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sp小圈故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18岁的时候是我最为躁动的青春,对于那种被鞭挞的幻想就像流淌在我基因里的DNA一般,根深蒂固,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躁动将我自己置于了危险之地。

字母圈sp小圈故事

高考完的暑假是我彻底解放的青春岁月,丢下书本拾起戒尺是我那段时间最大的愿望。或许是小说看多的缘故吧,在还没有实践之前的我是一个实打实的西装控,他在那段时间的出现几乎满足了我当时一切幼稚的幻想。28岁、律师、某985政法大学毕业、年入近百万、西装革履斯文败类,当时的我以为真命天子就这样机缘巧合般的出现在了我的生命当中。

除了自身条件的优质外,他的言谈举止也无不充满了优雅,当我还是一个小白的时候他很耐心的给我科普了各种圈内的小知识,我想找一些sp的视频,他就给我发来了5个G的压缩包;我好奇实践是什么样的时候,他很耐心的跟我讲他实践的故事和经历;每天晚上当我感到寂寞和想要了解更多这个圈子的时候,他总是陪伴我的那个,于是我就这样迷上了这个“该死”的男人。

02

噩梦的开始

躁动的血液似乎就要沸腾,在这样一个几近完美的男人面前,我把持不住了,于是向他提出了实践的想法。出于第一次的原因,我向他说明了我的禁忌:不脱光,不接受羞耻的姿势,不发生杏行为。他欣然答应了。

第一次的实践是在离我家不算太远的一家酒店里,他按照了我的幻想那样穿来了那套西装,当我正在床头局促不安的坐着的时候,他坐在我旁边不断的给我安慰,让我慢慢放下了戒备。

一开始的时候便如同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依然保留着我的上衣,我趴在床上害羞的将脑袋埋进被子,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男生面前如此赤诚相待让我羞耻而又兴奋。

但是很快这种兴奋被落下的击打所击碎,大约进行了15分钟左右,我听到了他对我说:“你知道吗你迟到了10分钟,我要给你一些惩罚,把上衣脱了

03

大脑一片空白

我并没有理会我以为这是一个玩笑,但是加重的击打似乎在一遍遍的告诉我他没有在开玩笑,无论我怎么喊叫怎么拒绝他都没有理会。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愚蠢的忘记了安全词设定。

慢慢真的有些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我脱我脱” 那天我体会到了屈打成招的真实含义。一边脱还一边按照他的要求说“主人我错了我不该迟到”。或许这就是小女孩的天真吧,当我赤身裸体的看到他整洁的西装革履,我放下了我的戒备之心。

他说我太拘束了,把上衣脱掉是放开自己,但是我的内心并不好受,只是这个男人说的话让愚蠢的我并不知道怎么反驳,于是我强迫着自己去接受我太拘束的“事实”。

褪去上衣后,我能明显感受到他的力度减小了,但是人离我更近了。

他摸了摸我的头跟我说,打完了,让他抱抱揉揉,当我正准备穿上上衣的时候他一把把我拉近了他的怀里,毫无准备。

“怎么样,还舒服不?”他温柔的问到,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其实我并不舒服,但是我不断的会用对这个男人的幻想告诉自己,是我自己没放开。

正当我闭眼享受安抚的时候,突然间我感受到了一只手在我的下体游走,我猛然睁开眼睛我发现他正在揉捏着我的小豆豆,我惊吓得尖叫起来想要挣脱却被他死死拽住。

“你在干什么!”我吼道。

“你下面湿了,我帮你擦擦”他漫不经心的回复到,手没有停止揉捏。

“我们实践前没有说过可以做这个!” 我非常生气

“但是你湿了这件事情实践前你也没说你会,湿了说明你想要,实践本来就要做这些,如果你不接受那说明你不需要安抚,那我走了”

他很严肃的说。

04

焦虑涌现 谎言搪塞

那一刻,我心软了,我害怕失去,我希望得到安抚,于是我就继续说服自己,是我的问题,就这样他继续发泄着他的快感。

回去以后其实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这是我的所想要的,是我喜欢的。但是我却坐在桌前持续着发呆。

我一边极力掩饰自己的焦虑感,一边还在跟他诉说着我的满意,只是这种满意诉说逐渐让我觉得恶心。

我躺在床上回忆着实践的场景,我为什么答应他脱衣服,我为什么答应他触碰我那里,实践不应该就是纯粹的sp吗,没有的没有的,这是为了放开自己,这是符合我自己想法的,是我不懂禁忌。

我就这样用一个谎言去弥补另一个谎言,用一个自我去欺骗另一个自我,这样的恶性循环逐渐的将我撕裂,当我去寻求他的解答的时候,他总是可以用一个我无法反驳的理由将我我的质问击退。

脱衣服是为了让我放开自己。

抚摸我下体也是一种安慰的方式。

并没有发生杏行为,他的行为没有越界。

是的,确实是这样,似乎都是那么无懈可击,但是我越来越无法说服我自己了。

05

选择了逃离

后来随着我在圈子里当中社交的社交深入,我认识了很多同我一样属性的小B,跟一个女孩的交流当中我惊讶的发现,她跟一个Z说好的纯实践在实践当中一步步演变成了边缘杏行为,我很不解的问她难道你不生气吗的时候,她告诉我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生气,因为她的z告诉她这样的行为没有越界。

