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Dirty talk“骂我!”“我让你骂我!”

会说脏话,也是一种能力,入圈这么多年,我一直认为这是s的天性,张口就来。

直到如今身处迷雾,才知道这条路也是边走边摸索。

在群里我认识了一个男生,他是一名小学老师,我经常幻想这是我的老师,因为犯了些小错误,竟被他折磨至此。那种感觉别提多刺激了。

工作中他勤奋又专业,但在这个游戏里,让我几次无语。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我恰好出差去了他的城市,我满怀期待着我们的第一次,甚至我连药膏都准备好了,想着万一他下手重了,也好自我修复一下。

不巧的是,那晚他所在的学校搞了一个晚会,看见他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漂亮”虽说是一句很普通的赞美,但从他嘴里说出来,我竟觉得是一件无比自豪的事情。

字母圈Dirty talk“骂我!”“我让你骂我!”

见面之前就已经知道他是个新手,很多地方都不太了解,怎么也没想到,他既下不去手,也张不开嘴。

看着他惊慌知错的样子,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心疼谁。

我跪在他的旁边,低着头不去看他,等了很久只是用手轻轻拍了我两下,那种不疼不痒的感觉,就像是你已经期盼很久的大雨,结果下了两滴毛毛雨就停了。

“拜托,你倒是说两句话啊”我实在没忍住,抬起头质问他。

跪好,我让你起来了么!”上道了,还不错,我乖乖的回到初始位置。

又是几下不疼不痒的拍打,第一次怕掌握不好力度,下手轻一点也在情理之中,但是一句话都不说,这又是什么沉浸式玩法。

脑子里过了很多遍悲情的电影,还是压不住浮躁的心,虽然说脏话不是游戏的唯一指标,但是没有它,就像是你在看一部国语电影,能听清,能看懂,但是没有字幕,就是少了点什么。

他看出了我的窘迫,停下手抚摸着我的后背。

我的耐心明显支撑不住素质的瓦解,这算什么?玩不明白还要出来浪费别人的时间。越想越生气。

借着时间的契机,将他打发走了,我张开臂躺在这张未被打扰的床上,没过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睡醒,看着茶几上的药膏就讽刺,皮肤上的创伤都能愈合,那我心理上的呢,谁能来抚平我受伤的心灵。

我以为昨天发生的事情,会让我们提前结束了这段关系,他的问题不是没有经验,而是能看出来他是没有做好准备,心理抵触这个游戏。

“下楼,带你吃饭”是他发来的消息。

虽然他不是一位合格的上位者,但不能否定的是,他是一位很好的伴侣生活中很细致,很会照顾人。

“我昨天反思了一下,我确实算不上是上位者,无论怎么说服自己,始终迈不出那一步”

6岁上学,26岁研究生毕业,求学20年心态早就变了,我的职业和性格好像不允许我说出一些伤害人的话,对不起啊,耽误你的时间了”

他就像是一只风筝,无法摆脱那根线,看起来的自由和高度也都是为了制约他,限制他。

他也很痛苦,求而不得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有多心酸。

我没有和他说很多关于字母圈的事情,默默的陪他吃了这顿饭,今天是星期六,懒洋洋的下午让人犯困。

等我清醒点的时候,他已经在我的房间了,那是一种怎样的善良和理解能让他再次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我把很多话都写了下来,一些希望能在我意乱情迷时,上位者说的那些让人羞耻的语言。照着纸去读总归会好一点吧,不会发挥照着做总可以了,我这样想着。

可能是他放下了包袱和负担,明显节奏轻松了不少,偶然间,还会自己发挥几句。

结束的时候,我们已经大汗淋漓,张开双臂瘫在沙发上。

我看着他头发凌乱,因为疲惫大口喘着粗气,褪去了光环的他,也是一位普通人,也需要一步一步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比起等待粗口的降临,发出这些话的人更不容易一些。

我们将s的身份放置在高台上,凭借自己的期待给他加了很多种滤镜,有些是上位者的责任,有些是下位者的期盼,过于将s神化,导致上位者心理负担重,张不开口,也下不去手。

人生是用来体验的,不是用来演绎完美的,不论是带着身份的上位者,还是身处迷雾中的下位者,都应该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和平庸,允许自己偶尔断电,带着自己的缺点拼命绽放。

张不开嘴的上位者,跪不下来的下位者,都是体验游戏的一部分,放下焦虑,这个游戏的包容性远远超过了你的预想。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Dirty talk“骂我!”“我让你骂我!”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