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看完电影《我的姐姐》有感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你曾有过因为各种原因而被父母SP的经历吗?

字母圈看完电影《我的姐姐》有感

前段时间去电影院看完了《我的姐姐》,看完电影的一瞬间我的感触就是这部电影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吧。作为弟弟的姐姐,我有了很强的代入感。
我是一个来自福建某个农村的孩子,在我们这,像我一样有着弟弟的姐姐的家庭数不胜数,有的家庭是两个姐姐,有的家庭甚至有三个,我的家庭还算比较幸运的,我的父母在我出生后的第五年成功的生下了一个弟弟。

弟弟的出生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依稀记得当时所有人都在向我的父母表达他们的祝贺—-终于生下来个男孩子,为此我的奶奶特地从老家到了我家里就为了照顾弟弟的饮食起居。而在此之前,她甚至因为生不出男孩不愿意搭理我的父母。
弟弟刚出生的时候还很小,我尚未感受到没有被爱的感觉,相反那个时候的我还有一点庆幸,因为每次犯错弟弟都会惨遭毒打而我都能逃过一劫。

我们的家庭一直都有着SP的戒律条款 ,因此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经常能看到弟弟因为各种各样的错误而挨打,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客厅的沙发上弟弟常常赤裸着下身哭喊着。
打碎了花瓶、太晚回家、跟同学打架、作业没有写好。事无巨细大大小小的错误都会成为弟弟挨打的理由,不过倘若是我则不会遭到任何惩罚。起初他是在我的面前挨打的,两片婴儿般的肌肤瞬间泛红给了我不小的冲击力,只不过那时我对这样的视觉冲击是感到恐惧的,因为其中的戒律远超过了乐趣。
后来弟弟长大了一些,出于性别原因,他挨打的时候便不再在我面前了,但是我依然可以隔着紧闭的大门从他的哭闹喊叫声当中听出他这次犯错的严重程度。弟弟也经常跟我说:“姐姐我又因为xx事情屁股被爸爸或者妈妈揍惨了”。我一边安慰他,一边暗自窃喜,身为女孩子的我似乎享受到了一项不会挨打的特权呢。
但随着我的长大,我才猛然间发现其实挨打才是一件我永远得不到的特权。

02

SP是我得不到的特权

弟弟七岁那年,我上初中,因为从小父母对我的放养状态,我很早就学会了逃课,有次逃课我带了弟弟去了我们那边的游戏厅,结果因为老师的一通电话我和弟弟同事被抓包了。
逃课是绝对不可能容忍的错误,尤其是我还带着弟弟逃课。于是乎,我意识到那一天,我或许要遭受到和弟弟一样的惩罚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的父母,只是骂了我一顿告诉我,以后再也不可以私自带你弟弟出去,而弟弟则遭受到了最为令他刻骨铭心的一顿毒打,从房间连绵不绝的惨叫到此后三天他都坐不下去。我我能看得出来,这次我把弟弟害惨了,不过我真幸运没有遭到这样的毒打。
但是某一次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彻底打碎了我之前所认为的一切庆幸。
我我还记得那个夜晚,父母坐在弟弟的面前,意味深长地跟他说:“昨天把你打得很重,是我们的错,但是那是因为我们望子成龙你可不能是你的姐姐,她是没有出息的,女孩子要直接嫁人了,所以我们才不管她,但是你不一样,男孩子是要做大事业的,我们家的希望都在你身上。” 弟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而我扒拉在门口偷偷地听到他们的对话,开始逐渐懂事的我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父母对我的宠爱其实是一种散漫的态度。他们对于弟弟的惩罚,反而是一种真正关爱的表现。挨打是一种疼爱,只有挨打完的小孩才能得到来自长辈的关爱和器重,我本以为我是家里最为被疼爱那一个,然而其实我是最为渺小和一文不值。
慢慢长大以后我意识到的事实也更加印证了我的想法。我的成绩无论好坏我的爸妈从不多问,而弟弟则是好则大餐,差则鞭挞;我逃学打架老师一通电话学校通报我的父母甚至一言不发,而弟弟鸡毛蒜皮的小事,父母总是嘘寒问暖;同样是胃病,父母只是让我吃了一点药,而弟弟胃病我看他们手忙脚乱的把他送到医院。
偶尔我会问父母为什么那么偏爱弟弟,他们只是轻描淡写的跟我说,因为弟弟还小。是啊弟弟永远比我小,所以我就永远不配得到爱。

03

独立的情感 倾斜的SP倾向

从那以后,我学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我要更加独立,因为我的人生只能靠我自己。另一个是我渴望有人可以鞭挞我,因为泛红泛紫的屁股可以让我感受到一种来自他人的关爱感。
我的性格巨变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感受到了这个家庭对我深深的恶意,此后的时间里,弟弟依然会挨打,其中也不乏非常严重的教训,只是我的心态从庆幸变成了羡慕,我时常在弟弟挨打的房间门口,听着惨叫而羡慕着,我多么希望那个趴在爸妈腿上的人不是弟弟而是我。
我知道挨打在我的家庭环境下其实是一种关爱是一种在乎,挨打并不是一个惩罚,不挨打才是。我渴望这样的关心,原生家庭的缺失让我疯狂的将这样的渴望转移到了我对SP的执念上,只是我已不再希望趴在爸妈的膝盖上而是别人的。

