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主人,婚姻是坟墓啊……”

字母圈“主人,婚姻是坟墓啊……”

通常情况下,如果一对因bdsm爱好走到一起的partner能历尽千辛万苦,步入婚姻的殿堂,我们称之为“修成正果”,并愿意大方地送上祝福,之前有几篇真实故事也以此作为幸福美满的结尾。

但,生活并不会因为结婚而停止,它像一个不知疲倦的车轮,裹挟着所有人前进,也许就像《史密斯夫妇》里说的那样,“故事的结局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故事还远没有结束。”

签完协议之后,我跟他约好,过完元旦了就去民政局办离婚。

他在微信上回复:“好的。”冷淡、简短,没有多说一个字。

刚认识时他倒不是这般样子,一口一个姐姐叫的很欢快。

我们是在一个圈内的聚会上相识,那时我们参加完活动的人一起去吃火锅,他第一次来,但很快就自来熟,细心的帮每个人夹菜倒饮料,大家都起哄说他是天生“家务奴”,谁收了他简直不要太幸福。

他局促地说自己没有经验,应该不太招人喜欢。

不知是谁突然将矛头引向我,“没经验好哇,这个姐姐刚还说想找没有经验的小奶狗来着。”

我被吓的矢口否认,他也瞬间脸红,火锅的香气升腾起来,就这样如梦似幻的,我们的命运开始纠缠。

吃完饭后,大家三三两两地回家,有顺路的就捎带一段,没顺路的就自己打车。

他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问我,“姐姐住哪?要是顺路我可以打车先送你回去?”

所有人听到后都识趣地走开,自觉为我们创造一个独处的机会。

字母圈“主人,婚姻是坟墓啊……”

图片来自电影《华丽的外出》

上车后他开始变得滔滔不绝,和我聊自己去过的地方,自己养过的宠物,自己爱看的书和电影。

他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题,用不完的精力,即使我只是点头附和,他也能独自完成这场澎湃的演讲。

我记得自己兴许是觉得好玩,在某一个话题中突然打断了他,问他,“你是不是想泡我?”

他就像个被看穿了心思的小朋友一样,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看他这么害羞,我又故意提高了音调问司机师傅,“师傅,你也听了一路,以你过来人的经验看,他是不是想泡我?”

师傅握着方向盘,头都没有转一下,“哎,这有啥呢?这不就是年轻人的激情嘛!年轻就好好珍惜吧,等结了婚以后哇只会觉得烦,像我和我老婆,吃完饭能说上两句话那都算有耐心了。

那时候我们被司机的幽默逗得哈哈笑,以至于谁都没发现这是一道命运写好的诅咒。

我们最开始是以dom/sub开始亲密关系的。

我喊他“小狗”,他喊我“主人”。

那段时间真的很开心,我们每周见一次,他来我这里,退去人的模样,变成完全被我支配的大狗子,我则给他做饭、训练,带他体验“不当人”的快乐时光。

除此之外,日常他也黏腻着给我分享自己的生活和快乐,听到好听的歌会分享给我,吃到好吃的饭会外卖给我,带我一起去听宝藏歌手的演唱会,带我去滑雪、潜水,去做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事情。

他很会讨我开心。

在知道我的占有欲很强之后,便主动和我提出,想把自己手机上别的圈子里的女生都删掉。

我有点惊喜,因为确实曾经想过,但从来没有奢求他这么做,他却像看穿我一样蹭到我怀里跟我说,“小狗有主人就很满足。”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心在融化,想要把一切好的都给他。

字母圈“主人,婚姻是坟墓啊……”

图片来自电影《姐弟恋》

真正决定要和他结婚,是在2021年中。

那时我刚换了份需要应酬的工作,几乎每天都要陪领导出去吃饭应酬。

我记得那天喝的尤其多,白酒洋酒混着喝,等到家的时候我已经吐都找不到马桶在哪了。

一个人躺在地板上,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手指头开始发冷发麻,完全不听自己的使唤,心脏也开始剧烈疼痛,我用尽全身力气打开手机,打开微信,点开了和他的语音,但实在没力气说话了。

记不得和他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只记得时间好像变得超级慢,听不见其他声音,只是脑袋里有个人一直在问我,“如果你今天就要死了,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我竟然没有对那个声音害怕,只是没来由很纳闷,啊?我今天就要死了吗?

