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挨了皮鞭,得道升仙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研究表明,BDSM,也是一种效果比打坐和禅修更灵性的冥想方式。

字母圈挨了皮鞭,得道升仙

若不是兔叽目前在美国生活,谁能想到,“冥想”这种听起来很灵性,很东方,很神秘的修行,老外喜欢得不得了!开组会的时候领导冷不丁就让全部员工集体冥想一下,我愿称其为西方课间操。

如果你佩戴Apple Watch,睡前会跳出来那个非常莫名其妙且没有卵用的“正念”功能亦是西方人痴迷冥想的又一例证。

正念冥想虽然听起来神神叨叨的,但其实是一个万亿规模的健康产业。西方的这套体系和宗教没有什么关系,更像是一种用于减压的心智训练——练习方法是通过呼吸,觉察身体,专注当下来给大脑放松,堪称颅内瑜伽。

兔叽原本也不太相信这种听起来很“玄学”的东西,但试过以后不得不称赞,对缓解焦虑和失眠真的有奇效!在新冠、签证和机票一切都前途未卜的时候,冥想十分钟竟然能让紧绷的我安然午睡。(有很多免费的视频可以跟练,练习方法主要是专注呼吸)

不过冥想给人一种很无聊的印象也是真的。跟练视频总是给一些要挺直腰板打坐的口令,听一些虚空冷淡风的音乐。

鞭子、手铐、眼罩、绳子,真的可以和打坐、禅修、清心寡欲的冥想扯上关系吗?

但被新冠疫情憋坏了的焦虑老外发现,BDSM和冥想,简直灵魂互通!你在认真TJ的时候,效果就是在冥想!

02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发现,爱爱时正念冥想有助于缓解患者的慢性Y道疼痛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性健康实验室的临床心理学家Cara Dunkley花了几十年时间,专门研究用正念冥想治性冷淡——性困难,慢性性疼痛和创伤性冷淡[1]。

对于“如何把痛苦转化为快乐”这个人类超能力心理学难题,没有谁比BDSM玩家更内行了。

Dunkley如获至宝地钻研,非常想搞明白圈内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2020年,她发表了有史以来第一项关于BDSM是否真的有助于培养正念的研究。虽然样本容量不大,但结果表明字母圈玩家在日常的正念活动里得分的确是高!

她说,“正念冥想的核心是集中注意力、维持和转移注意力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它真正有助于改善情绪抑郁、焦虑、疼痛、性功能。”

但巧了,BDSM实践的时候,玩家都展示出了惊人的注意力和自控力,堪称个顶个的冥想天才:

挨打的时候精神会很集中吧,痛了不能乱扭吧,甚至可能有点带感吧——这就叫注意力从消极的想法、记忆、身体感觉和痛苦的刺激上转移开,这样你就可以重新专注于快乐。

原来,挨揍被欺负的时候还能爽到,真是一种厉害的本领呢!

03

那么,TJ的时候,我们是如何一边爽,一边还在正念冥想的呢?

正念冥想有五个步骤:观察、描述、有意识地行动、不判断,对内心体验不形于色。

巧了,每个步骤在BDSM里都能找到完美的对应。

为了游戏的安全和爽快的体验,其实S和M不经意间用上了正念冥想的原则。

观察:嗯哼?摇尾巴?我看你是皮痒了

描述:主人你他喵是没吃饭吗?打🍑根本没劲好吗😒!让你往左一点,再往左一点!

有意识地行动:呜呜呜呜被捆起来好带感,我要保持住平衡不然要摔床底下去啦!

