夜晚,我又再次想起,随即又想到房间里的Sally,烦躁地用被子盖住头,也盖住了思绪……

第二天睡醒时天色已然大亮,起身打开房门,看到床上佳人已不在,被褥整理得整整齐齐,我有些怅然若失,随手拿起手机开机,瞬间连续蹦出来好几条信息,都是清晨时分Sally发的。

Sally:还要去酒店拿行李,先走了

Sally:用了你的牙刷,在浴室柜里看到的

Sally:昨夜失态了,望勿挂怀

Sally:谢谢

Sally:你睡觉时嘴唇会嘟起来,很可爱

Sally:很甜

一边看着手机屏幕,一边用手指轻轻触摸自己的嘴唇,“很甜?”我自言自语说着,想见她早上偷吻我的情景。

嗯,确实,很甜。

03

时间无声无息流逝着。

经常在朋友圈看见Sally发的动态,看着她东奔西走,偶尔会聊几句,听她说决定不再纠结,说果断分手,说她最近遇见一位优秀的男人。

但每一位,最后都无疾而终。

而与最初的那位,依旧分分合合。

第二年的初夏,因为工作,匆忙飞到南边一个国家出差,开完会后回酒店路上,远远望见那出名的几棵地标建筑,心血来潮便拍了照片发动态。

过了没多久,便收到Sally的信息:

Sally:好巧

我开心得笑出声来,打电话给她,然后告诉司机改路线,去往她的方向。

“Doris,我朋友。”

Sally向站在她旁边的一名男子介绍说到,表情甚是亲昵,我立刻就猜到这男子的身份,主动伸手与他握手。

“我叫甘逋,常听Sally提起你。”

我客套笑着,一边悄悄打量着他,果然是个大帅哥小鲜肉,虽然长着一副与健壮身材不太匹配的娃娃脸,但却没有不协调的感觉,反而显得没那么有侵略性,有种韩国男团的感觉,我顿时明白过来为什么Sally会那么死心塌地,只因为那该死的母爱泛滥。

晚饭时Sally开始讲她这段时间的经历以及接下来的计划,她打算离开体制创业,目前投资人、合伙人甚至场地都已经谈得七七八八了,但接下来几年可能会非常忙碌,也会非常辛苦。

男人对此一直冷漠着脸,偶尔还会不经意带点冷笑泼下冷水,而我本就是个惯做电灯泡的人,眼见着他们样子你来我往也不觉得尴尬,只是到中间我接了一通工作电话,打完电话回来时才发现事情有了变化。

“眼高手低。”那男人冷冷嘲讽了一句,然后鼻音里哼了一声。

“滚蛋!”Sally低声而决绝地喝了一句。

男人有恃无恐地翘起嘴角:“又来这套,你说,你一天天的作,你多大年纪了?”

“臭XX!”

Sally又骂了一句,拿起手里的水杯想泼过去,抬起头看到我,一下暂停住了。男人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向我。

此时我就觉得自己有些尴尬了。

“闹够了没?闹够了就滚回房去!”Sally放下杯子,非常平静得说,这次出乎我意料,男人很顺从地点头,然后欠身站起,又对我点头致意后才转身离去。

“让你看笑话了。”Sally对我说。

我耸耸肩,坐回到自己位子上,“这就是你们的日常吧,一个嘴毒一个口臭。”

Sally闻言竖起一对眉毛:“说谁口臭呐?他要是不嘴贱我怎么可能会骂脏话?”

我摊手投降:“你别把火撒我这,又不干我事。”

“我嫌弃死他了。”

“嗯……”

“以前他身材还行,现在都有肚子了”

“哦……”

“不过他那里挺……嗯,你懂的”

“嘿……”

“其实我也受不了太大”

“呵……”

Sally看着我,停顿了好几秒,让我差点以为时间停止了,正要开口询问时,她羞涩一笑:“我想你看他的样子,你看嘛?”

我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会排斥吗?”Sally又追问了一句。

“这,”我端起杯子装作喝水,“这怎么好意思,怪羞的。”

嗯,Sally知道我是想的。

Sally一手挽着我,一手打开房门,两个人走进了酒店客房。

我于是见到了他的样子,伏在地毯上的样子。

嗯,身材很健硕,那里也挺……

主要是,真的好白。

“瞧你这样子,吓到Doris了吧”

男人闻言抬头看到我,浑身一颤,我摆摆手“我就说不好意思,我走我走。”

“我可以。”他说。

Sally对我笑了笑,然后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条口⚽️在男人旁边蹲下给他戴上,他身上终于有了唯一的一件饰物。

Sally揪住他的头发强行让他抬起头来,笑盈盈对我说:“只要把他这张臭嘴堵上,感觉是不是就好多了?”

我坐在沙发上,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也带着隐隐的期待看着他们继续玩耍。

男人没有一丝拒绝的余地,起身、展示、伏下、P行。我看到了我想看的,有Sally飞扬的眉眼,也有男人欲求的火焰,直到最后一切落入沉寂,只剩下喘息的声音。

男人自己解开,慢条斯理穿好,对我耸耸肩,转头对Sally说:“满意了?”

Sally眉毛又是一挑:“你满意了?”