当我还在纳闷的时候,突然巨大的破门声和呼啸而来的凉风把我拉回现实里。他从风里冲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大白在撕扯,说他没有出入证不能随便进小区,进来救人也要120开的证明。

他的声音特别大,大到我现在都记得,指着两个大白说,“去xxx的证明,我女朋友要是耽误救治了你们谁负责?谁负责?还看?过来帮忙抬人啊!”

到楼下时救护车也刚好赶到,一路上他抓着我的手,我感觉就像一直有一个滚烫的锁链,紧拽着我的魂魄生怕我四散飞向别处。

还好没什么大问题,医生说心脏没事,就是躺着差点被自己的呕吐物憋死。

第二天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地上一片狼籍,到处都是我的呕吐物,弥漫着腐朽的恶心气味。

我有点社死想让他赶紧回去,他却打开窗户把我抱到床上,然后开始拿抹布蹲着清理起来。

他一边拿手机查怎么去除呕吐物的味道,一边嘲笑我这么大的人居然还能被呕吐物憋半死。最后又一个人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

他一脸得意地站在我面前,说,没能力养你让你不去应酬,但帮你收拾烂摊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话一点也不浪漫,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很奇怪的时刻,我觉得他是我生命里的盖世英雄,觉得自己想要和他结婚,然后一起生活。

字母圈“主人,婚姻是坟墓啊……”

图片来自电影《三流之路

21年底我们结了婚,婚礼上有一个交换信件的环节,他的落款是“永远做称职的护卫犬”,我写的是“把最好的爱留给狗子”,由于太羞耻了我们都没念出来,只是对视着会心一笑。

那时候我们成了许多圈内朋友眼中的模范夫妻,甚至在某圈内社交软件上发了结婚证,一晚上就收到了好几百条评论。

我们都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和祝福里说的一样——百年好合。

22年是我由衷为他开心的一年,他的工作在这一年里终于有了起色。

先是升职当了经理,7月份集团的某分公司又出现职位空缺,他又果断抓住机会,调过去当了副总经理。

他和我商量时我能感知到他对于升职的渴望,毕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于是果断支持他去,还调侃他说,“升职的老公变得更加反差了!等老公你回来了就罚你跪在门口,然后羞辱你,原来堂堂副总,在老婆面前竟然是条小狗呀~”

他一走就是6个月,除了每个月回来一次,其他时间全靠网络维系感情。

那期间第一次听他吐槽工作很累,累到不想说话。我想以前总是他找话茬,现在也该换我了。

于是拼命找各种好笑的好玩的事情分享给他,害怕他寂寞,从不拍x照的我也开始学习怎么拍好看的大尺度照片给他看。

但他总是表现的兴致不高,有一次刚视频了一会,他便说有点困了想去睡觉,我有点担心地追问他,你还好吗?

他说,都好的,每天都很充实。然后便陷入沉默。

我有点吃醋,嘟囔着跟他说,以前某些人的充实,是听到好听的歌分享给我,喝到好喝的奶茶分享给我,现在某些人的充实,就是和我说一句“我很充实”。

他一愣,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耐烦,“哎呀不一样,现在都是工作上的事,说了你也不懂,况且你也不是干这行的,没必要徒增烦恼。”

挂了电话之后我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难过,觉得他不爱我了,同时又觉得可能作为妻子,真的应该去理解丈夫,不应该为了这种小事吃醋。

于是我重新整理情绪,发消息给他,“老公。周末刚好没什么事,我周一再请一天假,连着三天我去找你玩吧!周末可以陪陪你,周一你去上班,我就在宿舍帮你收拾收拾。”

“不行啊宝贝,周末有几个领导过来,我们安排了聚会。”他发来一个语音条。

“什么领导周末跑你们那去啊?而且现在不是疫情呢吗?怎么还到处跑呢?”我问他。

“是啊,我也烦呢,总公司的,非要过来,我就去陪一下呗。”他的声音已经疲惫不堪,轻描淡写间堵死了我的全部见面计划。

我想问他是不是其实不想见我,但又感觉这么问的自己像个怨妇,思想斗争了好久好久,我才艰难打出几个字,“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吧?”

