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一位破碎的sub选择“弑神”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她哭的连路都看不清,她说如果早知道DS关系是这样的,那么再也不要尝试了。

字母圈一位破碎的sub选择“弑神”

罗马神话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传说赛姬是世间最美丽的公主,发若银丝,肤如凝脂,每走一步便生出百花遍地,每和一声便引得翠鸟鸣啼。

她的美貌甚至能与美神维纳斯争辉,这引发了维纳斯的嫉妒。维纳斯派自己的儿子爱神丘比特去诅咒赛姬,让她爱上这世上最丑的怪物。

丘比特从窗户飞入赛姬的房间,却迟迟拉不开手里的金箭。他惋惜赛姬的美丽,嗟叹这份美丽带来的厄运。

就在这时,赛姬突然醒来,眼望着窗户的方向。虽然作为凡人,赛姬无法看到神,但丘比特依旧被赛姬那清澈的目光洞穿心魄。

慌神间,丘比特的金箭划伤了自己,从此他夜不能寐地、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赛姬。

前段时间我接到一份投稿,故事的主角南瓜很像这段神话中的隐喻。

南瓜也许不知道这段神话,但她也是被丘比特射中的人。

P是她在一个群里认识的男Dom。有次P在群里发了征友信息,南瓜发现和自己是一个城市的,便加了他。

几次愉快的聊天后,双方想要进一步发展,但南瓜有过被骗的经历,于是问P能不能先交换一下个人信息,这样有助于建立初步的信任。

谁知P来了一句,现在还不行,我的身份比较特殊,一般只会和信任的人说这些信息。

这让聊天陷入了死循环——没有信息,就无法建立信任,而没建立信任,P又不打算透露自己的信息。

正当南瓜觉得这个人是在搞笑,准备删去他的好友时,P提议到,反正在一个城市,不如找个咖啡厅见面聊吧,当具体的人坐在面前时,往往就能消除大部分陌生人之间的隔阂感。

南瓜想了想,也对,喝个咖啡又不会死,便同意了。

南瓜一连用了6个“很帅”来形容这次见面。她说,“没摘口罩的时候我就被帅到了,谁知道摘了口罩更帅。”南瓜甚至一度怀疑P是哪位男艺人,因此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如果哪位男艺人敢这样跑出来见网友的话,应该会被经纪人直接打死。

不知是拘谨还是陌生,南瓜和他聊别的话题时总是很融洽,但一涉及到职业、工作、朋友之类的问题,P的回答总会变成“有点敏感”、“不太方便说”或者“以后告诉你”。

但南瓜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砰砰心跳里了,甚至开始做一个飘满泡泡的白日梦,梦里都是她和P融化在一起的画面。

临走时P的风衣从她身边划过,她甚至闻到了臣服和眷恋在向她招手的味道。

她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对自己说,“怎么会这样,我一定是疯逑了。”

在那个未讲完的神话故事里,丘比特也疯逑了,他顶撞维纳斯,告诉她自己完成不了她的任务。

维纳斯怒不可遏,亲自给赛姬降下诅咒,让她无法爱上任何人。

丘比特看着心上人的爱被挖走成为空洞,不禁心灰意冷。他的箭失去了光芒,他的弓也不再开张。千山万水在他眼里成了无趣的褶皱,时间流逝在他心里成了无聊的永恒。

他不再相信爱,也不再给予爱。因此地球上逐渐没有任何生物可以相爱、结婚,交配。

地球开始失去生机。

由于双方情投意合,南瓜很快和P确认了sub与dom的关系。P出手大方,为人绅士,唯独在关系的规则中声明了一条,“除非他自己找南瓜,否则南瓜不可以主动联系,也不可以打探他的个人隐私,如果被他发现,他会立刻结束他们的关系。”

