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欢玩物志
成立7年,专业 安全 放心。

字母圈主奴的婚后生活是怎样的?(二)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当我下班回到家后,他久违地穿上了板板正正的西服,站在玄关处,左手拿着一条领带,右手拿着一条项圈

字母圈主奴的婚后生活是怎样的?(二)

他知道我期待已久了。

“跪下。”

我条件反射般扑通跪下,膝盖连着还未取下的包一起落在地上,磕得生痛。

“先生。”我弱弱的叫了一声,我已经很不习惯摆出这样的姿态了。

我看着他擦的锃亮的皮鞋,闻着淡淡的皮革的香味,身体渐渐变得酥麻。我鬼迷心窍似的主动吻上了他的鞋尖。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知道他把脚拿开,踩在了我的头上。他踩的很轻,不像我们还仅仅是bdsm伴侣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恨不得把我的头深深地踩进地里。

“我不喜欢你这样,你应该更粗暴的对待我!”我对他不满地说。

他把脚从我头上挪开,单膝跪在我面前给我戴上了项圈。然后他把他的领带递给我,让我给他系上。这让我想起了我们举办婚礼,互相为对方戴上婚戒的时候,他在我耳边小声对我说:“我也被戴上‘项圈’了。”

我故意用力把他的领带系地紧紧的,我想故意惹怒他,让他不快,这样就应该可以让他放下丈夫的身份,完完全全作为我的dom,然后狠狠地惩罚我。

他抓住我的两只手腕,把我刚系上的领带扯了下来,绑在了我的手腕上,嘴里还嘟囔着:“系那么紧,你想谋杀亲夫吗?”。

他绑的松松的。
我不满到了极点。

我不满的情绪很快就被脖子被猛地拉扯的疼痛感给取代了,他几乎是把我拖进卧室的,我下巴一次又一次的磕在了地上,头发也变得越来越凌乱不堪。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凌乱的样子,笑着问我:“这样够不够粗暴呢?”
我刚要嘴硬,却又被他拉着牵引绳一把提起来重重地摔在床上。我被他死死地压住,他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所有的话都掐进了肚子。

“我们的安全词是‘香菜’,but,如果我今天晚上不打算给你说话的机会,那你就做好被我玩死的准备……”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后面还有什么话我几乎已经听不见了。

我应该是向上翻着白眼,嘴巴被迫张开着,他知道我不喜欢被掐住脖子,因为这样会让我的脸扭曲,我不喜欢他看到我不好看的样子。

可是现在,我已经完全不会想自己现在的样子还好不好看。因为我满脑子只想要一口新鲜的空气,我想要活着。
直到我快要吐出来的时候,他才终于松开了手,一大口空气涌入我的嘴巴里、鼻腔里。我拼命的咳嗽,口水流在了手背上、床单上,而他却从后面给我戴上口球,宣告留给我喘息的时间到此为止。

“其实我想把你的眼睛也蒙起来的,但是你知道的,我最喜欢看你哭了。”

“这个叫什么来着?是恋泪癖吗?”

他说话的语气中没有丝毫对我的关心,他好像在告诉我,接下来的一切都全凭他喜欢,我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我想我现在的样子一定是备受他喜爱的,因为窒息时流出来的生理眼泪和口水都糊在了我的脸上,更因为我此时正在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我不再是那个,可以因为他不洗脚上床就能毫不犹豫地把他踹下去的妻子,我现在只是一只蜷缩在他脚边,祈求他施舍怜悯和爱的小狗。

“我们的前戏环节已经做完了,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我都要开始接下来对你的‘惩罚’了。”

我惊讶的看着他,刚才这么用力掐我都不算惩罚吗?

“你看,这些玩具今天都要被用在你身上,什么时候用完,我们什么时候睡觉。”

我已经记不清逃开的身体被扯回他身下多少次,合上的腿被强行掰开了多少次,未经允许的释放被惩罚性得打了多少次……

直到我挥洒到一滴都不剩的时候,他才把我抱在怀里。

他不嫌弃我全身泥泞,为我摘下口球,亲吻着我合不上的嘴唇,这个吻一直向下,落在了我们的婚戒上。

我明显的感受到了:他drop了。

我用头蹭了蹭他,想说些安慰的话,但是因为带口球太久而合不上的下巴让我只能“阿巴阿巴”……

他拨弄着我的手指,又捏了捏我们的婚戒,悲伤的对我说:“我也会害怕被抛弃。”

“你说你臣服于我,但是我同样臣服于我们的婚姻。”

“你说你做梦和我离婚,我今天难过得工作都做不下去。”

“我们都被婚姻戴上了项圈,甘愿做彼此的奴隶。”

……

我终于合上了我的下巴,然后抬头咬了一口他的脖子。

我问他:“你是在跟我表白吗?”

他点了点头。
我笑着对他说:“那你应该先追求我。”

与其说我们都臣服于婚姻,被婚姻所束缚。不如说我们都臣服于爱情,甘愿为对方所束缚。

(完)

知识点:

①在无法说出安全词的情况下(比如文中带口球的情况)要约定好动作安全词,比如摇头三下,停止手势等等。
②s/dom也可能会在tj后出现drop(情绪低落)的情况,这时候他们同样需要伴侣的aftercare。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瘾欢 » 字母圈主奴的婚后生活是怎样的?(二)
点击 ➡️ 加入瘾欢 ⬅️
联系客服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瘾欢字母圈
  

评论 抢沙发

瘾欢亚文化交友科普 更专业 更放心

加入我们历史文章