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8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午夜消失的m”

这样的m你们是能避开一个是一个,不然午夜梦回的时候,换作是谁都得被气坐起来!

字母圈“午夜消失的m”

我和m是在同城软件上认识的,刚认识的时候,她给我的印象很好,每天都会早早地就去睡觉,像个会按时熄灯的学生一样。

后来她生病我占了同城的优势,在小区门口给她送过药,生理期难受,我找跑腿给她送过暖宝宝。

就这样,没有费太大功夫我就将她收入囊中,她真的如我所想,是一个很听话的女孩儿。

我们出来玩,看电影,哪怕是游戏了,她都不会在外过夜,雷打不动的十二点前我要把她送回小区门口。

刚认识那阵我也以为她的规矩会随着我们认识的时间逐渐模糊,第一次和她聊天聊到深夜,我和她说了很多我的经历。

她是一名合格的听众,时不时会回应我几句证明在听。

当我聊到研究生那几年时,她说了句很羡慕我,她最遗憾的就是没有上大学。说完这句一直都没有回复。

糟了,一定是我说到女孩儿的痛处了,刚编辑好话一抬头正好零点多一分。

十二点就像是个魔咒一样,只要过了这个时间,我是怎么都找不到她的。

她说因为家里没交物业费,就不能办理门禁卡。每天都要在大门口碰碰运气,运气好可以跟着人流进,运气不好就只能叫保安给开一下。

最搞笑的还是去年跨年,别人都要赶在十二点新年敲响的那刻和恋人相拥在一起,而我们却飞奔在大马路上,就为了送我的灰姑娘回家。

她是我的灰姑娘,不论我怎么央求都要十二点前回家,她也是家里的白雪公,看起来被保护得很好,有大女主的坚定,也有小女生的单纯和美好。

字母圈“午夜消失的m”

我们因为是同城所以常见面,有一次借着酒劲我问她对我有没有想法,她想都没想就应了句:肯定有,不然也不会认你当主子。

她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我也知道是我越界了。

说来这是我第一次收m我不知道大家都是怎么玩的,是对对方的私生活一点不打扰,还是说会有一个舒适的交友界限。

倘若说方都不打扰和深入到对方生活里,这种关系和炮友有什么关系呢?我始终带着这个疑问,可惜没有人能指点一二。

去年夏天我要去济南出差,差不多要去一个星期左右,索性就带着我的下位者当旅游了,就去年山东的热度,即便是乖乖女也是不好拒绝的。

知道游客会多我早早的就订好了一间大床房,虽然我们还未一起过夜,但毕竟都游戏了多次,应该没有避嫌的必要了吧。

没想到刚放下行李,她就吵着闹着要单独开一间,即使不在家父母晚上也会给她打视频,实在不方便,最重要的是不想诓骗爸妈。

无论我怎么讲她都是听不进去,乖乖女就是死性,当时我只有这一个想法。

因为这个酒店已经没有空房了,无奈我在不远的酒店给她单开了一间单独住。

那晚我没有去见客户,而是和她在小吃街吃吃喝喝,都说旅游是鉴定情侣关系最好的方法,果真如此。

我们一张合影都没有,连她手举印着“我在济南很想你”的饮料杯子,这种简单的拍照留念,都不允许我的手入境,所以这就是她说的界限吗?

我理解的不介入对方的生活不是说像陌生人一样毫不知情另一方的生活,而是不参与任何决定和左右行进方向。

当一个人离开另一个人的时候,一点痕迹都没能留下,那不是离开是从未走进。

即使是出去旅游,也逃离了父母的管束,我们还是在每晚的十二前分开。

我对这事儿的热度随着对方的推搡已经慢慢降低了,从山东回来的那个月我们只见了一次,她不主动约我,我也没上赶着凑过去。

九月底,我们的城市开始逐渐转凉,夏天的期限也慢慢逼近,家里开始不停的催我,催我换个不忙的工作,催我快交个女朋友,总之就是催,没有理由的催。

要是父母和孩子之间也有个舒适的距离就好了,就不会让孩子烦,家长累了。

也是那几天我突然明白,被爱的一方都是希望有距离,有自己的空间。主动方没有这个困扰,是因为此刻没有接收到这种爱的电波,你的父母有责备过你管的太多么?应该很少有这种情况吧。

和朋友三两杯就喝多了,那时我多希望她能给我打个电话,发个微信嘱咐我要少喝点,早点回家啊!