也许是欲望大过了理智,南瓜同意了。

本着sub对dom的荣耀原则,她觉得P要么就是工作性质敏感,要么就是太多人追他了,所以才不想透露信息给自己造成困扰,既然自己是他的sub,那就应当多为他考虑。

去年中秋时,他们的交友群里举办了一次线下ktv活动,南瓜想和P一起报名,但为了防止出格的行为,每个参与者都要备份实名信息。

P沉默了一会,和南瓜说,“你问问群主,如果我知道一个更好的场地,而且不需要任何费用,能不能让我以赞助方的身份去,我可以帮忙联系这样的场地,但我实在不方便交出这些信息。”

就这样,通过走了一点“后门”,P成功和南瓜参与了那次聚会。对于P的神秘,南瓜安慰自己,至少他对每个人都很神秘,这说明他真的有不能启齿的理由。

由于公司效益不好,年底时南瓜不幸被裁。刚好房租到期,为了缩减开支,南瓜准备去与人合租。

P告诉她自己刚好搬了新家,之前租的房子目前空着,如果她手头拮据的话可以先搬进去住着。

雪中送炭总是温暖人心,虽然对于南瓜来说,P还是个模糊的影子,但南瓜觉得自己已经无以复加地爱上了他,她不知道sub爱上dom是否正确,但她难以抑制将要溢出的情感,于是某一个晚上,她带着些许卑微问道,“你愿意让我住你的房子,说明你已经开始信任我了对吗?”

过了很久,P回答道,“是的。但如果你要我更多的信息,我还是不能告诉你。这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是我真的有自己的苦衷。无论如何你相信我,我不会去做伤害你的事。”

南瓜更疑惑了,会是什么苦衷呢?已经确认关系半年多了,难道连名字,做什么工作都不能告诉吗?

于是她想了个小心思,约P一起去体检。这样既是为了保护双方的健康,又能看到些许P的信息。

谁知p发来了一份打着马赛克的体检报告,告诉南瓜自己一个月之前刚体检过。

南瓜心想,打着码怎么知道这是谁的报告呢?

终于,P似乎到了不耐烦的边缘,他回复南瓜,“这就是我的,我没必要骗你,你不信就算了。”

这个冷冰冰的回答让南瓜感觉自己正和相爱的人站在风里拥抱,她不敢用力,怕臂膀稍一收缩,对方便要化作一阵风不知所踪。

神话里也是如此,看着地球消亡,维纳斯最终服软,她同意丘比特迎娶赛姬。

维纳斯向赛姬的父母降下神谕,告诉他们女儿将嫁与非人,因为赛姬的美貌已非凡人可以拥有。

于是西风之神将赛姬带到了一座宫殿,在那里,她与自己看不见的丘比特结婚。

丘比特并不打算告诉赛姬自己是谁,他认为赛姬还没有到知道的时候。他只是每夜来和赛姬缱绻,一起在爱的河流中追逐,深入溶洞或者清泉的中心,在白雪或者涟漪里留下透明的低吟。

赛姬与丘比特

赛姬的所有愿望都得到了满足,她很幸福,唯一的缺憾是,她猜不出自己的丈夫是谁。

《赛姬与丘比特》,1798,弗朗索瓦·杰拉德,卢浮宫博物馆

赛姬的姐姐们来宫殿里做客,她们嫉妒赛姬拥有如此富丽堂皇的宫殿,于是一起编织了一个谎言。

她们告诉赛姬,她的丈夫是一条通体黝黑,长着无数逆鳞的蛇,他会在赛姬产子时现身,吃掉赛姬和她的孩子。

她们偷偷塞给了赛姬一把可以弑神的匕首和一盏能照出鬼神的油灯,让赛姬找机会杀掉自己的丈夫。

和赛姬不一样的是,南瓜对P心生疑虑,是因为心里积攒的爱越来越多。

她不敢主动给P打电话,因为有次太想P了,主动去了电话,结果她的关心还没说出口,就被P劈头盖脸训斥了一顿,这让她觉得P是不是已经有了家庭……

自己生日收到一大堆P送的礼物后,她也想送点心意给P,可她这才发现,自己连P的生日是哪天都不知道……

前一秒还在幻想和P有更长远的发展,后一秒P随时会消失的担心又如同悬在头顶的利剑,而且越是这样想着,她越是想主动打电话确认P没有把自己抛弃,患得患失间,她觉得自己不像sub,反倒像一只被包养的金丝雀。

