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能够形成共生的,都并非完整”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世界好吵,我帮你捂耳朵吧。”
字母圈“能够形成共生的,都并非完整”

昨天的推文,我们介绍了假性亲密关系。

“依赖共生(Codependency)”经常与假性亲密关系一起被讨论,因为“Codependency”造成的病态相互依赖的关系,往往也是方的共谋。

和假性亲密关系一样,Codependency 的方也往往都看似稳固,很难分开。

猫桑在以前的推文中也写过,当一个主体本身并不完整的时候,TA们感到失落,因而想要与另一个主体形成深入的纠缠与补充。

由于刻骨的空虚与孤独,我们渴望与另一个生命融于一体,幻想自己可以分享另一个主体的力量与荣光。

但事实上,能够形成共生的,都并非完整。

“拯救与被拯救”和“施虐与受虐”,只是同一种关系的两面。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依赖共生”。

什么是依赖共生(Codependency)?

Codependency这个词,在中文中曾经被翻译为拖累症,然而我们认为这种翻译并不完全准确。

我更愿意称呼它为“依赖共生关系”。

Codependency最早出自和物质成瘾相关的语境,是指一种伴侣之间的关系。

例如,一对伴侣中一方酒精成瘾,导致自身功能低下;而另一方则依赖于伴侣的这种功能低下,给出强制性的照顾,来满足自己的精神需要。

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Codependency的本质是一个人无法依赖自己内在的自我、或自身完全的意志来决定自己的行动。

他们的行动和自我价值都依附于外界的东西,可能是人,可能是成瘾物质等。

在一段狭义的Codependency的关系中,两个人都具有这样的特点,需要一方有生理或精神上的成瘾(嗜赌、性成瘾、物质成瘾等),造成这个人功能低下,极端对自己不负责任;而另一个人则高度依赖这个人的“社会生活功能低下”和“不负责任”,在过分地、强制地、照顾另一方中获得自己的价值感。

这是一种病态的共生关系。

在依赖共生关系中扮演“助人者”角色的一方,往往“依赖别人对自己的依赖”。

他们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另一半身上,给予TA并不需要的过多的关怀,为此可以完全忽略自身的需要,同时又带有强迫性的控制欲,痴迷于控制对方的一切。

一段Codependency的关系中,往往两个人都既是受害者,又是同谋:一方依赖对方,另一方则依赖“对方对自己的依赖”。

在这段“共生”的关系中,两个人往往都会感到痛苦,也能够感受到他们在做有害的事情,助人者能感到自己真正的需求被忽视,还会给自己打上“弱者”、“受害者”的标签。

但实际上这种关系也是他们自己所寻求的。

Codependency关系中的人,其实也是秘密地达成了互惠的共谋,这一点,和假性亲密关系是有类似之处的。

不过,假性亲密关系的双方并不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事实上,他们是同盟者。

他们携手建立起了降低焦虑的机制,避免和对方分享真实的感觉,尽管这种机制会使关系变得冷漠和令人窒息。

他们觉得,这种联盟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而避免使自己面对那些真实的失落感。

他们不会轻易对自己的伴侣放手,不肯结束亲密关系,但这并不是因为情感上的亲密或者深刻的承诺,而是因为这种关系帮助他们防御了“真的在乎一个人”所可能导致的风险。

而从两种关系的性质上看,Codependency是一种可以被识别和确认的、有害的个体病态心理(不管是成瘾者,还是助人者,双方都有病态心理),而假性亲密关系则只是关系的一种,虽然也必然有它的负面作用,却不一定是“病态”的。

尽管这种关系在表面上是“安全”的,且会使人长期深陷其中、不易分离,但假性亲密关系如果不加修复,会带来很多问题。

就像心脏过于有节律地跳动,反而是严重心脏病甚至死亡的前兆一样(健康心脏的跳动反而不是那么规则),过于冷静和规律的交往模式很有可能是一段不够健康的关系。

一方面,假性亲密关系中的人,可能从儿时起,就没有过真正双方彼此接纳和理解的深度联结,他们对自我的角色定位因而是非常片面和狭隘的,TA的思想和行为都有日常的规则可循。

假性亲密关系压抑了人的情绪、也压抑了人的自我认识,从而就剥夺了这个人真正去和别人联结的可能。
此外,假性亲密关系中的两个人,即便努力去“照顾对方”,也常常会觉得失望。

双方都会觉得自己是唯一一直在付出的那个。

这些人中的许多,从小就要去满足父母明确提出的各种需求,因此他们逐渐失去了看到“别人或自己真正需要什么”的能力。

他们自以为是的付出是基于自身,而不是对方的。

因此这种付出注定会让他们感到更加被隔离、被剥削、被低谷,感到愤怒

当我们在无意识中被消磨得精疲力尽,总会有其中一方或者双方觉得孤立无援,开始渴望真正的亲密。

最终想要离开这段关系。
在这时,我们中的一方可能就会突然有向外寻找新的对象的冲动。

但即便发展了新的恋情,可能还是会对于接纳一个新的人、作为“真实的自己”被看待和被爱而感到害怕和焦虑。
如果你习惯了假性亲密关系,你最应该做的也许是检视自己在每段关系中已经形成的角色及期望的固定模式。

比如,你们总是无意识地、但却是不可避免地,按照设计好的固定脚本来扮演角色。

我们已经知道,这并非正常的状态,而只是对焦虑的防御机制。

但是要知道,焦虑是不会因为防御和逃避就自然消亡的。
在意识到自己的假性亲密关系状态所带来的危害后,你可能会拥有“冒险”的动力。

当你尝试着迈出第一步,比如试着对一份感情怀有并不总是拥有失败结局的期待,你就有可能想要发展真正的爱情。

渐渐地,你可以试着与对方分享自己的感觉,让对方了解真实的你。

这一定会让你害怕,你体内的预警机制会跳出来,告诉你让他人了解你是危险的,这会让你惊慌和脆弱;然而,处理焦虑的方法不是逃避,只能是经历它们。

“勇敢不是不恐惧,而是心怀恐惧,仍然向前。”这句话可能就是那些假性亲密关系者最好的解药了。

以上。

参考资料:

Mark B.Borg , Grant H Brenner, Daniel Berry.(2015): Irrelationships:How We Use Dysfunctional Relationships to Hide from Intimacy: Central RecoveryPress.
Beattie,M. (1986). Codependent no more: How to stop controlling others and startcaring for yourself. Center City, MN: Hazelden.
Acevedo,B. P., Aron, A., Fisher, H. E., & Brown, L. L. (2011). Neural correlates oflong-term intense romantic love. Social Cognitive &Affective Neuroscience, 7,145-159.
Chen,S., Boucher, H. C., Andersen, S. M., & Saribay, S. A. (2013). Transferenceand the relational self. In J. A. Simpson & L. Campbell (Eds.) TheOxford handbook of close relationships (pp. 281-305). New York, NY: OxfordUniversity Press.
Fletcher,G. J. O., Simpson, J. A., Campbell, L., & Overall, N. C. (2013). Thescience of intimate relationships. Malden, MA: Wiley-Blackwell.
Fletcher,G. J. O., Simpson, J. A., Campbell, L., & Overall, N. C. (2015).Pair-bonding, romantic love, and evolution: The curious case of homosapiens.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0, 20-36.
Johnson,S. (2013). Love sense: The revolutionary new science of romanticrelationships. New York: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能够形成共生的,都并非完整”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瘾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