他回了一个字,“嗯。”

睡前翻到以前的聊天记录,他说每次我给他发消息,他都开心地想要摇尾巴,还说谁胆敢只回复我一个字,他就化身哈士奇去把对方咬死。

看到这里泪水已经模糊眼。

关掉手机,一个app的推送消息刚好跳到屏幕,写的是《杀死一只知更鸟》里的经典句子——“坎坷之路,终抵星空”。

终于忍不住情绪,埋在枕头里放声大哭。

我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们好像抵达不了星空了。

他又一次回来时,似乎被磨掉了所有激情,吃完饭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晚上也是机械地完成夫妻之间的任务,我问他想不想要晚点更刺激的?

他摇摇头,说最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只是想着怎么多赚钱,希望老婆理解。

我钻进他怀里,说,可是钱是赚不完的,也不能完全没了生活呀。

他突然坐起来,慷慨陈词,“错!大错特错!有钱才能有生活,现在我才算看到了那些有钱人是怎么生活的,说是不让聚集,但人家照样能找到营业的会所;ktv里不肯陪酒,他们能用钱甩到你肯陪为止,还得是跪着陪,我算发现了,什么bdsm都是在过家家,只有有钱、有权,才能是真正的s。”

我有点懵,问他,你也去ktv点小姑娘了?

他再次变得不耐烦,“不是,你的关注点咋总这么奇怪啊?我想表达的是这个吗?而且领导都在,就我不合群,装清高,你觉得合适吗?再说只是唱歌而已,又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理直气壮地似乎我如果再多问一句,都是对他的不尊重。

我紧紧抱住他,和他商量,“要不老公你还是申请调回来吧?我不想你再去那种环境里工作了。”

他觉得我不可理喻,“我工作那么辛苦,费尽心机才拼到了这个机会,凭什么要回来啊?回来又变成总公司里一个小螺丝钉了,我图什么呀?”

“那又怎么样?安安稳稳不好吗?你能不能理解一下我的担心,我觉得都快不认识你了。”我的语气几乎化为了哀求。

“是你不能理解我!”他突然就提高了音量,“别人老婆都巴不得自己老公往上升,你看看你在干什么?不可理喻!”说完便拿着衣服离家而走。

我打电话给我妈诉苦,我爸则气的一个电话打到了他父母那里,誓要为女儿讨个公道。

其实矛盾很明显,我比他大5岁,想要的是安稳和占有,而年轻的他则向往拼搏和自由。

我们双方都毫不退让,我爸甚至搬出了“结婚时房子车子都是我家出的钱”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最后在双方家长的努力下,他最终妥协,愿意协调换成可以兼顾家庭的工作。

2023年过完年,他向总公司申请调回来,但是被拒绝,无奈之下最终换了份工作。我爸妈也意识到这可能有点打击他,于是拿钱给我们买了辆新车,希望可以安抚一下他的情绪。

但谁知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也许是埋怨我家搅黄了他的升职之路,他对我坏很在心。这份记恨在之后的生活中变成了“不配合”+“不合作”。

除了一起吃饭,下班后的时间他几乎都用来刷手机,玩游戏,似乎在说“有上进心不是惹你不开心吗?那我就摆烂给你看。”

我试着去和他沟通,但说不上两句话就被他怼到无言。

回想起初次见面时那位司机说的话,已经宛如神祇给我们降下的诅咒。

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生活无法维系,却又不知如何逃脱,只能和对方不断撕扯着在雪地上滚下去,直至雪崩把我们掩埋。

