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无性有错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如果我们遇到和自己不一样的异见者,希望彼此都能多一份宽容,而不是恶语相向。

字母圈“无性有错吗?”

48号,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我今年25岁,额,还是处女,我不太喜欢sex,但好像有点喜欢bdsm。自己有偷偷试过绳子、口球、蜡烛之类的道具,就感觉很棒。

然后最近萌生了找一个S的念头。但各种社交软件上的人也聊了几十个,基本上一听到我不sex,就直接润了,弄的我都开始怀疑自己了,bdsm实践是一定要sex吗?

有个s和我说,我不喜欢sex只是因为我没试过,所以才会恐惧sex,他可以帮我治疗这种心理障碍,我有点崩溃,现在不喜欢sex都是一种心理障碍了吗?

还有个s和我说,如果我不接受sex,那他们图啥呢?酒店费用是他们出,道具他们买,体力活是他们干,最后只是我爽了,他们什么也得不到,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

我仔细想了想他好像说的有点道理,但这样我又更讨厌sex了,就好像我的sex是一种用来和s做交易的商品一样,啊,48号,像我这样的人是注定不配玩bdsm吗?

我们常常将BDSM定义为一种“人类的性偏好”,或者一种特殊的“人类性行为模式”,似乎将“bdsm”与“性”死死锚定了起来,但事实上bdsm中包含了太多东西:绳缚、恋物、支配、鞭子、sp等等等等,很难用一个标准定义去概括所有的情况。

于是这位提问者的问题就变得非常有意义,所以我们今天便来探讨下列问题:

1、bdsm一定是有性的吗?

2、如提问中第二个s所说,无性的bdsm是一种自私的索取吗?

3、为何坚持无性的bdsmer们在被歧视?

1.

要回答第一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来定义一下何为“性行为”。

福柯说,我们经历了两次“性解放”,第一次性解放,是性行为与生殖行为的脱钩,大家不再认为性行为目的就是为了生孩子,也可以是为了自己的快乐,这一次解放目前做的很到位。

第二次性解放,则是性快感与生殖器的脱钩,福柯认为,随着性的开放,我们会发现性快感并不一定要通过传统的生殖器摩擦来获得,一些别的部位(例如大脑)、别的感觉(例如疼痛),别的形式(例如语言),也可以使人类获得性快感。

这就让一部分的人的“性行为”进入了一个更广义的模式,ta们不喜欢用生殖器摩擦来获得性快乐,而偏向于上述的新方式,例如我们常看到有人说“啊啊啊,ta在我耳边说了几句dirty talk,我就shi了。”

因此我们要讨论的是,当一个人说自己需要“无性的BDSM”,指的是“没有生殖器摩擦的狭义的性行为”,还是指“没有任何的性唤起的广义的性行为”。

我认为提问者和其举例的s所提的“性”都指的是前一种,生殖器插入的性行为。

Bdsm里是否一定需要这种行为呢?是否一定要以这种行为作为整个游戏的终点呢?

答案当然是:No。

就像我们吃饭,按照从小到大的习惯,不管是一菜一汤,或者两菜一汤,最终是为了下饭,让我们更好地把饭吃完;但我们能不能理解有人就不爱吃饭,只想吃菜吃到饱呢?

当然是能理解的。

变换到bdsm里也一样,我们既要理解有人把bdsm当成下饭的菜,最终是为了把饭吃的更有滋味;同时也应当理解有人就不喜欢吃饭,就爱单纯地实践bdsm。

至于提问者提到的第一位s,说她不爱sex是一种心理障碍,我特意咨询了一位医生朋友,他给我的答案是:

“心理疾病是一种主观认知占比很高的疾病,如果当事者不认为自己有病,医生强行要认定其有病,需要满足很严苛的条件:1、当事者的行为影响到了自己及他人的日常生活,使其无法正常进行;2、该行为持续6个月以上无法缓解。只有这种情况医生才可以做出病理诊断。”

那么请问,提问者“不喜欢sex”这一行为影响到了谁的日常生活呢?怎么就成心理障碍了呢?恐怕只是成为了S无法上床的障碍吧

希望大家以后遇到这种无端的指责,或者试图制造焦虑的话术,可以细心分辨ta是真的在为你好,还是只为了骗你上床。

接下来我们引申讨论一下,刚才说没有“狭义的插入式的性”的bdsm是存在的,那么没有“广义的任何性唤起”的bdsm,即完全无性的bdsm是否存在呢?