我的家庭把我塑造成了一个透明人,一个可有可无的卑微角色,哪怕是挨打这么简单的卑微乞求也无法被满足,但是圈子却可以肆无忌惮的满足我的想法,就这样我将自己的情感转移到了圈子当中。
本以为卑微如我,惊讶的发现了这个圈子当中我并非孤单的草芥,而是一个被认同的个体,像我一样原生家庭缺失而入圈的小贝,她们当中的很多都扮演着一个角色“姐姐”。原生家庭的原因让我们接触到这个圈子;与有着相似经历的“姐姐”们的交流则让我认定了这个圈子。

04

我的追求是自我的特权

实践!我要实践!过去所缺失的我要弥补回来!我对实践渴望的根源便是如此,就像有人喜欢借酒消愁一般,实践就是麻痹我神经的布洛芬,短暂的疼痛可以将我带入我自我所构建的SP幻想当中,事后的拥抱和安慰我也会自动将对方带入我的长辈角色,这是一种昙花一现的享受,我知道我得不到的,但是我依然有幻想的权利。
因此实践我会跟对方说,我们来玩角色扮演吧,你是爸爸或者妈妈我是你的女儿,我今天一个人逃课了,对的,就我一个人没有带着谁。请你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情感责罚我,让我感受那种长辈的严厉和关爱吧。

“我要逃课反正老师爸妈也不关心我” “你再逃课以后怎么上大学?”
“反正我以后都要嫁人了读不读书无所谓” “女孩子怎么可以随便嫁人,你知不知道这样的想法很糟糕!”
“女孩子是没有前途的” “好,你再这个自我贬低我就打到你改变注意为止”
如果说别的女孩会因其他的原因而兴奋,这样的对话则会让我颅内高巢。我喜欢将那些父母对我的评论和态度大声吼出,然后让对方用一下下棍棒敲击臀部和言语的反驳将我驳斥,直到我惨兮兮的求饶,我不该说出这样的话。当然只是角色扮演,现实的我自然并不认可这样的观点。
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一种自我内心挣扎的反叛,只是我找了一个人来参与了我的内心决斗。我渴望而不得的东西我要通过我自己的方法夺回,即便他是弟弟又如何,姐姐也是需要爱的。我是一个很清醒的人,虽然我渴望关爱,但是我不愿意沉沦于这个圈子当中,我看到太多的女孩子因为原生家庭的缺失将情感寄托在这个圈子当中却受到了二次伤害,生活中缺失的感情,在圈子当中其实也难以找到,这是我所清楚意识到的。
我只会将我的情感短暂的寄托于他人,因为作为弟弟的姐姐,我注定要扮演这样的一个角色,当社会窥看姐姐之时,姐姐也只能窥看弟弟。姐姐只能自己爱自己。

但其实我又是幸运的,剧中的家庭遭遇了父母亡的变故,我也有遇到过被父母彻底抛弃的女孩,好在我的家庭当中虽然我没有得到关爱,但是他们依然资助我到了大学毕业,只是缺失的这份爱让我对这个家庭的感情不温不火。

05

我很糟糕吗但其实我并不

如今的我已经步入社会,我也不再为没有得到的爱感到愤懑不平,因为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姐姐的身份掩盖了我个人的人格,模糊了我的追求和人格。好在如今的我早已跳出这份过去的命运,独立的目标我已实现,那些失去的关爱,我也要主动找回,这是我主动追求的结果。
我对圈子没有太多的寄托,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因为喜欢SP而聚集的一群人,大家的家庭、经历、遭遇、生活都不尽相同,我所经历的并不是大家都可以理解,寄托过多的情感只会伤害了自己同时为难了他人。
但我对圈子却又寄托了很多,虽然我不寄托情感与他人,但是我可以寄托于我自己,我感谢那些愿意参与我游戏的陌生人,他们也许理解我或许并不理解,但是他们却真真切切的参与了我所构想的幻想游戏当中,在这样的游戏当中我非常的投入,我所渴望的我在这里真切的找到了满足感。每每看着自己惨不忍睹的屁股,我就会想到弟弟挨打的样子,只有在那一刻我才能短暂的体会到一种被在意的感觉。
这个圈子里必然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姐姐,我想对他们说,爱弟弟没有错,但是更重要的是爱你们自己!

“好了,我不打算回去了,弟弟的学费也不要找我要了,我也才刚刚工作,我现在要去上班了,不聊了” 挂了电话转过身,我还没有穿上裤子,这红红的屁股可真好看,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呢。

赞(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看完电影《我的姐姐》有感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