男人轻蔑一笑,拉了椅子坐下,点上烟开始刷手机。

“你说话啊”

男人继续沉默不语。

“干嘛不理我”

男人依旧刷着他的手机,我又再一次感受到尴尬,然后开始油然而生的一股愤怒

Sally扑到男人身上,紧紧抱住他:“甘逋,我只想你能有一点点,哪怕就一点点,理解和支持,不行吗?”

男人抬起头看我:“你觉得呢?”

我也从手提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她很爱你,你呢,你爱她吗?”

男人又是很轻蔑的表情,狠狠把烟按熄在烟灰缸里,“你们女人的脑子,就什么事都要攀扯到这点屁事上吗。”

嗯,这就是连带把我也攻击了,那么不论接下来我怎么反击,Sally都不能怪我,对吧。

“Sally比你成功,比你优秀,而且她还有无数比你优秀的选择。”

Sally用一种恳求的目光看着我,而我却装作没有看到,继续说下去,“要不是她可怜的脑子里还藏着这点屁事,你早就被踹到大西洋了。”

04 男人离开了,而我还留着。

我以为Sally会迁怒于我,但她没有,只是落寞地坐在落地玻璃前遥望这座异国城市的夜景。

“我是心疼你。”我说。

“我知道。”

方才晚饭我没吃饱,现在终于感觉到饿了,于是起身搜刮食物,果不其然有零食。一边往嘴里塞着巧克力,一边含糊问她:“我今晚陪你?”

“嗯。”

“这酒店的巧克力挺好吃的,你要不要尝尝?”

“嗯。”

我喂她,然后,我们开始接吻。巧克力很滑,很甜,她的嘴唇,更甜。

我们坐在地上相拥着,她精致的眼妆已经模糊,却越加美丽,我瞥见落地镜子里两人的身影,原来我的妆容也已经糊了,我脸上也堆满了情欲,原来这就是我在她眼里的样子。

“原来这就是我在你眼里的样子。”Sally对着镜子中的我,也说出了这句话。

我转过头捧着她的脸再次痛吻,却被她推开。

“我不喜欢女人。”她说。

我幻想过许多次与Sally亲热的场景,并不代表我爱上了她,只是,不足为外人道的一点小癖好而已。

Sally饱满的身材,还有那自信大胆的性格,都很符合我对女性的幻想,我的手会轻轻温柔地,触碰到那美丽的曲线,顺着曲线,微微的痒,她回应,我手法越来越重,越来越快,并且期待着她也用同样的手法反馈于我身上。

但是,她跟我说:“我不喜欢女人。”

我坐回到沙发上,整理拉直了自己的衣服,又掏出香烟点上。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都是太累的,这几年他一直没找到方向”

“你说,我要不要发信息问问他在哪?好像不好是吧?弄得像是求着他回来一样”

一支烟燃尽,Sally也停下了叨叨念,她脸上的妆早已被泪水弄得乱七八糟,现在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冲进了洗手间洗脸,走出来时我又见到了那个充满自信与光芒的Sally。

Sally从冰箱里取出半瓶已经打开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坐在我旁边,一边摇晃杯中酒一边说:“他只是不能接受原本比自己平庸的人,要仰望自己的人,一下子变成自己要追赶的对象。”

“处在恋爱模式下的你,智商起码掉了一半。”

“你呢,你掉多少?”

Sally的反问让我一时语塞,脸上不自觉又嘟起嘴唇,Sally看着,将头凑近过来要吻我,我端过她手中的红酒杯,隔在二人之间。

Sally明白了我的意思,带些歉意说:“不好意思。”

我笑笑,继续她方才的话题:“他愿意给你当狗,却不愿意当你爱人,我不明白。”

“前一个是想,后一个才是愿不愿意。”

“你们文科生……说人话。”

“那是满足他的欲望,他想释放、想发泄,所以他想要,归根结底,还是他掌握着主动。而我只是因为爱他,所以去满足他,我才是bottom的那方。”

“那你想通了没?”我问。

Sally黯然,取过我手中酒杯抿了一口,轻声说:“我能接受他离开我,但我没办法自己主动提出离开。”

“也没法拒绝他离开后又跑回来求你复合。”

Sally自嘲一笑,又狠狠瞪我:“你今天攻击性很强,不像往常的你。”

我摊摊手:“我就是心疼你,你的未来是星辰大海,干嘛要耗费在他身上。其实,他是否优秀,是否爱你,都无所谓,我总觉得,一个人,女人,她的人生,不该被这么多‘屁事’占据的。”

“他也说过类似的话。”

“我跟他在某种方面角度上,观点其实很一致。”

“可惜……”

我知道Sally嘴里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也知道她知道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们很有智慧与默契地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

这天夜里,我们像一对大学时候的舍友闺蜜,两个人和衣躺在一张床上聊了许久许久,关于逝去的青春,关于工作的寄望,关于孩子的憧憬,然后她才不耐困意沉沉睡去。我躺在她身旁听着她的呼吸声,就像海边潮水的浪花一般,规律而轻盈,在这种呼吸声下入眠,大概能做个非常甜蜜的美梦,我想着,于是也睡着了。

我相信,她也梦到了我。

•完•
作者:Doris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给个“姬会”?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