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好久不见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分离后的人像两个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尘埃,然后我们相互杳无音信。我们是否想过在同一个城市怎么打下一个照面。”

好久不见

安徽字母圈交友群、江苏字母圈交友群

小夕今年30,支教回来后她一直在各个城市流浪。三十岁女人的身体像一瓶打开了的好酒,想喝的人很多,小夕也不想浪费,所以在各色男人间游走。但她有一个习惯,她从不和任何男人过夜,激情退却后的时间点即使是凌晨三四点,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留下一个微笑,然后自己离开。

推开自己的房门,踩在绒毛的地毯上,她踢开高跟鞋,褪去丝袜,解去身上所有的衣服。有时候她会赤裸地蹲在镜子面前发呆,用盯着怪物的眼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年纪了,心里再躁狂和不堪疲惫,也已然不至于站起来像个疯婆娘一样摔打东西。她有时候会和自己对话,问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迷恋流浪,然后自答地说,你是习惯了流浪,你流浪太久了,你甚至从头至尾就没有过归宿。

她是个孤儿,她不太像电视剧里那些孤苦的孤儿,她的父母给她留了一大笔钱。到她进大学的时候,她叔叔就已经把这些遗产全数转移给她。所以大一的时候她泡吧,抽烟,纹身,换男伴如流。她像所有失去方向的人一样挥霍时间,只要她愿意,她可以衣食优渥地过完下大半辈子。

她对着镜子抚摸自己右边的乳房,它略微大于左边的。她每次只要摸到自己的乳房就会想起商。

大二那年夏天,她和闺蜜拿谁追到校草做赌盘,没追到的人去做美术学院做一次人体模特。然后她输了,闺蜜拿着美术学院教务办招临时人体模特的通知在小夕面前晃荡说:“你也可以选择不去,我也不会说你什么哟!”想着闺蜜抱得校草归,还这么得意洋洋奚落她,她丢掉手里的烟头,狠狠地踩灭它,接过单子说:“愿赌服输,谁怕谁,老娘这身材!”

到了要上场的那一天,她心里还是像爬着蠕虫一样尴尬和难受。到了画室,她一下子就轻松了,因为她发现了,原来闺蜜大发善心给她接了一个女子班的课。看见满画室的姑娘,小夕心想,让你们见识下老娘的身材,好好准备好自卑的情绪。当她脱掉胸罩的时候,她逞强傲娇的眼神四处漂游,,最后排那个“女孩”抬头露出了浓密的胡子,她脑子一下子不清晰了,像色眯眯的老男人撞上路中的电线杆,心里暗骂“草”,哪里冒出一个妖孽。她很快确定那是个男孩,一副黑色圆得像胡适之画像里的圆镜片眼镜。小夕保证,她没有外露一丝怯懦的眼神。

小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起刚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直接而又熟练的动作,这些虽然让她更有快感,但她还是不禁想起了那个留着长发害羞的商,那是一个很少见的名字。

商竟然把那张画了小夕赤裸上身的画寄给了小夕。小夕一初以为,这男人看着斯文又内力,居然也用这种方式骚扰姑娘。但是随画附送的信件让她丢下了疑虑,因为信上居然提醒她右胸略微大一些的事实,提醒她应该每年定时检查。因为小夕妈妈就是死于乳腺癌,所以当她听到这暴躁了很久,很多事情她宁愿不去碰,即使是掩耳盗铃,也不想让生活布满未知的恐惧。于是她顺着寄来的地址找到了商,约他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商进来刚坐下,小夕直把咖啡泼了上去说:“那是因为老娘前男友那个蠢货老捏右边!好吗?”接着转头就走了。

商的第二封信来了,写了商的母亲也是乳腺癌去世,当有证据证明他也能切身体会到某种伤害的时候,他对于你隐私的点拨便算是真心实意的善良。所以他是真心提醒而已,送画只是出于礼貌,这些画在他们美术生眼里并不带着猥亵。

于是小夕又约他在同一个咖啡馆,见面前,小夕告诉商,他可以用咖啡泼回去。商坐上座位并没有泼咖啡而是自己顾自己看着些画册。木讷而又善良的样子。小夕从没有碰过这样的男孩,最初也许是征服欲。当初觉得被猥亵,自然是带着自信,觉得你一定是要喜欢我的身体。现在他就坐在面前,满口的艺术和手法。她觉得自己被忽略了。她决定要收了他。一个乖巧老实的男孩是很容易爱上小夕这样的女孩,不能免俗地在一起。小夕带着他做了男人,商每年都拉着她去检查乳腺。小夕以为自己会像对所有男人一样,很快就厌烦他。但时间给出的答案是”否”。她改掉了自己浪荡的毛病,很多时候欲望像夏天的蚊子嗡嗡的时候,商的傻模样都很快拍死了那些烦人的蚊子。更多的时候她看着商专注的眼神自己也会傻傻地跟着笑。商对他,就真的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迁就照顾她小夕。

大学毕业的时候,小夕准备去西南支教。那件事像穆斯林心里的圣地麦加,她心里坚定地要去。她想带着商也去。但商不像平常那样迁就她,并一口回绝。加上商来自北京,他已经在北京找到一份安稳的美术老师的工作。

这时候商的木讷和单纯一下子就变成对命运的温顺。在几个瞬间,小夕觉得商变了,这些变化在她心里腐蚀掉了感情的基底。小夕毅然地背起包袱去了西南,不再听商的任何解释。

两年后回来,她从广州,到上海,待过苏州,最后来到北京。西南边区的生活让他更懂得善良和分享。烟不再是随口叼着,为了虚张声势,也不再喝那些无谓的酒。之于寂寞,像满园的杂草,不再有人修建得像当初那么平整。再也没有出现一个人像商一样曾短暂地治愈过她。

北京像是个宇宙一样,在小夕心里想过一万种相遇的方式,即使只是补着听完他的那些解释。但从未重逢。到了北京后流浪这条路让她执拗于为什么当初什么都迁就她的男人不愿意和她一起走的缘由。原本她甚至都想好了,在西南温暖的天气里,在学校前面浓密的草地上修建出一个圆,她亲自用小枝苗束起商的长发,然后学生们和她都围在他身边在那个圆里听他讲画画。

年轻的时候不好好说再见,那些期待的重逢机会好像大多都活在电视里了。三十岁的小夕,没有力气爬上床,径直在她毛绒的地毯上睡着了,镜子上依然是她美好的身体。她在继续等属于她的药。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好久不见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