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睡前故事j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如果知道故事的结局,你还会愿意臣服于他吗?」

字母圈睡前故事j

和J相遇,是在一个稍嫌寂寞的晚上,地点台中。

那时候的我,还在柜台打工,边点着钱,数着毕业还有几个月才到来。

滑着匿名聊天的我,期待着会有不一样的奇遇。

键入关键字「字母圈」,开启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J自诩是Dom,喜欢身心灵的臣服,大于单纯身体上的满足。

我们像认识许久的朋友般,开始每天近乎两小时的电话陪伴。

那时候的J,距离他当兵的日子剩两周。

我看着照片中理光头发的他,害羞腼腆的样子,

竟也有几分期待见面的时候。

第一次见面,

我们约在大学附近的公交站牌前。

J戴着老帽还有眼镜,

一身轻便的走向我。

我们一起漫步在校园,聊着他大学时期的际遇。

在夜市寻觅着小吃,还有冒着热烟的关东煮。

我记得他喜欢巷口的那家圆白菜卷不要太咸,

记得他喜欢在娃娃机店狩猎,

绒毛娃娃是他的猎物,成为我的宝物。

在床笫之间,我是他的猎物。

他会命令我从低处向上俯瞰他。

他是dom,主动的,让我臣服于他的「那个人」。

我愿意舔舐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包含不堪入目,不能见光的x癖。

他不爱好过于香草的x爱,他喜欢一遍又一遍,在我身上刻画痛楚和愉悦。

我愿意,即使在此刻,我没有了过往的「骄纵」和「任性」。

只能在J的身下当只乖巧的、可爱的「k9」。

季节递嬗,时光荏苒,

我大学毕业,和J一同进了职场。

开始为期长达1年的远距离。

网调」变成我和他的默契,

睡前的两小时,我们会交缠,会拌嘴,

会有谈笑风生,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哼起一两首「老王乐队」,

伴我入眠。

当时能相聚的机会不多,

我们时常依偎在我租屋的五坪大小套房,

在床上交换寂寞和爱意。

时常一同漫步在二轮电影院、熙来攘往的夜市、只有磨豆机声响的咖啡厅。

时常往返台北和桃园,对他的思念,绵延不只50分钟。

时间就这么走了一年,

J允诺我来上海一起生活。

我们租屋在热闹的万华,

一起经营彼此的生活,成为大学时代我们口中那个「现实的大人」。

那时我在内科上班,J在板桥。

我们约定会一起吃晚餐,

刚开始的半年,如梦似幻的让我以为,这样的日子没有尽头。

忘记是谁开始变冷淡的,

说好吵架不要吵隔夜的。

说好不可以让情侣的爱意模糊dom/sub的界线。

说好会豢养彼此,说好了调教要变成情趣的。

是谁开始贪婪了,是谁开始不满足了?

当我翻阅了J的手机,

发现了曾经自豪「宠物」这个身份的我,不是唯一了。

我们成为了租赁契约上共享契约的「房客」,

共同负担房租的「陌生人」。

最后一次谈话,

我们说了许多不堪入目的话。

原来我们渴望的,都不是彼此心中的唯一。

我渴望着一个懂我,支配着我的,

「男友dom。」

J,只是想要,

一个能满足他x癖的「女友」。

我无力嘶吼,浓情爱恋也只能是曾经。

如果我把喜欢J的回忆,放在睡前回忆,

可以梦到过去吗?

场景会不会回到,一同牵手、各自揣怀着忐忑害羞心情的师大校园,

那时候,我和J,还会点头愿意进入彼此的生活吗?

我拥着过去曾有的回忆,

抱着那只J在娃娃机店狩猎到的绒毛玩偶,

想起那次三天两夜的台中行,

遗忘在公交上的那两只「小白玩偶」,

我们的羁绊是不是也遗落在那里了呢?

赞(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睡前故事j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