也是存在的,至少我认识许多这样的案例。

有一位找我体验绳缚的预约者,她每次来都只需要我把她固定起来放在那里,然后我不能看着她,不能刻意关注她,我需要去做自己的事情,她说我看着她会让她很紧张。

于是我去玩游戏或者洗衣服或者看书,等过上那么三十分钟或者四十分钟(打一把dota),再为她解开束缚,她会变得非常放松和满足,然后就离开。

我询问她为什么会享受这样的过程?此间的心理状态是怎么样的?

她说自己很喜欢被绳子固定,像个物品一样被放在一边的感觉,就像屋子里的桌子、椅子一样,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摆件。由此她获得了一个特殊的观察世界的视角,她可以恣意地看所有东西,而没有人会在意,也没有人询问,这种状态让她无比放松。

她说也许是因为平时自己无时无刻不在被关注着,所以每一秒都觉得压力很大,这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暂时逃离的方式。

很显然她把绳缚当成了一种纯粹解压的方式,就像我压力大了会选择去打篮球一样,这是一种和无论狭义的性也好,广义的性也好,都不相关的体验。

我也认识一位玩鞭子的朋友,他和partner的实践也完全是无性的,纯粹的就像是一项运动。

平时讨论的都是怎么样抽打算给对方热身,热身多久才不容易受伤,疼痛怎么样循序渐进比较好等等等等,每次和别人的炫耀都是自己对鞭梢力度的把握有多么精准,连续多少下抽在了一个点上毫无偏差等等。

这简直和我们篮球群里时常有人发自己打球连中多少个三分如出一辙。如果有人找他练习鞭子他两眼放光
,有人提性那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他只想在通往技术的道路上登峰造极。

所以你问bdsm一定是有性的吗?当然不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只要不伤害他人,我们应当学会尊重每个人的选择。

2.

提问中第二位s说,无性的bdsm有点耍流氓了,相当于享受了一次s的服务,但自己什么都不肯付出。

我个人非常反感这种说法,因为这种说法的逻辑背后带有非常隐晦的暴力。

Ta的逻辑是:我最终是为了获得性,为此我可以付出什么呢?我可以付出酒店费用,道具费用和一次bdsm体验,来换得我需要的性。

这和花钱找x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在进行性交易,但ta的暴力之处在于,当你不认可这种交易时,ta会强行地将一种“过错”安插在你头上,反诉你自私、无耻,而彰显自己的无私、公平。

你何曾见过如此明目张胆的pua行为呢?

但偏偏,在这里,它神奇又令人作呕地发生着。

事实上解决的办法很简单,由于提问者的目的是bdsm而不是性,那么只要寻找目的同样是bdsm而不是性的s,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到时提问者就会发现,没有人再会在性的问题上和自己绕来绕去了,因为方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这个。(当然,确实很难找)

3.

第三个问题是,为什么坚持无性的bdsmer们会被歧视?

从道理上说,有性,无性,就和咸豆腐脑或甜豆腐脑一样,都是不同人的选择罢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偏好,这很好理解,为什么会被歧视呢?

首先是大众的印象,目前所有的影视剧、小说、科普,涉及bdsm题材的,例如《五十度灰》,《解禁男女》,都无一例外地渲染了bdsm与性行为的锚定,这导致几乎所有人都觉得bdsm就是有性的,如果你说你喜欢bdsm但不想要性,那么别人会觉得你是一个吃苹果只吃皮的怪物。

其次是人群的快餐化,不知何时起,以“约”为名义的人群大举进入了这一文化,ta们本质上以“性”为目的,突然发现带起bdsm的标签似乎能增加“约”的成功率,因此无论喜不喜欢,了不了解,都先挂上“s”“dom”再说。

这就导致如果你的最终目的不是性,你很难不被ta们排挤,就像我老家楼下的篮球场,本来小区里为数不多的人打打篮球挺好,但自从广场舞大妈来了之后,便出现了拿着球的人要坐在场下等,穿着花衣服的大妈却可以明目张胆地在场上跳的奇景。

今天讲了这么多,无非是想从各个角度告诉提问者,你没有错,不要怀疑自己,你没有心理障碍,也可以选择不带有任何性行为的bdsm,如果你坚信自己需要不带有性的bdsm,那么吹向任何方向的风都不会将你撼动。

同样的,如果我们遇到和自己不一样的异见者,希望彼此都能多一份宽容,而不是恶语相向。

– 完 –

赞(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无性有错吗?”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