于是我就去找了更多了z,我想知道他们对于越界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只要没有杏就是没有越界”
“说中度的其实就是重度,小b对自己承受度都是乱说的”
“小b来实践那肯定要听z说的,z的命令就是一切”

听完他们的描述,我有些魔怔,难道这样就真的可以吗,我开始感到失望,原本只是对那个道貌岸然的律师的失望逐渐转移到了对这个圈子。

于是,在那一年短暂的几个月经历以后,我选择了退圈,我不再对这个圈子抱有任何希望,如果大家都是这么没有态度和底线,那我宁可割舍掉我的爱好。

所以在18岁那一年,我逃离了小圈,我逃离了那个该死的律师,我逃离了这个带给我焦虑的地方。

06

主动方的反思

这个故事,是她后来在和我实践以后坐在床头告诉我的,我很惊讶在这个女孩身上发生了这样无可理喻的事情,我为她感到气愤和和同情。

她的回归是对圈子最后一丝的幻想的践行,她告诉我她看中的是我对我言行的践行,而非任何背景或是其他什么品质。我感谢她的信任的同时,她告诉我希望能够将她的经历写成一篇文章告诉那些女孩子们,在幻想圈子美好的时候,也请别忘了那些隐藏在角落的黑暗。

sp是一方掌握主动一方被动的亚文化,在这样的权力交换当中,支配着方相互信任的便是取得双方意见的原则。很多人听过SSC原则和RICK原则,也都知情理性同意的基本含义,但是每当不适发生的时候,许多人却习惯性的用对方是同意的理由将自己的不妥所搪塞,而让稀里糊涂的女孩子将自己的感受归结为自己的不开放。

我们并不喜欢去谈论这些事情,仿佛这些事情的出现就会破坏自己的内心幻想,深怕我们所幻想的圈子美好的乌托邦就这样倒塌,然而不幸的是,这样的乌托邦早就不存在了。

在圈子里很多人以为做为主动就掌握了所有的权力,就可以随意支配与自己实践的小贝,但其实并非如此,主动所拥有的权力均是由被动所给予,被动告知的禁忌和喜好便是主动的权力使用范围,作为一个主动,应该认真倾听和判断被动的想法和状态,和对方认真商讨实践的边界和安全词。

美剧《绑定》中米拉女王对女主说道:权利是一种责任而非特权,作为主动方最需要明白的品质是谦卑。

字母圈sp小圈故事字母圈sp小圈故事

许多不明所以然的人会将圈子当中的sp与虐待所相连,同样的行为,虐待之所以为为虐待是被动方的体验是痛苦的,而圈子之所以为圈子是被动方的体验是愉悦的,作为一个主动方,你掌握的并非对方的特权,没有被动方的给予,一切且为虚无。

保持谦卑,将被动方所给予你的特权稳稳拿住,始终记住,你所得到的越多,你的责任也就越大。如何去保持让对方愉悦且不越界的难度也越高,但是做出了承担对方所给予你的权利的时候,请不要辜负对方同样给予你的那份坦诚相待的信任。

07

被动方的反思

对于被动方而言,请一定判断你是否要将某项特权给予你的主动方,比如脱去多少衣物,选择什么样的姿势,很多被动并不知道怎么去判断自己的状态是否被越界,往往主动也会用一些理由去搪塞被动方,就像你当时的状态是告诉我你想要,我没有和你发生杏行为所以没有越界,我这样做是希望让你更加放松。

有的时候倘若我们无法了解和面对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们就会陷入被对方肆意支配的地步。

肆意的支配带来的就是不平等的关系,在实践的时候,或无助或可怜,这都是我们自己主动做出的选择,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是自己喜欢的,什么是自己禁忌的我们应该去主动做出判断,而非完全听信对方的一面之词。

因为倘若你都无法了解自己,那么再资深的主动也无法去明确你的界限在哪里。因此在实践前请和对方清楚的探讨自己的想法,去共同制定属于你们实践的秩序。

一场实践愉悦的核心并不是击打的多么完美,对方的经验多么丰富,而是这场实践是否让你感到舒适,是否让你觉得你可以掌控你将什么样的权利给到主动方的选择。

作为被动方的被动只是实践的氛围,在实践面前我们是“可怜弱小无助”,但是在人格上我们是强大的,因此当实践发生之时,你感受到了什么不适,那么请大胆的说出来,因为越界与否并不在于对方的看法,而是在于你的舒适程度,如果你不舒适了,那么这就是越界。

09

期望

作为曾经在圈子当中受到伤害的她告诉我,她认为营造一个良好社群氛围的关键并非我们粉饰太平一叶障目的去幻想圈子多么美好。

作为被动方应该主动掌握界限的划分,被动方只有清楚地明白自己的状态之时才能够去放心大胆的开启实践。与此同时如果对自己都不够了解,即便对方尊重你所给予他的权利,你也可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感受到越界带来的伤害。

界限在哪我们并不知道,因为判断存在于参与者的心中,主动谦卑的接受被动给予的权利,被动清楚认知自己的愉悦和底线,双方互相配合,在满足前提的条件下建立起了的信任感,才是一场美好实践所需要涵盖的真实底层逻辑。

赞(1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sp小圈故事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