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情侣关系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要对自己的sub说「我没有想要和你成为情侣」

字母圈情侣关系

其实是需要勇气的。

回头看几年前自己写的「所谓爱」

如果今天要我回头直接定义对男女朋友/主要伴侣的想法

(主要伴侣的概念通常近似于男女朋友、夫妻配偶,通常事关共同的人生规划,例如一起买房同住、生养子女、创业等等,或至少是在自己的生涯规划有变动时,会一起考虑跟讨论的人。)

我常常能,最终也是自己做决定的。

但我想我是期待,有个能陪伴我讨论的人。

回想起刚出社会那年,真的是挫折到不行。常常上班就在等下班,然后很迷惘要不要继续做这件事。

然后他对我说「真的不喜欢就辞职吧,工作再找就好了」

在那漫长的待业期,总是常常觉得,阿我真的能力有这么糟糕吗?

为甚么总是和理想工作错过,他载我去面试、听我准备我的说法、陪我讨论这一份履历要怎么写

就像求学时代,比赛时好焦虑,觉得这个东西我讲不好的,我会一直对他说那如果这样讲呢?还是你觉得这个意思其实是这样?那这样表达是好理解的吗?换句话说的话你的感觉是甚么?

虽然看似在关系里,我是主导的那个人。

但我其实非常依赖这个人的呀,因为有他的支持,我才是今天的这个我。

即使至今回首那段关系,在对方的伤害之外,还留下好多好多,对爱的体认。

「你认为我们的关系是甚么?」

「我觉得我们是很接近情侣的主奴关系,但又不太一样」

「我会跟我生活中朋友介绍你,而你不会」

「如果在我们是男女朋友,和我们是Ds关系中选一个,你会选甚么呢?」

「如果我们不是Ds关系了,你可以接受吗?」

那天看解禁男女的时候,男主角跟女主角变成情侣时,你说,我们也是吗?

我知道我们卡住了,而我逃避处理这个问题,只是一直对你说不是,一直重新定义这是一段可以很亲密的Ds关系。

而我爱的是,在Ds关系里的那个你。

是那个忍耐、努力、靠近我欲求的你。

说出口的时候眼泪一直不停掉下来

回想起的是,我是不是没有拿好界线呢?

如果我们还是刚在建立的那一年,我有男友、你有女友的时候,每个星期见一次或两个星期见一次的那种关系,是不是就没有今天遇到的问题了?

而我们的生活圈不同、生活背景不一样、生命阶段不一样,你烦恼的课题,我只能倾听,无法同理。

更何况我一向不是个擅于倾听的人。

你是不是更需要一个,也值得拥有一个能陪伴你面对这一切的人呢?

过去我一直觉得Ds关系里,当我说想要sub禁欲时,那就是sub无论我在或不在都会乖乖忍耐的。

想起T曾发过「主人的权力不会去影响到我跟伴侣之间的互动」。

我以前是不能理解的。毕竟「完整的权力」、「拥有与被拥有」就是我对Ds关系的欲求本质。

我在意这件事情。

但换位思考,在这样的关系里,好像很难找到生活伴侣。

看到N和说C是全世界最棒的狗狗的时候,我多少也会觉得,也许你其实是可以拥有一段,和他们一样,既觉得你是最棒的狗狗,又同时和你年纪相仿、有共同话题的情侣主奴的。

我决定提醒你,其实你有权利,拥有另一个伴侣。

我真的很爱你,所以我把一部分的权力还给你。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情侣关系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