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你是不是也会偶尔想起我?”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我有时候会想,想很多东西。想宇宙的起点是什么,我们到底能不能发明时光机,想这世界会不会好,诸如这些浩繁的问题。

“你是不是也会偶尔想起我?”

青海字母圈交友群、宁夏字母圈交友

还有,我还想你,姐姐,你会不会在什么时候,或是喝多了,或是在阳台上不经意抬头看见星空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有这么一个我。对啊,现在谁还能抬头看得见星星啊,可我一抬头望着天空的时候就会想起你,所以天空上像是有了一颗星,闪着你的光芒。

之前看了推文《摆渡人》,我会心一笑,你不就是我的摆渡人吗?但你没有将我送到什么彼岸,船抛锚落停在这湖面上,你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没到岸的我,漂泊无依。

你消失大概一年了吧。我也顺利进入了大学,一切都很顺利,生活如流。你以前说我的天真。我始终没有想明白,天真有什么不好。也许,如你说的,只有步入社会才会明白天真要付出的代价。可是,如果我一直想你放不下你这件事是天真的话,我其实还挺愿意珍藏着我这份天真。

认识你的时候,我还在准备高考。你在同好群里嚷嚷说想要喝酒,我私信你说,我可以陪你喝。你笑我还是个孩子,不应该喝酒。可你为什么在半小时后给我发来你的位置?我宁愿相信你已经在默默关注我,可你说,你只是刚分手,有点饥不择食。这话明显会让我沮丧,可你喝多了抱着我哭的时候,我便不在乎这些了,起码那时我能安慰你。

虽然之前我有过女朋友,但也只是到牵手为止。那次扶着酒醉的你进酒店真的是我人生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开房。你像一个武林高手一样,醉意迷蒙中还能一步一步地带我走进你的身体,你像是打着熟悉的醉拳,一切都很有章法,清醒的我反倒像个慌乱的无名之辈跟着你的路数也只能节节败退。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说,我醒来的时候看见你窝在我的怀里,也像极了一个需要宠溺的小女孩,眉宇间熟睡的表情可爱极了。我轻轻吻你脸颊惹你苏醒的时候,你斜着眼瞪了我一下,我害怕地收回枕在你脖子后面的手臂。你接着冲我坏坏地一笑,一手把我的腕紧拽在胸前,然后自己坐了上来。我在下面仰望着你的脸,颤抖着泛红。那时候我真实而确切地感受到,那一刻我是属于你的,你也完全占有了我。你忘情地叫出声音,在我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牙印像是咬在心上,到现在都还没有退去。

分别的时候你虽说,不要再见面。可你还是回了我的微信,会关心我的学习,会严厉呵斥我不许偷懒,会给我布置些可爱的任务。我在心里想着,是不是该主动地称呼你为主人。可你像是能猜到我的心思,直叫我,称呼你为姐姐就可以。那段时间的内心充盈感,直到现在想起来还弥散着甜蜜。

你说,我如果第一次摸底考成绩让你满意,国庆你就带我出去玩。我满心期待,心里乐坏了。结果成绩勉强,可你还是开着车接我去杭州玩了三天。其实杭州我真的经常去,但现在想起的杭州,都是你我一起走过的足迹。在杭州的第三天,你电话不断,每次接完电话你都很暴躁,然后狠狠地抽我屁股。那时候我以为,抽我能让你开心一点,所以我默默地承受着。最后你把自己抽哭了,眼泪吧嗒吧嗒地滴在我淤青的屁股上。我起身跪在一旁,给你递过去纸巾,你一把甩开,让我自己在床上躺好,说你要我。

我还是像第一次那样,仰望着你泛红的脸颊,可是你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滴到我的胸口。我第一次有勇气伸手替你擦去眼泪,你第一次俯下身子吻我。我像是得了万钧勇气,挺起上身和你抱在一起,像是恋人做爱的样子。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你已经坐在座椅上抽烟,行李箱已经在你右手边。你吐出一口烟,对我说:“你自己回去吧,我要去见一个人,车票我已经替你买好了!”我没有一丝阻挡你,追问你,质疑你的勇气,我知道我也没有那个身份。

你灭了烟,站起身子,拖了行李,开门离开。

下午回到家,我给你发微信,告诉你我顺利到家了。你给我回复了句,那就好,之后我的微信和电话都被你拉黑了。我是一个善于承受的人,像我上着爸妈选的大学,二姨选的专业,甚至连我现在的寝室床位都是室友选剩下的。我平静地承受一切,承受你的消失。

你离开后,像一道影子活在我的脑海里,当我一个人的时候,这道影子就拉得好长。仰望天空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每一次仰望你,这时候你像一颗星星。我有时候老会臆想,是不是哪里有一个按钮,当我仰望天空的时候只要按一下它,你就会像流星划过天空,掉落在我身边。

你会不会看着我,告诉我,你也偶尔会想起我,即使只是像想起某年在某个餐厅吃了一顿还算合口的饭。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你是不是也会偶尔想起我?”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