字母圈“主人,婚姻是坟墓啊……”

图片来自电影《完美陌生人

2023年5月,我发现他出轨了。

我问他,是真的喜欢对方,还是只是为了报复我。如果真的喜欢,我就放你走,如果是为了报复,我觉得受到了严重的冒犯需要道歉。

他说,“什么叫你放我走?你真以为我是你的所有物啊?玩bdsm的时候,那是情趣游戏而已。你想离婚,没门。有本事去法院告我吧,我现在就烂人一个,啥也不在乎,我要报复你一辈子,恶心你一辈子。”

我被气到无语,整理了他出轨的证据准备发去他单位,他的父母又跑来求我,希望我念在夫妻情分上不要闹大,私下解决,他们也一定会想办法约束好他。

加上他又突然认错,说以前那些都是气话,出轨也是为了气我,一时心软的我又将此事搁置,准备协商一下看怎么离婚。

2023年7月,我们的车突然不见了,一查发现居然已经被他卖了,这才想起来之前他说他们单位每个月有车补,所以我把车过户到了他的名下。

想起结婚时添置的东西大多都在他名下,瞬间吓得后背直冒冷汗,一边找律师咨询解决办法,一边稳住他的情绪。

2023年8月,他突然和我说卖车的钱已经挥霍一空,让我再给他转账5w,不然就带着我一起跳楼。

我说他疯了,起身就要往外走,他直接把我一路从沙发拖到窗户那里,把我半个身子按到窗户外,逼我给他转账。

我吓坏了,给他转账之后立刻报警,警察来了之后劝我们和解,我让他退钱,他则说自己有精神病,最后搞到所有人都筋疲力尽才把钱要回来。

2023年9月~12月,我实在不堪其扰,到外面租了个小房子自己住,但他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我的住处,每天半夜通过捶门、砸门来骚扰我,报警也没用,警察说夫妻之间的事情他们也很难办,只能劝导。

由于害怕被伤害,那段时间我无法上班,我的父母那段时间甚至干脆从上海来北京当起了我的贴身保镖,最后俩家坐下来协商来好几次,实在是筋疲力尽,耗干了最后一点感情,这才达成协议,我们家给了他们家一大笔钱,然后尽快离婚,此生再不相见。

字母圈“主人,婚姻是坟墓啊……”

图片来自电影《蓝莓之夜

妈妈和我说,还好没生孩子,不然后面会活得很崩溃。

可是我心里却在想,妈妈,我其实早就崩溃了呀。

当那个从呕吐物里抱起我跑下9楼的盖世英雄,和歇斯底里将我按在窗户上的疯子彼此重合时,我的心早就已经碎裂无声了。

当那个说出要守护我一辈子的人,变成了说要恶心我一辈子人,妈妈,我以后该如何再信任别人呢?

这段婚姻恐怕要击碎我这辈子对于白头到老的所有幻想了。

那天去民政局,我们全程沉默,各自签完字,拿到离婚证后便分道扬镳。

我以为他会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但他头也没回就走了。

想想也是的,折腾了这么久,之前还有力气去愤怒、悲伤,现在早就只剩下波澜不惊的无言和平静了。

打车回家时,妈妈打电话让我别在北京待着了,防止他又想不开干什么出格的事,上海也不错,快回来吧。

司机听到后热情的问我怎么了?碰上啥麻烦了?怎么北京还待不了了?

我说我刚刚离婚了。

司机说,“哟,恭喜恭喜,那你可算重获新生了,这下子可要好好活了哦!”

司机的话醍醐灌顶,像一道阳光洒在了我心上。

突然觉得生活还有太多可能性,远远大于我经历的不快乐,对于我来讲,一个终成眷属的美好剧本让我演成了一个破碎的闹剧,但心存感激的是,生活还是给了我重新开始的机会。

窗外繁花碧柳,阳光普照。

“嗯,这下可要好好活了!”如劫后余生一般,我在心里轻轻回应道。

– 完 –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主人,婚姻是坟墓啊……”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