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Billy Bragg:我把旧歌词纳入跨性别族群的原因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Billy Bragg今年10月在苏格兰的现场表演中,把1991年为声援同性恋族群的老歌《Sexuality》的歌词做了一些调整,纳入更多元的性取向及性别认同的元素。

Billy Bragg:我把旧歌词纳入跨性别族群的原因

以下不专业翻译他在The New Statesman专栏的文章,如有误译之处欢迎指正。

————————————————————————————————————————–

Billy Bragg:我把旧歌词纳入跨性别族群的原因

性别批判的倡议者(Gender-critical activists)反对我修改我的歌《Sexuality》的决定。然而,我想要当跨性别与非二元性别社群的伙伴。

上周,我发现自己在推特上受到性别批判倡议者的攻击。我在巡回现场演出我1991年的单曲《Sexuality》时改变了歌词,他们发现后感到焦虑不安。在过去我唱「Just because you’re gay I won’t turn you away/ If you stick around,I’m sure that we can find some common ground(我不会因为你是同志就拒绝你/如果你待在身边,我确定我们能找到一些共识)」的地方,过去几年,我把「同志(gay)」换成「他们(they)」,并把「一些共识(some common ground)」换成「正确的代名词(the right pronouns)」。这么做是为了表达与跨性别以及非二元性别社群的结盟。

尽管音乐无法改变世界——它没有主体——它能改变你的观点并挑战你的偏见。在职涯中,我使用我的歌来推动听众结盟:在歌曲《Levi Stubbs’ Tears》跟《The Valentine’s Day is Over》中声援受到男性暴力的女性受害者,在《Tender Comrade》与前面提到的《Sexuality》中声援同性恋社群。《Sexuality》发行的时机正处爱滋病流行以及《Tories’ Section 28》立法,两者结合激起了针对同性恋的道德恐慌。然而三十年后,鼓励你的听众去跟同志社群寻找共识已经不是这么挑战的论述了。

从那时起,我们走了好长一段路。平权立法已经给予男同志与女同志相当于其他所有人同样的利益与保护了。但就算我们有这么多进展,还是存在着一群被边缘化的人,他们的合理性在自由派的圈子里备受质疑:跨性别女性。一些高调的性别批判女性主义者的言论使某些左派人士感到困惑。我们这些在1970与1980年代建立政治信仰的人,本能地支持着女性权利。我们的道德指南针感到困惑了。

更年轻的世代能看见我们的矛盾。在巡回演出的每一晚,我用《Sexuality》作为支持石墙的诉求。石墙是欧洲LGBTQ权利的先驱拥护者,他们现在受到政府与媒体中反对跨性别者的强力攻击。有人在其中一场演出见证了这个响应,并在推特发文表示,看见1980年代长大的人大声支持跨性别权利的声明,是一件美好的事。

透过我们这些战后婴儿潮晚期世代的世界观,要更了解性别批判运动位于左/右派光谱的什么位置,看看美国是有帮助的。在美国,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反对跨性别权利的势力来自哪里:84%的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相信性别是由出生时的生理性征所决定。同一群人对于防止女性堕胎也有类似的强烈意见,也经常是川普的坚定支持者。川普在2018年提出被纽约时报形容为试图排除「跨性别」存在性的政策。

在美国,跨性别女性使用女性公厕设施已成为一个引火线。性别批判派的女性主张当未经完整性征转换手术的跨性别女性被允许使用相同的厕所时,她们会感到不安全。她们提出这个主张,呼应了1970年代与1980年代用于反对同志社群的比喻——跨性别人士天生就是性掠食者,他们在有孩童的场域无法被信任,他们除了变态以外什么也不是。透过使用一些虐待行为案例来抹黑整个跨性别社群,他们试图将跨性别权利的概念塑造成掠夺的模样。

在这个论述中也缺乏了跨性别女性的安全。The Washington Post在11月10日报导,2021年在美国是有纪录以来对于跨性别人士最致命的一年,并强调跨性别女性比顺性别女性被谋杀的案例高出四倍。而是谁犯下了这些暴力之罪?顺性别男性。性别批判倡议者试图将跨性别女性推回男性的厕所,事实上是强迫一个已经非常脆弱的社群面临更多暴力与虐待的威胁。

跨性别权利的议题很复杂。我透过email与性别批判倡议者辩论,发现这些争论无可避免地归到一个问题:生物学还是人权比较重要?而这个争论被女性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权利也必须被纳入完全考察的事实变得更难以沟通。虽然这看起来像是个难以跨越的鸿沟,但这与女性主义者曾在20世纪面对的挑战并无不同,当时强烈反对女性主义的人就是相信女性在家庭单位中传统角色比她们的基本人权还重要。

前进的道路需要大量的冷静思考与信心建立。当英国的LGB联盟主导反跨运动,顾名思义就是要将跨性别社群的地位从LGBTQ彩虹给抹除,这些方法将难以持续。当我修改《Sexuality》的歌词时,我并不是要将同志社群给抹去,我只是将歌词更新,以反映我们生活的年代正在改变。我的期望是鼓励其他与我同世代的人对他们长期珍惜的包容性社会理念做出一样的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Billy Bragg:我把旧歌词纳入跨性别族群的原因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