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在上海,封闭管理中的partner们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唯一真实的乐园是人们失去的乐园。

2022年3月底,疫情弥漫,上海宣布了严格的封控管理措施,许多partner们开始经历要么一直无法见面,要么被迫天天见面的局面,我们联系了几位,他们讲述了自己和partner在封控中的经历。

0590,女,sub,24岁

我的dom原本在上海开着三家摩托车用品店,在封了54天之后,他和我说,每天一睁眼就是5000块左右的亏损,真的麻了字母圈在上海,封闭管理中的partner们

我自己4月份的工资也锐减了一半,但我遇到了一个好心的房东,给我免了两个月房租,于是我就把自己的工资都转给了我dom。

我跟他开玩笑说,你不总说想要atm奴吗?现在看看我合格不?嘿嘿嘿。

他怎么也不肯收,我也知道我那点工资对他的亏损来说杯水车薪。但平时总是他在给予我力量,在他困难时,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

《小王子》里的小狐狸说,“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你世界里的唯一了。”

如果我的“小王子”需要,我会为他献上我的一切,一起面对艰险。

字母圈在上海,封闭管理中的partner们

Rubia,女,dom,28岁

记得宣布封城前一天,我的狗子刚好来我家玩,那时候我们还商量着等过几天要一起去电影院看《蝙蝠侠》,然后tj完他回家时我给他戴上了cb锁,跟他说要好好戴锁,等下次一起看电影时才帮他开锁。

第二天,我和他所在的小区都宣布实行封闭式管理,为期5天。我给他发微信,关心他有没有囤好吃的用的,他回复我没事,5天而已,还和我约好一解封就出去吃饭看电影。

但5天之后,又是7天。

我们都开始慌了,开始抢菜,团购,为长期的封闭做规划。我让他先把锁打开,这次tj因为不可抗力先暂时终止。

一开始我们还挺乐观的,觉得这下时间突然多了起来,有空可以一起探索、网调,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

但事实是,每天6点要早起抢菜,抢完菜要下去排队做核酸,实在是累得慌,心里也有一种没底的感觉。

一般男生都不太知道哪里能抢到好的菜,也不太加各种团购群,由于害怕他一个人饿死,我给他布置了任务,每天都要把家里的余粮整理给我看,我看他还少什么,然后去帮他找哪里有可以买到的渠道。

字母圈在上海,封闭管理中的partner们

狗子整理的余粮

比tj更有优先级的是活下去,对吧?

随着封控的日期不断加长,我和他都逐渐变得烦躁,而后麻木,一开始总觉得马上就能再见面了,后来才发现是我们太天真,从慢慢不记得上次见面的情景,到逐渐忘了外面商场的样子,最后,我们连一起走在马路上的感觉都快忘了。

我好歹有只猫陪我,他一个人独居在出租屋里,实在叫我很担心。

果不其然,大约在上周,感觉他的情绪出了很大的问题。语音电话打过去,他过了很久才开口讲话。

他和我说,谢谢我打电话给他,他已经一周多没有开口和人讲过话了,听歌就会流眼泪,看电影看到车水马龙的热闹场景也会想直接跳过,有好多次,他都想打开窗户跳出去。

我安慰他很快就会过去的,到时候会一切如昨,再次见面的时候,我想看到我的狗子健健康康。

但其实我安慰他时自己心里也没底,什么时候才能才次相拥呢?明天,下个月,还是更久?

普鲁斯特说,唯一真实的乐园是人们失去的乐园。

小番茄,女,很多属性,31岁

李银河老师在《虐恋亚文化》里说,只有本身自由的人才会去追求不自由带来的性感,若与本身不自由的人谈论这些,他们绝不会觉得有任何的吸引力。

被封控在家两个月,着实让我体会到了这一点。

说实话,之前一直幻想过和我老公有一段这样的时间,不用去上班,也不用走出家门,他把我圈养在一个小房间里,夺走我的所有社交和语言,想要使用我时便来使用我,使用完我之后继续关着我,给我无尽的黑暗与幻想,直到他下次再来使用。

这画面于我们一直是一个极其性感的梦,但当这场景真实发生时,我和我老公才发现一点也不享受。

4月份我老公的公司裁员,名单里有他,拿了一点补偿后,一下子失去了收入。

一想到每个月有两万多的贷款要还,别说调教了,我俩喝水都觉得是苦的。

雪上加霜的是,原本居家办公的我,4月份也被调岗了,公司只发基本工资,一个月3000多块。

我俩都安慰着彼此,说没事的,之前有存款,还能撑一撑。但谁又都清楚那种心里无比焦虑的滋味。

每天机械地抢菜,做饭,吃饭,查卡里余额,机械地抱着pad看剧,机械的运动一会,看起来挺惬意,但真的心里空落落,对未来无比担忧。

我试着和他提过,做些有情趣的事情吧,好不容易有大把的时间待在一起。

他试着像以前一般绑了我一会,又给我松开了,一脸愁容,说自己没有心情,没有状态,没法集中注意力。

我特别理解他,也终于理解了情趣这件事不是两个人有空待在一起就行的,对两个财务不自由,生活不自由的人来讲,还要去体会“不自由”的情趣,实在是一件过于残酷的事。

前几天我过生日,他想买48号之前推的小玩具给我,我俩横看竖看,几百块钱,硬是下不了决心去买。

最后我和他说,算了,这东西一年也用不上几回,没必要,晚上我们一起做顿饭,点个蜡烛就够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他失落成那个样子,大概是在抱怨自己吧。吹蜡烛时我和他说不要紧的,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我们失去的东西,财富,日子,情欲,迟早都会回来。

字母圈在上海,封闭管理中的partner们

简单的生日餐

本来这征集是想着看看大家足不出户时候会有什么脑洞大开的玩法的,没想到收到的每个反馈都几乎饱含失落和低迷。

与我想象中不同的是,我原本以为封控在家,大家无事可做,会更有机会去实践自己的爱好,但事实上,大家似乎更多地是郁结、麻木、没有心情做这些事。

就像海子在《以梦为马》中写的,“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

在这样孤单与等待的漫长日子里,任何语言只会显得苍白,只能祝上海的朋友们早日自由,再次相见时,别忘了狠狠拥抱字母圈在上海,封闭管理中的partner们

– 完 –

赞(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在上海,封闭管理中的partner们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