字母圈“午夜消失的m”

迷迷糊糊间我都走到她们小区了,那个时候已经十二点多。想必是碰不到我的m了。

因为不想麻烦保安我在小区外站了一会刚想走,就看见和我一样有点站不稳的男人轻拽了下大门就开了。

原来是今天大门不好使了,我学着他轻拽了一下就进入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我脚踩着她常走的路,看着她已经再熟悉不过的风景。路过的一个单元门下站着一个瘦弱的女生。

我苦笑了下,怎么能这么巧就看见她了呢,一定是我想得太多了,看谁都像是她。

不对,这不就是她吗?她穿的还是我年初送的一件耐克新款外套呢。

我装作等人的样子,站在一辆车后,我越想越不对索性拿起手机给她打了个微信电话,但那个女生丝毫没有被手机打扰的样子。

不到五分钟,迎面走来了一个年纪很小的男生,身穿一身黑色衣服,临近身上的香水味一阵阵飘在我的头上。

我用余光看见女生挽着他的胳膊走进楼里了,那晚我确实喝了点酒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她。

第二天她给我打回来了,说昨晚睡得太早手机就静音了。我也没多问什么,约她五点在小区门口接她去吃饭。

四点半,我早早的就到了昨晚的单元楼下,我多希望昨晚多喝点也就没有力气能到这个小区了,我也希望昨晚没喝酒多好,是不是她我也能一眼看出来。

怀疑被欺骗的日子,是一秒钟都难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楼里走出来了一个女孩儿,在今天前还是我最喜欢的下位者,这一刻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我叫住了她,显然她很惊讶但是没有慌张和不安。

“今天不用等男朋友吗?”

“还没下班呢”

原来十二点不是父母定的门禁,而是男友下班回家的时间。这个时间的左右不是一个乖乖女在遵守父母的教导,而是身份的转变。

我生气的把她拽进车里,这短短的一百多米我已经在脑子里想了多数个不原谅她的理由,可偏偏人家却没按照我的流程进行。

话说来说去,她都没有认为打破这种平衡是自己的欺骗,而是我的多管闲事。

以下是我回忆中她的原话:

“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又做错什么了呢,是我没有听你的话还是我违背了你定的规矩呢,都没有吧。

我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也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也没有背叛你,只能说我事先没有说明这件事儿。

我们仅仅是简单的主奴关系,不能因为你和我男朋友都是男人,就算是背叛吧。

这件事儿能谈的上背叛,也就是我男朋友有这个资格了,你还算不上。

你越界了,我们也就结束了。

那天,我在车里坐到了十一点半,我不认为这件事情我有错,什么界限和距离,那些都是机器人在出场时设好的参数,人不应该如此。

虽然这是我第一段在圈里的经历,还算不上一些经验之谈,但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还是想说。这个圈子为什么让大家感兴趣?

是因为机械的鞭打还是提前输入好信息的几句脏话,又或者是规律性不用刷卡也能吐金币。

都说圈子的项目是根据下位者的爱好量身定制,没有一个合格的裁缝是不用量体,打眼一看就知道适合什么款式和尺寸的。

不论大家玩了多久,已经变形了多少个思维,即便是现在也都希望对面是个有温度的人吧,你能对机器人臣服吗?

又或者机器人有资格被你供奉成主子吗?

A:“你今天中午吃了什么啊?”

“黄焖鸡米饭”

“那很好啊,偶尔吃吃外卖换个口味挺好的”

B:“你中午吃了什么啊?”

“黄焖鸡米饭!”

“哎不行,外卖都不健康,你听我的下次不许吃了”

两种交谈方式,身为下位者都明确告知了对方自己的生活痕迹,但能说第一种参与到对方生活了么?没有吧?

我们常说主奴间不应参与对方的生活,我理解的应该是不左右对方的思维方式和生活轨迹,即便是小区保安都会在一个人的生活里留下属于他的痕迹。

参与和干涉是两个没有关联的动作。

我们做着伴侣的游戏,扮演着亲密的关系。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陌生就不应放在起身后的点滴里,而是两个本没有机会合并的轨迹中。

人生就像是一趟列车,你我本应是陌生人,因是这点爱好让我们靠近,不论是我坐上了你的列车,还是你向我靠近。

你我同行的这段旅途,只要共同欣赏沿途的风景就好,你可以用你的经验和思维告知我前方会不会有障碍,但行进方向和列车速度依旧是我自己在掌握。

别让冰冷的警戒线寒了两个火热的心,也别让过热的头脑(以上位者的身份干涉下位者的生活)吓跑了冰冷的人。

赞(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午夜消失的m”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