也正是这时,她突然想到,自己住的房子是P租的,那么如果去查询租房的信息,至少可以看到P姓甚名谁,但是P又告诫过自己,如果自己试图去了解他的隐私信息,那么这段关系也就宣告结束。

巨大的不安定感包裹着南瓜,但她还是下决心一探究竟。

她找到中介公司,中介却告诉她自己无权透露租房者的信息,南瓜说租房的人是她朋友,但她怀疑自己被骗了。

中介迟疑了一会,说自己先打个电话给租户确认一下。

与其说是一种好奇,不如说是一种发泄。看到中介拨通电话,南瓜反而有种轻松的感觉,她知道P之后会大发雷霆,但她不在乎了,她要让P知道,即便不许自己主动联系,她也必须要传达出自己的疑虑和不安。

在神话里,一个漆黑的夜晚,丘比特再次来到了赛姬的宫殿。一番云雨之后,赛姬假装伴着丈夫入眠,其实手里紧紧握着匕首,准备随时刺入他的心脏。

确认丈夫熟睡后,她拿出那盏可以照出鬼神的油灯,发现自己的丈夫竟是爱神丘比特。

赛姬照亮丘比特

惊讶之间她的手一抖,一滴灯油滴落到了丘比特身上。

丘比特惊醒,发现赛姬正拿着一把可以弑神的匕首对着自己。

任凭赛姬作何解释,丘比特还是吓得连连后退,他们之间的信任霎时子虚乌有,富丽堂皇的宫殿也在顷刻间化为灰烬。

在一片废墟中,他们终于悲痛的发现:原来信任才是爱的基础,怀疑和真心是不能并存的。

南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P的质问后,她反过来问P,“你说你的信息只会告诉信任的人,请告诉我,我哪里还不值得你信任。”

P发来了大段的信息,问她为何如此在意自己是谁?自己是谁到底有什么关系,难道她和他在一起不开心吗?难道玩乐时不尽兴吗?开心不就好了吗?而且确定关系时不是说好了不打听吗?为什么不能恪守边界,反而要得寸进尺呢?

字母圈一位破碎的sub选择“弑神”

像被弑神的匕首刺入了心脏,南瓜心痛地无法呼吸,她和P说:

“我觉的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机器,需要就开机,不需要就关机,并没有真心对我。”

“我要的不是你的名字,而是信任,没有信任,我就没有安全感,我就觉得下一秒你会消失,我就觉得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玩乐时有多开心,分开后我就有多心慌。”

“你想要的太多了,这已经超出了我们说好的约定。”P说。

像有什么崩解的声音,南瓜知道,属于他们的金色宫殿也分崩离析了。

当天晚上南瓜就搬出了P的屋子,和P结束了联系。

她说自己哭的连路都看不清,还要拖着行李去找临时可以住下的宾馆,她说如果早知道DS关系是这样的,那么她再也不要尝试了。

不知为何,听南瓜讲完自己的故事,我会想起丘比特和赛姬的神话隐喻。

我能想象那天晚上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在路上孤独寻找着旅馆的南瓜,就像我能想象站在宫殿废墟里,孤独举着油灯和匕首的赛姬。

只不过在神话里,赛姬和丘比特最终重归于好,而在现实中,南瓜则为自己的冲动开始收获了教训,不得不在眼泪与破碎中完成了属于她自己的弑神。

– 完 –

讲述者:南瓜(化名)

笔者:48号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一位破碎的sub选择“弑神”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