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dom/sub臣服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最近用缓慢的速度在看地海六部曲,

是一部充满隐喻,发人深醒的奇幻小说。

dom/sub臣服

其中「地海彼岸」有一个片段,优美的叙述了Ds的臣服,让我不自禁的被吸引。

大法师再度打量男孩,但这一回,尽管有过去的诸多训练,亚刃仍移开了目光。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大法师那对黑眼睛的凝视中,毫无不善的成分,

既公平宁静、又慈悲怜恤。

全英拉德的岛民都翘手仰望他父亲,而他是他父亲的儿子,所以,假如有人注视他,

也是把他看成堂堂英拉德岛的亚刃王子、掌权亲王之子。

从来没有人像这样注视他:单单纯纯当他是「亚刃」而已。

他不喜欢认为自己畏惧大法师的凝视,但他就是无法迎视。

那凝视好像把他周围的世界扩大了,于是乎,不但英拉德岛沉落至连他也不能免。

因此,在大法师眼中,他变成仅是一个渺小形体,

处于四面环海、黑影遮天的群岛大背景中,真的非常渺小。

他坐着,一边拉扯大理石裂缝的新鲜青苔。

不久,他听见自己这两年刚转为低沉的声音,微弱沙哑地说:「我会遵从您的吩咐」

「你该遵从令尊,不是我」大法师说。

他两眼仍定在亚刃身上。

这时,男孩举目回望了。

因为,完成了归顺之举,也就忘却自身渺小,而能目视大法师:

这位是全地海最显赫的巫师,曾为方铎墨井安妥井盖,

自峨团陵墓取回厄瑞亚拜之环,建造内埔岛地基深厚的防波堤;

亦是熟谙东自埃斯托威岛,西至偕勒多岛各水域的水手;

更是当今硕果仅存的龙主。

他,正跪在喷泉旁边,个子矮、年纪大、语音沉静、两眼深邃如夜空。

亚刃匆促跃起,溪下跪,叩行大礼,有点口吃的说:

「大师,容我服效于您。」

他的自信消失了,脸颊泛红,声音打颤。

他腰际佩挂一把宝剑,安插在一副有红金镶饰的崭新皮鞘内,

宝剑本身朴实无华,剑柄是古旧而泛银色的青铜十字炳。

他迅速拔剑,献给大法师,如同家臣向亲王效忠。

大法师没伸手碰剑,只向它注目,然后注视亚刃。

「那是你的剑,不是我的,」他说「而且你不是任何人的奴仆。」

「但家父说过,我可能得待在柔克学院,直到弄清楚这邪恶是什么。

说不定也学点法术,因为我一点技艺也不会。我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力量,

但我的祖先曾有人是法师。假如我设法学一点,或许能帮助您—」

「你的祖先成为法师之前,都是君王。」大法师说。

他站起来走向亚刃,步伐无声但矫健,然后拉了男孩的手,让他起来。

「我感谢你提议为我效劳,虽然我现在没有接受,但等我和众师傅商讨完毕,

说不定会接手。慷慨心灵的奉献,任谁也不能轻率拒绝;

莫瑞德子嗣之剑,同样也不能轻率撇开!……

好了,你去吧,刚才带你进来的少年会照料你用餐、桑拿、安歇。去吧。」

他轻推亚刃后背肩胛中央,流漏一份不曾有人向亚刃表示过的亲密,

此举倘若出自别人,这位年少王子必感嫌恶,但大法师的碰触则有如给予奖赏,

因为他已满心倾慕。

亚刃是个活泼好动的少年,喜好各种游戏竞赛,需运用身体和脑筋的技巧,

他都擅长,且表现优异。各项礼仪和指挥责任,他都得心应手,

纵然那些责任一点儿也不轻松、一点儿也不简单。

但至今为止,他倒还不曾把自己完全交付给任何人事物。

对他来说,事事都容易,而他也都能轻松完成。

所以,凡事都如游戏,他也玩得起劲。只是此时此刻,他内心深处被唤醒了,

却不是被游戏或梦境唤醒,而是被荣誉、危险、智慧唤醒,被一张有疤的脸、

一个沉静的声音、一只握著巫杖的手所唤醒。

大法师悠哉握持的那枝紫杉巫杖,靠近手握之处,黑木之上凸显著银色印记,

是历代君王的失落符文。这样的巫杖蕴含力量,但大法师不以之自恃。

于是,亚刃告别童年的第一步,就在这一瞬间完成:既不瞻望、亦无返顾;

没有堤防、且毫无保留。

dom/sub臣服,是在对方的眼里,看见自己的渺小

是在双目凝视里,褪下华丽的衣裳,放下自以为是

赤裸的,全心全意的将自己献上

那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却是无法抗拒的决定

在那个他面前,承认自己什么也不会

低头,跪下,效忠

而那就是成长的开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dom/sub臣服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