不判断:主人说是放置play,虽然我知道他在摆烂,但我忍住不骂他;

对内心体验不形于色:妈耶再打我手巴掌都抽肿了,伺候铁屁股啥时候是个头啊?装铁面高冷S好苦啊5555555

Dunkley说,M游戏时必须非常了解自己情绪状态和身体感觉,调动注意力去区分“安全的疼痛”和“可能真的造成伤害的疼痛”。

而S必须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察觉到M的情绪和身体反应,并有意识地相应地调整手法来确保愉快地玩耍。

更厉害的是,其他科研人员发现BDSM也有超验甚至精神上的吸引力。类似于快乐到一定程度,灵魂都有点出窍的那个瞬间······

北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心理学教授Sagarin说,M在游戏中会体验到一种类似“愉快得飞起来,漂浮的感觉”。在那种时空下,玩家仿佛消弭了自己和宇宙万物的差别。而S也会进入一种“为了创造更好的体验而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心流”。

游戏到极致时带来的超凡的欣快宁静或深度绑定,都又玄又妙!

更神奇的是,冥想的起源——古老的宗教中,会故意把主动追求“痛苦”作为一种精神升华的修行;这和“自讨苦吃”的TJ颇为神似。

其实纵观历史,不同文化中也会出现需要极端痛苦的精神仪式。

比方说中世纪基督徒接受的净化、惩罚和救赎的做法就是自己鞭笞自己;

印度某些沿海地区曾存在过一种叫Kutharatheeb的“神圣痛苦”仪式。该仪式的参与者被钉子、刀具、锋利杆子的穿刺,却能获得“神秘的狂喜……意识到他们的身体,完全专注于使灵魂与上帝相依恋”。

某些基于冥想的宗教习俗和哲学也故意面对痛苦和苦难。佛教的苦修僧侣穿会穿着冰水浸泡过的衣服在西藏的深山里苦修。

当然,以上陋习早已被历史淘汰,我们也绝不提倡极端、危险的行为。但字母圈玩家在某些瞬间感受到的,的确也是近乎“神性”的震撼。

04

当你进入TJ,同时也进入冥想的时候,你的大脑会得到什么样的奖赏呢?

TJ时的一点疼,有时却能奖赏我们信任和愉悦。好比人在克服长跑的痛苦时,大脑会去关闭无关紧要的杂音。这种集中注意力的疼痛可以让玩家暂时摆脱焦虑和负担。

Sagarin教授说,“当你疼的时候,你哪儿还能想Dnaedeadline(截止日期)啊,哪儿还能想啥责任和压力啊?你会被迫地专注当下。疼痛用一种看似矛盾的方式,反而给你腾出空间去建立信任,寻找积极和愉快。”

如果你像兔叽一样尝试过冥想练习,你就会打心底里理解这个教授看似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实际上有多么有道理了。

TJ时候的浑然忘我,专心致志,能起到和冥想时差不多的效果: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都可以暂时放下。

学者发现正念冥想治疗慢性疼痛和BDSM的相同之处:两者都需要坦然接受痛苦,然后再放下痛苦相关的负面情绪的技能。

05

当然,除了冥想的效果,BDSM还可以通过释放多巴胺和催产素的作用来形成精神上的满足。

虽然通过手持小皮鞭的方式来获得心灵上的平静有点怪诞,但管他黑猫白猫,抓得到耗子就是好猫。

当然,玩家还是要谨慎,故意通过疼痛来缓解压力、追求快乐,亦然有很高的风险。

⚠️不要把TJ当成缓解压力或精神疗愈的工具。Sagarin和Dunkley博士都指出,如果没有方同意、严格约定的边界和其他安全措施,BDSM可能看起来更像自残甚至酷刑。⚠️

只有玩家情绪良好并且结束后仍然身心愉悦的TJ,才是好TJ。

最重要的是,我们依然有追寻内心宁静自由的向往——无论是在喜马拉雅山脉打坐,盘腿在办公椅上喝咖啡,还是五花大绑吊挂在天花板上。

仔细感受一下悄然发生的宁静感,也许下一次举起小皮鞭,烦恼和压力会烟消云散。

参考资料:

[1]BDSM and meditation are more connected than you’d think,Jess Jono

•完•

赞(1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挨了皮鞭,得道升仙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