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一个关于字母圈的故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一个关于字母圈的故事

幼枝关上房门丢下沉重的书包,似乎想把内心的沉重一起卸下,但门外的嘈杂声并没有给她一个足以安静喘息的环境,那是她的爸妈在吵架,为被生活磨平的爱情,为风声鹤唳的捕风捉影,为一切能让两个人厌倦的理由。于是幼枝只能躲在房间里,听着自己的心跳从剧烈再到平缓,从惊惧到习惯,书包终于落在地上,她曾期待的温暖和美好也一同砸落在地。

等外面的声音终于平息了一些,幼枝也终于能正常呼吸,她打开手机看了一眼那个头像,那是一个大叔。虽然不过二十三四岁,但对于幼枝的年纪来说不就是大叔么,头像一身正装,看起来幽暗深邃而冰冷,手指慢慢划过的了聊天记录里有对幼枝的关心和爱护。但同时也有一些略显突兀的语句,比如“虐你会让你安心”,“虐你能让你的痛苦减轻”,“我可以带你进圈”。

幼枝没有可以去帮她分辨善恶的人,她凭借百度的查询和自己仅有的判断能力,觉着这个所谓的大叔可能会对她做一些不好的事,但比起能够在惨淡的生活中获得唯一的关怀和温暖,显而易见后者更为重要,她可能被关怀被拥抱,就像雪地里行走的人渴望温暖的炉火,而被冻僵的人,也有可能会被炉火烫伤。最终那个大叔帮幼枝买了票,高三毕业的幼枝独自前往大叔所在的城市,这一年她渴望温暖,对“思慕”这个概念懵懵懂懂,这一年她十八岁,只想要一个怀抱。

鱼唇也提着一个包,不同的是她同时还拽着一个大大的箱子,她在这座城市扎根了两年之久,箱子里是她全部的家当。而她刚和男友分手,从两个人租住的屋子里搬了出来,分手的原因很简单,生活的压力和对方终于暴露出来的平淡和种种缺点,都让她曾经海誓山盟的喜欢,变得薄如蝉翼般一触就碎,不过让她心凉的是男友的手机里,不求上进的他却变成了一个少女的所谓大叔,帮她排忧解难,还邀她面基,并用鱼唇的钱给那女孩买了车票。

于是鱼唇头也不回的告别了那座城市。

这一年鱼唇23岁,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告别了大学期间恋爱的男友和那间能躲避风雨的小屋,现在她一边忙于生计努力工作,一边在期待能不能遇到一段新的感情,稳固且有一个可期盼的未来。而最近新入职的公司里那个主管大叔似乎对她照顾有佳,无论是地铁上的偶遇还是亲戚拜访时的热水都能带给她些许惊喜。

但生活的生活的本质就是在原本还有期待和顺风顺水的时候,跟你开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鱼唇调整了心态准备好和她的主管大叔有下一步接触的时候,却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了主管大叔有特殊癖好,也就是“思慕”。初入社会不久的鱼唇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好了成为主管癖好配合者的准备。但她不知道自己舍不舍得放弃这段刚准备开始的感情,后来还是在一个午后,在他的百般承诺和循循善诱中,鱼唇忍住颤抖,眼角的余光扫到他提起了鞭子,而此时的鱼唇不知道的是,她的主管大叔还对她隐藏了自己有家室的秘密。

麝香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逐渐臃肿的身材,果然如人所言,稍微上了年纪,体重就像点燃的蜡烛,不燃烧到最后一点热度不会停息,于是麝香报了瑜伽班,出乎她的意料,瑜伽班里除了奔向中年她,还有不少年轻女孩子的存在。看着纤细的肢体折成柔软的弯度,她想起了自己二十岁的时光,那时候也有个会宠会虐的大叔,提着燃烧的蜡烛看她在黄昏的落地窗旁裸身起舞。

这一年麝香四十岁,有一个高中毕业的女儿,有一个刚升任主管的丈夫。而她在二十岁的末尾末她告别了曾经魂牵梦萦的S大叔,找了个喜欢盯着她看然后会笑的眉开眼笑的男人,男人对麝香身体的一些印痕曾有过疑问,却也只是不了了之,麝香也懒得解释,她喜欢这个男人的百依百顺,就像喜欢午后在落地窗前回忆十年前的烂漫一样,那时候的她像花朵一样绽放。只不过这样的日子过得太久,对曾经被宠被虐日子的怀念愈加强烈,然而这种怀念并没有来得及维持太久。

麝香无意间打开丈夫的网盘,在成百上千的照片里,看到让自己眩晕的一幕,入眼的东西是自己曾经最为亲密和喜爱的,有一颗一颗串起来的透明珠子,散发着幽香的低温蜡烛,还有棕色小牛皮的鞭子,曾经也有像这样的一个鞭子落在她的身上,带来暧昧的红印和婉转的娇啼。麝香开始了和丈夫无休止的争吵,如《围城》所说,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沙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而在麝香忙着和丈夫争吵的时候,在一个寻常的午后,他们的女儿踏上了前往另一座城市的路途。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一个关于字母圈的故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